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五十七章 穆乐和林副将
    首发前往手机wap.xiaoshuo2016  求书、报错请附上:

    穆乐和林锦彦相遇于一座雪山之中。

    那是魔炎族的极北之地,那里人烟罕至,魔兽的踪迹都很少。

    雪原之中,最多的便是狼。

    林锦彦就是被一群狼咬伤的。

    那时,穆乐去是因为父亲受伤,她去那里采一种药。

    却没想到,有意外收获。

    穆乐乘着她的坐骑去极北之地,一路走,一路回忆着许多事。

    她的记忆里,林锦彦总是沉默寡言的,但是,在她需要的时候,他总会突然出现。

    她需要,他就会给她。她不接,他便固执地举到她的面前。

    穆乐以为,他沉默寡言,没什么存在感,直到这时,她才发现,原来那些事,她记得那么清楚。

    一个月后,她到达了极北之地。

    她面前是茫茫雪山。

    雪山之上,威压太高,坐骑抵抗不了。穆乐只能将坐骑收入空间里,徒步往里走。

    穆乐一步一步地往上走着。

    转头,那雪上就留下一个又一个的脚印。

    她想到,那一年,她背着林锦彦下山,就是留下了这么多脚印。

    因为那次的事,她的脚被严重冻伤,成了痼疾。

    在很冷的时候,她的脚都会发凉,那时,林锦彦总会突然出现,将她的脚抱进怀里,默默用真气将她的脚烘暖了。

    等她的脚暖了,他就会消失。

    穆乐的嘴角不由得勾起一抹笑,继续往山顶走去。

    这里,有熟悉,也有陌生。

    比如那颗类似鸟的石头,就很熟悉。

    但是那雪地里的茅屋,就陌生了。

    穆乐朝着那茅屋走去,那茅屋的门刚好推开。穆乐迎面撞上一张俊秀的脸。

    只见那是个白衣青年,肤色白皙,几乎和那雪融为一色。

    男人有些意外:“姑娘从哪里来?”

    穆乐指向身后:“那里来。”

    “要去何处?”

    穆乐指向前方:“那里。”

    两人对视着,突然笑了起来。

    “姑娘进来喝杯热茶吧。”

    确实有些冷,寒气入骨,穆乐便点了点头。

    穆乐进去坐下,那男人便倒了一杯热茶来。

    “以前这里还有些猎户,但是如今我来,走了半日,都未曾见到人影,公子可知为何?”穆乐问道。

    那白衣公子微微一笑:“因为山上已经没有猎物可以打了。”

    喝了一杯热茶,穆乐的身上暖了一些。

    外面已经下起了大雪,纷纷扬扬的,几乎什么都看不见了。

    “姑娘不如歇一晚,明日再上山吧。我这茅屋,刚好空出一个房间。”男人的脸上挂着温和无害的笑。

    穆乐看着那大雪一会儿,便点了点头:“有劳了。”

    穆乐一心赶路,并未在山下停留。

    要是她在山下多停留一日,就会听到最近盛传的雪山之事。

    老人会告诫孩子:“那山上有只雪狐妖,专门吸食过路人的精气,那些猎物,都死在他口里了。那雪狐妖,厉害的就是一点不像妖怪,温润如玉,特别会骗人。你们可千万别上山!”

    妻子会告诫丈夫:“那雪狐妖还可以化作女子,妖媚醴艳,总之你喜欢怎样的,他就会变成什么样的。所以喝醉了千万别往山上跑!”

    “谁要是入了那雪狐妖的眼,那就永远别想下山了!”

    穆乐不知。

    她只觉得这年轻男人的茅屋是个百宝箱,什么都有。

    她觉得这男人性子耿直,很好相处。

    晚饭后,穆乐便进了房间。

    她躺在床上,不用身上的魔力,都觉得分外暖和。

    穆乐闭上眼睛,手里紧紧地握着那个瓶子。

    睡到半夜的时候,穆乐隐约觉得有个人坐在自己的床边。

    她猛地睁开眼睛,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穆乐的眼睛瞪大,眼睛里都是星星点点,充满了惊喜。

    “林……”

    穆乐还没喊出来,林锦彦就捂住了她的嘴巴。

    穆乐眨着眼睛看着他。

    林锦彦的表情十分凝重:“走,离开这里!”

    “走!”

    他的声音一遍一遍地重复着。

    穆乐突然感觉到一股寒意。

    她突然觉得这个茅屋像是一个笼子。

    穆乐连忙爬了起来,打开窗户,就跑了出去!

    穆乐跑了几步,突然听到后面一声巨响,转头,就看到那栋茅屋消失了!

    茅屋消失的地方,一个男人站在那里,正是那个男人。

    那男人的温润如玉消失了,面目竟有些狰狞扭曲。

    “住进了我的房子,就是我的了!”

    那男人说着,突然,一只白色的毛茸茸的尾巴就朝着穆乐甩了过来。

    穆乐一下就晕了过去。

    穆乐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躺着。

    林锦彦……

    只是一场梦?

    穆乐从雪地里爬了起来,转头看去,四周都是白茫茫的雪,什么都没有。

    之前发生的事都是一场梦?

    穆乐觉得有些失落。

    她下意识地摸着自己脖子上的那个瓶子。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觉得瓶子上的暖意消失了,有些凉。

    穆乐握紧了瓶子,过了一会儿,她将那瓶子捂热了。

    穆乐悄悄松了一口气。

    她打起精神,继续往前走着。

    时间流逝着。

    距离她第一次遇到林锦彦的地方更进了。

    穆乐突然感觉到自己踩到了什么东西。

    她看着脚下,将那雪扫开,便看到一个石碑。

    那石碑上刻着一些字,字迹还很清晰,像是刻下去不久。

    穆乐将那些雪完全扫开,便看到完整的内容。

    上面说的是关于雪狼族的事。

    雪狼族是雪山上的一种狼,通体雪白,毛色越纯正,代表血统越高贵。

    但是,有一天,族里最纯正的一只母狼,诞下了一只黑色的狼。那黑狼,只有额头上的毛,是白色的。

    母狼一直偷偷养着那只黑狼,不让其他雪狼发现。

    然而,有一天,还是被发现了。

    雪狼族觉得那只黑色的狼是不贞的产物,会给雪狼族带来灾难,于是将那只黑狼咬死了。

    再然后,雪狼族像是遭遇诅咒一般,突然灭绝了。

    据说,那黑色的狼,不是诅咒,而是福荫。

    那些雪狼,咬死了福荫,所以有了灭族之灾。

    也有传说,其实是那只黑狼将所有雪狼咬死了。那黑狼,拥有古雪狼王的血脉,强大无比。

    谁都不知道真相是什么。

    完结小说站,手机输入(m.txt2016)可直接下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