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九十六章 孟雪幽和离
    一秒记:(小説2016):网址:xiaoshuo2016

    孟雪幽静静地哭了一会儿。

    然后,她擦干眼泪,看向秋明月。

    从第一眼看到她的时候,孟雪幽就觉得她很特殊。她的身上,像是闪耀着一种光芒,那般与众不同。

    “你叫什么名字?”

    “秋明月。”

    “你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秋明月道:“你原本是京城人,比平安郡人该见多识广一些,我可以问你几个问题吗?”

    孟雪幽问:“什么问题?”

    “这些年,有什么不一般的人物吗?”秋明月问道。

    她觉得,默寒这样的人,就算出现在这片大陆,也绝对不会是籍籍无名的人。

    “男子。”秋明月又补充了一句。

    孟雪幽想了想:“你这样问的时候,我就想到了三个人,煜王,当今身上的亲弟,有凶狠无常之名;雪衣公子,温润无双,无数女子趋之若鹜,但是不好女色;还有一位天一阁的阁主,神秘莫测,没有人见过他的样貌。”

    秋明月将这三人的名字记在了心中。

    默寒在人间历劫,样貌性格都发生了变化,要找到他是难上加难,但是自己不会放弃的。

    “前两人可是在京中?”

    孟雪幽点头,有些好奇:“你要寻他们吗?”

    秋明月摇了摇头:“我只是想寻一个人。很重要的人。”

    孟雪幽没有再问。

    两人走到了小巷的尽头。

    这时,一人背对着他们站着。

    那是个白衣公子,身上透着一股淡雅的气质。

    孟雪幽看到他,眼睛顿时一亮:“哥哥……”

    那白衣公子也转过了头。

    只见他的面容清俊,五官秀气,如白雪一般,干净中带着一丝冷意。

    他看到孟雪幽,眼眸里透出难得的温柔。

    他张开了双手,孟雪幽就朝着他扑了过去。白衣公子的手搭在她的悲伤,将她抱进了怀里。

    “幽幽,跟哥哥回京吧。”

    孟雪幽的脸埋在白衣公子的肩头,闷着气,一言不发。

    白衣公子的脸上露出一丝无奈的表情。

    他这妹妹啊,向来好强。当初,家里人本来是不肯她嫁入平安郡的,但是,她差点和人私奔。

    这是她自己做的选择。她不离开,其一是因为对那人有感情,其二便是拉不下面子。

    然而,看着妹妹受苦,他自然不好受。

    但是,无论他怎么说,妹妹都不肯和他回去。

    “孟姑娘,你这是何必?”就在这时,秋明月突然开口。

    刚刚,白衣公子孟澜焰根本没有看秋明月一眼。

    这时,才注意到她。

    他这妹妹,个性泼辣,要强,身边根本没有什么朋友,更没有人敢和她妹妹这般说话。

    孟澜焰不由得看向自己的妹妹,却发现自己的妹妹没有勃然大怒,而是将脸埋在他的怀里。

    “凡人寿命不过几十载,他不是你合适的那个人,你何必在他身上浪费几十年,而错过那个真正属于你的人?”

    “人都会犯错误,知错能改就好,你这般,岂不是苦了自己,苦了真正关心你的人?”

    秋明月的语气淡淡的。

    有些话,她本来不想说的。

    但是,这孟雪幽也是个可怜人。

    孟雪幽终于抬起了头,看向了秋明月:“你说的对,我不能再继续这样浪费时间了。”

    清鸿的心已经不在自己身上了。

    又或者说,她和清鸿追求的本来就不一样。

    清鸿本来是喜欢她的,但是也喜欢他的表妹,那个青楼姑娘,还有今日的云兰。那都是一样的喜欢。

    但是,她却想要清鸿只爱她一个人。

    这样下去,她只会变成一个怨妇,永远得不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何必呢?

    孟雪幽道:“我去和清鸿和离,从此恩断义绝。”

    孟雪幽从她兄长的怀里出来,朝着一个方向走去。

    孟澜焰愣了一下,不由得看向秋明月,眼睛里带着诧异。

    这姑娘,居然三言两语,就让幽幽去和那个负心汉和离了。

    孟澜焰由衷道:“姑娘,多谢了。”

    秋明月道:“怎么谢?”

    孟澜焰:“……”他还是第一次讨要谢礼讨要这么直接的。

    这姑娘,明显就是有所求。

    年轻姑娘对自己有所求,莫不是因为喜欢自己?

    这样的事,孟澜焰遇到不少了。

    孟澜焰不动声色:“姑娘想要什么?”

    “孟雪幽和离后,你会带着她归京吧?能带着我一起吗?”

    秋明月知道,这人界也有许多规矩。像她这种,没有路引,是没法去京城的。

    孟澜焰想,这姑娘颇有些心机,若是直接,自己肯定会拒绝的。借口和自己一起,有和自己相处的机会,念在她的恩情上,他是没办法拒绝的。

    不过,他向来对女子不感兴趣。

    这姑娘这般,也是徒劳。

    孟澜焰点了点头:“好。”

    秋明月望着孟澜焰离去的背影,再看着自己手上的功德瓶里又多出一些亮光,不由得露出一个笑。

    默寒,真希望早一点遇到你。

    ……

    当苏清鸿收到孟雪幽的和离书的时候,他愣了一下。

    他觉得,这肯定是孟雪幽的陷阱,自己要是敢在上面签字,孟雪幽肯定会抽出鞭子,将自己抽一顿的。

    所以,苏清鸿表现得很谨慎。

    他盯着那份和离书:“雪幽,你这是什么意思?”

    孟雪幽的表情木然:“我懒得再管你了,还你自由。”

    苏清鸿还是不相信。

    孟雪幽也不理会他,而是径直去了自己的院子,开始收拾东西。

    孟雪幽只挑了一些重要的东西收着,最后下来只有一个箱子。

    有人将箱子抬了出去,放在了马车里。

    孟雪幽上了马车,那马车便渐渐远去。

    苏清鸿看着那马车彻底消失,连忙去了卧房,便发现卧房里许多属于孟雪幽的东西都消失了。

    苏清鸿忍不住笑了起来:“那贱人是真的走了?她会不会是假的,等下又回来了?”

    他身边的小厮道:“公子,我看是真的,她把最喜欢的那盆花都带走了。以往的离家出走,可是从来不会带这盆花草的。”

    苏清鸿一看,确实是。

    他开心了好一会儿,只是再看少了孟雪幽东西的卧房,总觉得有些空落落的。

    搜秒记:{\(m.wanben.me)\}书籍无错全完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