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二十六章 药老,你真行
    一秒记住

    王的修为停滞不前。

    有一日,王突然做梦,梦中,有神人指路,说王的修为之所以停滞,是因为他积福不够。

    于是,王一声令下,整个魔炎族开始大肆修建庙宇,用来颂扬王的功德。

    修建神庙,需要耗费很大的财力和人力,一时间,整个魔炎族怨声载道。

    有谋臣劝导王上,结果王上觉得大臣阻碍自己修炼,直接将那大臣诛杀了。

    因为修建庙宇的事,魔炎族掀起了一场大乱。

    夜深了。

    几人悄悄聚集在主城中的一处院落。

    那几人,本来是有名的能臣,现在都很落魄,只因为他们效忠的是先王上。

    当今王上早想杀了他们,但是又因为他们的修为太高了,无法杀掉,只能将他们全部放逐了。

    他们收到武炎的消息,说先王回来了。

    他们有种不真实感,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但是,他们心里还是怀着一丝希望,聚集在这里。

    几个人相遇,眼神一碰,都从对方眼睛里看出了担忧。

    “这不会是那昏君设下的圈套吧?”

    “他不是想找个借口把我们杀了吧?”

    “呵呵,他能杀我们,不早就杀了吗?”

    他们很快释然。

    是啊,要是能杀,不早就杀了吗?

    当初的人,还杀得少吗?最后生下来的,不就他们这几个吗?

    他们坦然走进了房间。

    “几位大人,你们来了,请坐。”

    那几人看着武炎,都分外感慨。

    当年,武炎就是王上的御前侍卫统领,有王上的地方,就有武炎。

    他们本来以为武炎早就死了,却没想到,还有机会见到武炎。

    “武炎,你说王的事……”

    他们的眼睛里都闪耀着一丝渴盼的光芒。

    “诸位,来了。”

    这时,帘子后面,突然有个声音响起。

    那声音无比熟悉!

    众人不禁站起身,朝着帘子里看着,只隐约看到一个身影。

    “诸位,朕从云海秘境归来了。”

    “王!”

    “真的是王上!”

    “王上归来了!”

    那几人一下就跪了下去,声音里充满了激动。

    有两人,甚至忍不住落下泪来!

    王上居然能活着从云海秘境里出来,更说明王才是真正的天子!

    “拜见王上!”

    “王上归来,那名不正言不顺的,就该从那位置上退下来!”

    “对,王位就该是王上的!”

    王点了点头:“朕回来,自然要取回朕的东西。只是,需要诸位的帮助。”

    “臣誓死效忠王上!”

    “臣为王上肝脑涂地!”

    每个人都表达了忠心。

    只是,他们有疑惑。

    “王为何不出来见臣等?”

    “朕在最后那场大火里受伤,又经历云海秘境,肉身损害严重,太过丑陋,要过段时间才可示人。”

    这一次,只是多年以后的初次会面,确定要夺回王位,至于具体的事情,并没有商议。

    诸位大臣退下,房间里只剩下武炎和翼王。

    武炎掀开帘子进去,就看到翼王只剩下一抹虚影,刚刚为了维持实体,损耗太多修为了。

    但是,他又不能告知自己只是一抹魂魄的事。

    魂魄怎么做帝王?

    魔炎族的百姓不信服,大臣不信服。

    帝王最需要的,就是民众信服。

    所以,只能采用了权宜之计。

    “王上,您的身体,这样下去不行啊。”

    “有何不可?我这样,也可夺回王位。只要不被发现就行了。”

    武炎轻轻叹了一口气:“希望少夫人那里有所进展。”

    要是能早日为王和王后重塑肉身就好了。

    翼王的眼眸凝滞了片刻:“那老顽固不会帮我的,去告知明月那丫头,不必为难自己。”

    翼王脑补的是明月那丫头被药老各种嫌弃虐待。

    实际上,秋明月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凄惨。

    秋明月这时正和药老面对面坐着。

    药老道:“我就是药老。”

    秋明月:“哦。”

    药老惊:“你一点不觉得奇怪吗?”

    秋明月:“我早就看出来了。”

    药老不仅没有觉得秋明月耍他,而且觉得这丫头真是太聪明了,有了这丫头帮忙,自己肯定能成事。

    药老:“丫头,你找我是不是有事情要帮忙?”

    秋明月点了点头。

    药老道:“正好,你先帮我做一件事,我就帮你。”

    这正合秋明月的意思。

    “什么事?”秋明月问道。

    这时,药老突然有些扭捏起来。

    他的脸有些发红,眼睛乱飘,像是很不好意思。

    “就是……”

    半天,他都没有憋出第三个字。

    秋明月道:“女人?”

    药老:“对!一个女人而已!”

    而已?

    刚刚那么害羞的是谁啊?

    “那女人什么样的?”

    药老想了想,痴迷道:“她很美,眼睛很亮,就像天上的星星,笑起来格外耀眼……”

    按照药老的形容,秋明月的脑海里浮现出一个沉鱼落雁、貌美无双的年轻女子。

    再看看药老的白胡子白眉毛……

    夭寿了,有人要老牛吃嫩草了。

    半个时辰后,秋明月和药老就蹲在一条河旁,看着一个妇人在河边洗着衣服。

    “阿奶,看我的风筝!”

    一个小娃娃迈着小短腿经过。

    “小宝,跟着你阿奶,别乱跑!”

    一个年轻妇人道。

    那年轻妇人?

    秋明月看着药老的头发和胡子,这哪里是老牛吃嫩草,简直是老牛吃嫩苗子!

    那年轻妇人离去。

    药老的目光,没有移开,仔细看,是盯着那洗衣服的老妇人,一眨不眨的。

    那老妇人,如同普通人五十多岁的年纪,已经有了白发,有了皱纹,怎么看都只算是面容慈蔼,没有丝毫闭月羞花之色。

    秋明月愣了一下。

    “她?”

    药老羞涩地点了点头。

    “当年,我在张家村从医的时候,就住在一条河旁,她天天来河边洗衣服。那时,她还是个少女,她有一次回头看我,笑了一下,那一笑,我浑身都酥了。”

    药老感慨道:“我喜欢她,知道她的名字叫‘灵仙’,我便天天往她衣服里放一棵灵仙。那是最新鲜的灵仙,连根拔起,还带着泥土,鲜嫩可口,就像她一样。”

    秋明月的重点却在其他地方:“你往她洗干净的衣服里放带着泥土的药草?”

    药老还没察觉到问题:“是啊,但是她似乎不喜欢,总瞪着我。”

    刚洗干净的衣服就被弄脏了,要是喜欢,那才怪了。

    完结小说站,手机输入(2016.)可直接下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