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八十四章 阎广死了
    一秒记住

    玉夫人再次给他们倒了一碗药,然后就离开了。

    阎广直接将碗里的药倒了。

    “喝什么喝,这肯定不是好东西!你们看我没喝,不是好好的吗?”阎广粗着嗓音道。

    其他人看阎广的表情十分怪异。

    阎广的脸色已经蜡黄,身体干瘦,偶尔还大声咳嗽,咳出血,就像得了什么大病,但是,他自己完全像是什么都没感觉到一般。

    这种感觉太诡异了。

    其他人都乖乖地喝了药。

    秋明月和萧默寒回到了自己的竹屋里,就看到房间里很乱,像是被什么人翻过一般。

    秋明月想到自己说拿到了宝物,结果某个人就迫不及待来翻找了吗?

    秋明月直接冲出了门,就看到阎广刚好走过。

    秋明月直接伸出手,揪住了阎广的衣服。

    阎广被她一揪,差点摔在地上。

    “臭娘们,你要做什么?信不信老子打死你!”阎广挥舞着拳头。

    砰!

    一个拳头落在阎广的脸上,阎广的身体直接飞了出去!

    萧默寒几脚踹了过去,就直接将阎广踹得头破血流,动弹不得。

    阎广缩在角落里,眼睛里充满了惊惧,看着萧默寒,就跟看着恶魔似的。

    这男人,老是躲在女人的身后,阎广还以为他是个小白脸呢!

    没想到他那么强,那几下,不带灵力,却几乎要了他的命!

    阎广的身体颤抖着。

    萧默寒拿出手帕,替秋明月擦着手。

    那只被擦的手,正是秋明月揪着阎广的手,仿佛他脏了秋明月的手似的。

    秋明月走到了阎广的面前。

    “我们不出手,并不代表我们好欺负。我的东西不能随便动,否则会死得快哟。”秋明月笑着道。

    她的笑非外诡异,阎广忍不住打了一个寒战。

    其他人就在旁边冷冷地看着。

    晚上。

    夜深了。

    萧默寒和秋明月就一起呆在竹屋里,竹屋的门紧紧关着。

    秋明月窝在萧默寒的怀里,睡去了。

    这是个未知的世界,到处充满了危险,本来是极端危险的境地。

    秋明月很难入睡,但是萧默寒在,她却轻松入睡。因为她知道,只要他在,一切都没问题。

    睡到半夜,秋明月突然清醒了过来。

    她听到了一个婴孩的哭声,那哭声忽远忽近,像是从一间房间里散发出来的。

    哒哒哒。

    像是有脚步声靠近,最后停在了他们房子前。

    接下来,又是那婴孩的哭声。

    秋明月想要抬头,萧默寒直接将她的脑袋按了下去。

    接下来,是指甲扒门的声音,很尖锐。

    那声音,很容易让人抓狂。

    萧默寒直接用手捂住了秋明月的耳朵。

    突然,萧默寒起身了。

    秋明月转身,就看到窗户上伸出一个血淋淋的脑袋。

    而她的男人,手里拿着一个板凳,直接朝着那脑袋砸了过去。

    接着,那东西就掉在了地上。

    秋明月:“……”

    外面有窸窸窣窣的声音。

    那东西像是艰难地从地上爬了起来。

    哒哒哒!

    脚步声远去。

    第二天。

    秋明月和萧默寒起来,就发现一个竹屋外聚集了许多人。

    两人朝着那里走去,就闻到一股浓烈的血腥味。

    “他,被吃了。”古梦颤抖着声音道。

    这里面住着的一个人,是他们团队里的一个人。

    那个人平日里不声不响的,没想到就这样没了。

    “怎么是他?”有人忍不住问道。

    他们一共七个人,为什么就这个人被吃了呢?

    伏司走了进去,在里面走了一圈,他像是发现了什么。

    很快,他的神情恢复正常,像是什么都没看到一般。

    秋明月和萧默寒也走了进去,两人在里面转了一圈,就出来了。

    “药熬好了,快来喝药吧。”玉夫人叫道。

    对于少了一个人,她像是没什么感觉。

    现在,就剩下六个人了。

    玉夫人倒了六碗药。

    这一次,她没有立即转身离去,而是看着他们六个人,脸上露出担忧的表情。

    “这药只能暂时压抑毒性,要根治你们的病,还有一味牛尾草,这种草很少,等会儿我去山上找找。”

    玉夫人说完,才离去。

    秋明月的目光扫过众人,这才发现一个特别惊悚的事。

    阎广像是瘦了一圈,已经皮包骨了,他一直咳嗽着,然后就开始咯血,像是活不了两天了。

    而其他人的脸色,也黄了很多,就像两天前的阎广。而且,其他人像是完全没察觉到一般。

    秋明月不由得看向萧默寒,她的脸色猛地白了,心里突然有不好的预感。

    “明月,你怎么了?”萧默寒察觉到她的异常,忍不住问道。

    “先把药喝了吧。”秋明月道。

    秋明月和萧默寒喝了药,两人就回了房间。

    “明月,发生了什么事?”萧默寒问道。

    “默寒,你看看我的脸。”秋明月道。

    萧默寒在她的脸颊上亲了一下:“很美。”

    秋明月:“……”

    就在这时,外面突然传来一阵惨叫声。

    秋明月迅速跳了起来,冲出了房门。

    她看到阎广躺在地上,身体瘦得皮包骨,身体缩成一团,一直咯着血。血从他的喉咙里涌了出来,很多很多,像是怎么也涌不尽似的。

    “啊啊啊啊!”

    他掐着自己的喉咙,像是很痛苦。

    “药!药!”

    他的喉咙里艰难地挤出两个字。

    这时,他像是终于意识到药的重要性了。

    他想要喝药,但是,已经没有机会了。

    阎广倒在那里,眼睛大睁着,已经没有丝毫生气了。

    秋明月和萧默寒回到了房间里。

    经过刚刚的事,秋明月更加焦躁了。

    “我的脸色很难看,就像前两天的阎广……”秋明月道。

    萧默寒又仔细地看了秋明月两眼,这一下,他的脸色终于发生了变化。

    “默寒,你的脸色也一样,其他人也一样。”秋明月道,“我突然知道为什么有七个人来寻医,为什么只能活下一个了。这样下午,我们也只能活一个。就是不知道谁运气好了……”

    不,她向来不喜欢把生死交给命运!

    而且,这一次,不能只活一个人,至少要活两个人!

    她和默寒,必须都活着!

    “默寒,我们不能等下去了,我们要找到破解秘境的办法,离开这里!”秋明月语气坚定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