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二十五章 自恋药老
    一秒记住

    秋明月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潇洒不凡?我看是糟老头子吧。”秋明月突然道。

    那老者的脸色顿时变了,手里的鸡毛掸子,就要朝着秋明月身上抽去!

    秋明月灵巧地躲过了。

    “我开玩笑的,药老这样英俊不凡,怎么可能是糟老头子呢?肯定是人见人爱的。”秋明月连忙道。

    那老者一下收了鸡毛掸子:“这样的玩笑,不可再开了。”

    秋明月盯着那老者,心里已经有数了。

    这老者,就是药老吧。

    传闻药老傲慢自大,这一见,果然非虚。

    但是,她又不能直接拆穿,现在求人办事呢。

    “我时常听闻药老的风流事迹,但是传闻有限,这位爷……公子,你有空给我讲讲吗?”秋明月一副好奇的模样。

    那老者板着一张脸:“我很忙的……不过,看你这么诚心,那我就挤出时间跟你说说了。”

    那老者,说着就搬出了两条凳子,让秋明月坐下。

    老者,在秋明月的对面坐下。

    “你说你仰慕药老,我先考考你。”那老者说着,“你说一下药老最有名的风流之事!”

    那老者眼睛亮晶晶的,颇为期待地看着秋明月。

    秋明月的表情微微发僵,她刚刚根本是胡说八道的,哪里听说药老的风流之事啊。

    秋明月的脑子迅速运转起来,然后灵机一动。

    “药老年轻时俊朗非凡,出门时,引得无数闺秀出门观看,将那小巷都挤满了。”秋明月胡说八道道。

    那老者连连点头:“确有此事,确有此事。”那老者说着,像是想到了什么咬牙切齿的事,脸色一下变了,“不过那老小子实在讨厌,那一天,他肯定是穿了主城的流行款式,所以那些姑娘们都去看他,巷子一下空了!”

    “对,肯定是这样的,人靠衣装,真卑鄙。”秋明月附和道。

    一起骂人,也是能增进感情的。

    秋明月很明白这个道理。

    果然,那老者一下热切起来。

    “对,他就是这么无耻的!他还用他的无耻骗走了烟儿!”那老者愤愤不平道。

    秋明月又吹捧了药老一番。

    那老者很是受用。

    等到天快黑的时候,秋明月就告辞离去了。

    老者将她送到门口,还有些恋恋不舍。

    “药老云游,归期不定,或许明日就回来了。姑娘,你明日再来看看吧。”

    秋明月点了点头:“那我明日再来。”

    秋明月离去。

    老者将门合上。

    “有眼光,有眼光,老夫很久没看到这么有眼光的了。”老者赞叹道。

    他一转头,就看到有一人站在他的身后,一身红衣,绝代风华。

    老者吓了一跳:“臭小子,你走路不出声,吓死人啊!”

    老者说着,又想到了什么:“刚刚那丫头,是不是挺有趣的,给你做媳妇怎样?”

    火离露出一个嘲讽的笑:“不仅有趣,而且很会忽悠。”

    “臭小子,你这什么意思?”

    “她在忽悠你。”火离道。

    “胡说八道,她说的都是实话!”老者说完,就一副‘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你解释’的模样。

    火离:“……”

    那女人来找师父,明显是有事,他很好奇,究竟是什么事。

    火离这几天,总觉得心里不安,像是有什么大事即将发生。

    这平静的都城,像是悄悄发生着变化。

    翌日。

    秋明月又来了。

    那老者一大早就开始盼她了,见到她来,简直高兴地快要跳起来,连忙拉着她进来,让她坐下,还给她倒了一杯茶。

    秋明月扫了老者一眼:“公子,你今日的着装与众不同啊。”

    那老者的面上露出一丝骄傲,如果他有尾巴,尾巴都快翘上天了:“还行吧。”

    “还行,但是还能更好,比如这发型,可以变一下。”

    那老者有些好奇和期待:“怎么弄?不如你帮我弄弄?”

    老者坐在镜子前,秋明月替他梳头发。

    换了一个发型,那老者确实有几分英俊潇洒的感觉。

    那老者忍不住在镜子前转了几个圈,露出陶醉的表情。

    秋明月问:“药老什么时候归来?”

    那老者心情好,道:“快了快了。”

    秋明月意有所指道:“我想我下次来的时候,希望能看到药老。否则,我心里绝望,不想再来了。”

    那老者怕秋明月不来,连忙道:“下次来肯定能见到的。”

    秋明月离去,嘴角挂着一抹笑。

    “都快把自己卖了啊。”火离再次出现在药老的背后,盯着秋明月离去的背影,若有所思。

    “臭小子,你怎么又在这里?你是不是看上人姑娘了?以前你可是谁都看不上的啊!不过也对,这姑娘这么特别,眼光还特别好。老夫看啊,也只有她配得上你了。”那老者的眼珠滴溜溜地转着,他突然想到了一个主意,等这丫头成了自己的徒儿媳妇,那不就是天天可以陪着自己了吗?

    “离离啊,要不为师去给你说媒,把这姑娘说给你?”

    火离轻笑一声:“人家早已婚配。”

    药老的嘴巴一下张的老大,还‘啊’了一声。

    “这也没关系啊,成亲了也可以抢过来啊。人生得意须尽欢,想那么多作甚?”药老道。

    “那这么多年了,你怎么不去抢?”火离反问道,“更何况,人家还没丈夫了。”

    药老的眼睛一下瞪圆了,气得拿着鸡毛掸子,就朝着火离身上抽去。

    “你这逆徒,为师抽死你,抽死你!”

    药老将火离狠狠地抽了一顿,才消气。

    等抽完了火离,他忍不住在镜子面前转了一圈。

    真是好看啊,天上地下,别无仅有,自己都要被自己迷住了。

    看着镜子里英俊潇洒的自己,药老格外得意。

    “我生得这般风度翩翩,她见了我,肯定欢喜,被我的俊颜迷倒。”药老说着,就捋了一下自己的胡子,“不如我就去试试?不过,我这心里,还是有些虚啊。”

    药老说着,不由得想到了那姑娘。

    要是那姑娘给自己参谋参谋,说不定自己就能一举成功,挖成功了。

    那时,还看那逆徒敢不敢嘲笑自己!

    完结小说站,手机输入(2016.)可直接下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