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九十五章 没遇到合适的
    一秒记:(小説2016):网址:xiaoshuo2016

    包厢里正打作一团,酒楼下,又有几个妇人匆匆赶来。

    她们像是已经得到什么消息,表情十分凝重,酒楼的掌柜想要拦住她们,都被她们推开了。

    她们气势汹汹,径直上了二楼,到了那包厢前,推开门,就看到这凌乱的一幕。

    那些妇人分别寻到了自己的丈夫,有上去和丈夫打作一团的,也有和云兰打起来的。

    云兰刚刚被挨了一顿打,现在又是一顿打,差点被揍得没气了。

    这么大的动静,很快又引来了许多围观的人。

    众人看着这情形,又听旁人道,很快知道事情的来源去脉。

    “不是说云梦吗?怎么变成云兰了呢?”

    “据说是云家故意的。云兰可为他们带来不少好处,所以就让云梦来做替罪羔羊。”

    “云家好歹也是一个家族啊,居然这样无耻。”

    “是啊,表面还装得那么道义,没想到背地里这么黑。”

    路人们议论纷纷。

    这件事很快传到了云家。

    云家族长听闻这个消息的时候,差点站不稳。

    他怎么也没想到,事情会闹得这么大!

    这一下,云家的名声要彻底毁在他的手里了!

    早知道,宁愿不要那么多好处,也不该把云梦推出去当替罪羊啊。

    要不是云英杰怂恿他……

    族长气冲冲地去找了云英杰:“云家的名声是你累的,你得主动出去说是你故意的,向云梦赔罪去!”

    云英杰刚刚才松一口气呢。

    云梦被那毒妇抓走,肯定死路一条,他以为这件事就这样掩盖了,没想到居然突发变故。

    云英杰的脸色十分难看:“那……兰儿呢?”

    “云兰肯定活不了了,浸猪笼!谁让她这样放荡,丢了云家的脸面!”

    族长说完,就带着人朝着酒楼而去。

    酒楼那里,那几位有头有脸的大人物,也知道这件事闹大了,连忙带着自家夫人回去了,只留下少数几个对云兰情真意切的。即使知道她背叛了自己,依旧放不下。

    云兰坐在地上,衣服被撕碎了,头发披散开来,脸被打肿了,狼狈不堪。

    很快,就冲上来几个人,抓着云兰就要往外去。

    “族长,您要干什么?”

    “浸猪笼!”

    云兰差点晕过去。

    就在这时,一对中年夫妇冲了出来,拦在了族长的面前。

    “族长,求求您,饶云兰一命吧!”

    “云兰年纪还小,她不是故意的。”

    “族长,是我们的错,我们没教育好她,要罚就罚我们吧。”

    “族长,您抓我去浸猪笼吧!放了兰儿吧。”

    无论他们怎么哀求,族长已经不理会他们,拖着云兰离开了。

    云家夫妇只能跪在地上,大哭了起来。

    云梦站在人群中,看着这一幕。

    她的眼眶红红的。

    爹娘为了云兰可以去死,为什么对自己这样绝情?

    同是他们的女儿,为何差距这么大?

    云梦走到了他们的面前。

    “爹娘,云兰是你们的女儿,我便不是你们的女儿了吗?”云梦问道。

    云家夫妇正是难受的时候,看到云梦,脸色顿时冷了下去。

    他们也懒得虚与委蛇了。

    “对,你不是我们的女儿。你们那短命的爹,去参军,结果没消息,肯定死在战场上了。还有你娘,等了两年,觉得你爹死定了,也就不等了,跟人跑了。养着你这个拖油瓶,把你养到这么大,结果一点用都没有!”云夫人的表情十分刻薄。

    云英杰也轻哼一声:“白眼狼!”

    云梦听闻,突然笑了起来。

    “白眼狼?呵呵,这一下云兰死定了。你们要断子绝孙了,等老了都没人送终!谁叫你们这么刻薄!活该!”云梦骂了一顿,便转身离开了。

    “兰儿,你为何要这样骗我?你不是说在你心里我最重要吗?哪怕我给不了你名分,你也会一直跟着我的,原来这些都是假的吗?”

    一个年轻公子坐在那里,低声抽泣着,像是伤心欲绝。

    这时,一人走到了他的面前。

    年轻公子抬起头,看到眼前的女人时,脸上的表情,惊恐混杂着厌恶,不由得往后缩了缩。

    孟雪幽露出一个苦笑,弯下了腰,拿着手帕去替他擦掉脸上的泪水。

    “清鸿,你便这般厌恶我吗?”

    年轻公子下意识地想要摇头,但是却忍住恐惧,点了点头。

    “孟雪幽,我讨厌你!”

    孟雪幽的眼睛暗了下去:“她便那么好吗?”

    “兰儿比你好一百倍!”

    孟雪幽笑着笑着,表情变得阴冷起来。

    “好一百倍?她跟那么多男人在一起,也好啊?不过再好,还不是要被浸猪笼?!清鸿,她很快就要没了,香消玉殒了。”

    孟雪幽的笑声很瘆人。

    年轻公子瞪着她:“是不是你?兰儿是不是你害的?”

    “她勾三搭四,本是活该,什么叫我害的?清鸿,你着实可笑啊。”

    孟雪幽说着,便笑着站起来,转身离去。

    孟雪幽走了一段路,突然哭了起来。

    有人跟在她的身后。

    孟雪幽停住了脚步,转头看她。

    秋明月也停住了脚步。

    两人便这样对视着。

    “别跟着我!”孟雪幽的语气凶狠道。

    孟雪幽转身继续走,秋明月又紧紧地跟在她身后。

    两人走了一段路。

    “你很喜欢他?”秋明月突然问道。

    孟雪幽一直都是凶狠的模样,这时,却突然有了倾诉的**。

    她没有继续往前走,而是靠着巷子的围墙站着,转头看着秋明月。

    “他爹和他娘是有名的恩爱夫妻,我有一次跟随爹爹一起见过,对他们很艳羡。后来,听说他们有一位儿子,年轻有为,我就想……只是嫁入郡守府后,才发现,那不过是表象。你说男人,都是这般喜新厌旧吗?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是不是传说中的事,现实里根本不存在?”孟雪幽问道。

    传说中的毒妇,像是个被欺骗了的孩子一般,无辜、无助。

    秋明月轻轻叹了一口气。

    又是个为情所伤的女子。

    她走了过去,拉住了她的手:“只是你没遇到合适的人罢了。

    搜秒记:{\(m.wanben.me)\}书籍无错全完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