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九十一章 泯玉、灵颜、梓风
    一秒记住

    那少年生得极为俊朗,粉雕玉琢,就像画里走出来的人,而他旁边的少女,也十分漂亮,五官精致,淡渺如仙。这两人站在一起,就如同金童玉女一般,十分相配。

    萧默寒盯着那两人,再联想之前看到的画,很快认出了他们。

    “灵颜和泯玉。”

    秋明月的目光闪了闪。

    她身上的牛尾草已经枯萎了。

    牛尾草替她抵挡了一次被吸入画中的危机。所以,这一次,她和默寒一起掉入了画里。

    掉入了画里会怎样?

    秋明月不知道。

    但是只要默寒在她身边,她便不觉得害怕。

    这是画里的世界。

    灵颜和泯玉还是少年和少女的模样……

    刚刚古梦说,只要完成他的梦想,他们就能破解这秘境……

    秋明月的脑海里如电光火石一般,闪过好几个想法。

    秋明月拉着萧默寒就要追上去。

    但是,萧默寒却拉住了她。

    秋明月顿了一下,收回了脚。

    萧默寒看向一个方向,秋明月顺着他的目光看去。

    那里有一棵树。

    转眼,那少年和少女已经走远,而那树后面走出一个少年,盯着两人离去的方向,微微失神。

    这少年一身黑衣,丰神俊朗,眉目之间流露出一丝邪气。

    “梓风。”

    秋明月虽然已经猜到了,但是听默寒说出来,还是有些震惊。

    那传说中的三个主人公,难道少年时代便已经相遇了吗?

    他们之间,究竟有神噩梦往事。

    梓风痴痴地看了很久,突然低下头,看向自己的手,他的手里,拿着一瓣莲花。

    转瞬,他们眼前的景象突然变了。

    这里是一个山谷,四周都种满桃花。山谷之间,白色的雾气缭绕着,犹如仙境一般。

    泯玉弹琴,灵颜跳舞,两人形成了一幅美丽的画卷。

    而这画卷的角落,还有一人,坐在那里独自饮酒,周身萦绕着一丝孤寂。

    那人,正是梓风。

    梓风偶尔抬头,目光从灵颜身上扫过,带着一抹浓浓的深情,转瞬即逝。

    最终,一曲终了,灵颜便跌落在泯玉的怀里。

    两人抱着一会儿,像是突然意识到有第三人的存在。

    灵颜有些羞涩,推了推泯玉,便从他怀里钻了出来,然后看向梓风。

    “我跳得如何?”她的声音柔婉,如黄莺一般,煞是好听。

    梓风眉头一皱,眼眸里带着一丝嫌弃:“丑死了!”

    说完,就转身离去了。

    灵颜愣在那里,贝齿咬着嘴唇,像是有些难难过。

    泯玉走到了灵颜的身边,低声安慰道。

    过了一会儿,灵颜才重新喜笑颜开。

    秋明月和萧默寒在一旁看着。

    “这梓风对灵颜……”

    明明喜欢,却要恶语相向。

    这魔神,还挺别扭的啊。

    然后,画面突转。

    只见梓风躺在床上,一个中年男人正在替他诊治。

    灵颜和泯玉站在一边。

    “大医,他怎么样了?”灵颜问道。

    那中年男人点了点头:“差不多了。”

    灵颜有些开心,清澈的眸子里透出一些喜悦。

    中年男人走了出去。

    泯玉道:“我去送送大医吧。”

    灵颜点头。

    泯玉和中年男人一起走出了屋子。

    两人走出了一段距离。

    泯玉道:“大医,您是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吗?”

    那中年男人轻轻叹了一口气:“此子的命,本该陨落在无妄海里的。”

    “灵颜之心,如莲台一般,清澈澄明。梓风遇上灵颜,便说明他命不该绝。”泯玉道。

    “罢了罢了,便是如此,是祸,也未必不是福。”大医说完,就转身离去。

    泯玉回到了竹屋前,就看到门紧紧关上,灵颜被关在了门外。

    灵颜的表情有些气恼,又有些委屈,便扑进了泯玉的怀里:“他说看着我碍眼,将我赶了出来。我便这般丑吗?”

    泯玉愣了一下。

    灵颜本体莲台,乃是这世上至纯至善之物,不染纤尘。

    气恼和委屈,是不善的情绪。因为梓风,灵颜已经好几次产生这些情绪了。

    不过,也是这般,泯玉才觉得怀里人更加灵动。

    她不再是冰冷的神,有些像人。

    泯玉抱着她,轻声安抚着。

    秋明月和萧默寒看着这一幕。

    “原来,这梓风竟然是灵颜所救。”秋明月算是看明白了,这三位神,居然有这一段渊源。

    灵颜有恩于梓风,梓风又是如何堕入魔道的呢?

    秋明月盯着泯玉。

    “这泯玉不凡,甚是通透。”秋明月忍不住道。

    秋明月说完,突然觉得有些冷。

    他们在画中,就像个看客,看到的东西都是不真实的。更感觉不到风和冷意。

    秋明月突然抬头,看了萧默寒一眼,就看到他的脸紧紧绷着,有些不高兴。

    秋明月很快就知道这冷意从哪里冒出来了。

    “默寒……”秋明月忍不住叫了一声。

    萧默寒伸出手,粗糙的手捧住她的脸,让她抬起头。

    “他好还是我好?”萧默寒问道。

    秋明月有种翻白眼的冲动。

    原来是因为自己夸了泯玉一句,这男人就吃醋了。

    这么多年了,这男人依旧像个醋坛子一样。

    秋明月心里吐槽,脸上却带着笑,像安抚着一个孩子:“自然是我的夫君好,这世上的男人,加起来都不如他。”

    萧默寒的脸色才稍微好看一些。

    萧默寒抿了抿唇,忍不住道:“明月,我这样,是不是很烦?”

    秋明月轻笑了一声,突然伸出手,攀住了他的脖子,踮起脚尖,在他的下巴上亲了亲。

    “不烦,你这样,我知道你爱我,我更开心。”

    两人倒是亲昵了一会儿。

    这时,画面再次发生了改变。

    泯玉受伤了,躺在地上,大口地吐着血。

    他身上的灵气迅速消逝,脸色惨白,奄奄一息。

    灵颜趴在他的身旁,眼泪不停地往下掉。

    她静静地哭了一会儿,喂了泯玉吃下一颗丹药,泯玉像是睡了过去。

    灵颜走出了房间,将门合上。

    大医站在外面,盯着灵颜,她漂亮清澈的眸子,染上了阴郁。

    “大医,黑珍珠能救泯玉,是吗?”

    “他这次伤太重,确实只有黑珍珠了。但是黑珍珠产于无妄之海的贝壳中,无妄之海的海水带着很大的魔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