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八十二章 令狐霜
    一秒记住

    玉夫人?

    众人都有些奇怪。

    刚刚还在那扇门那里,他们折了一个人,怎么转眼就到了一个小村庄呢?

    这小村庄,安静祥和,像是真的村庄一样。

    但是,经历了刚刚那些诡异的事,他们不敢放轻松。

    伏司笑着道:“是的,能问一下,玉夫人住在哪里吗?”

    其中一个妇人给他们指了一条路。

    伏司笑着道谢。

    “走吧。”

    一行人继续往前。

    走到小路的尽头,果然看到一片竹屋。

    竹屋前,有一条河,一个挺着大肚子的妇人,正在那里洗着衣服。

    伏司往前走去:“请问是玉夫人吗?”

    那妇人抬起头,那是一张很漂亮的脸,美的根本不像凡人:“是的。”

    “玉夫人,我们有事想请你们帮忙。”伏司道。

    玉夫人的脸上没有丝毫表情:“那你们先住下来吧。”

    刚好有六间竹屋。

    秋明月和萧默寒是夫妻,两人一间,剩下的五间,一人一间。

    “伏司,我和你一间吧。”古梦笑着道。

    “我这房间只有一张床位,你和我一间,睡哪?”伏司冷着脸道。

    古梦的表情有些尴尬:“那我自己住吧。”

    秋明月和萧默寒进入一间唯一有双人床的房间。

    一进去,便一股腐朽的味道扑面而来,有些难受。

    两人关上门,秋明月和萧默寒对视了一眼。

    “默寒,其实刚刚那墙上记录的故事不止这些。”秋明月道,她很谨慎,“我不知道剩下的六个人,到底是敌是友。只是,我又不能什么都不说,因为我想知道他们知道多少。”

    秋明月的眼睛里带着一丝狡黠。

    萧默寒摸了摸她的小脸,又忍不住亲了亲她的脸颊。

    他的丫头,永远这么聪明,可不是只会用暴力的女人。

    萧默寒搂着她,等着她继续往下说。

    “上面记载着,灵颜和泯玉隐居的地方,就叫古木村,刚刚这个村口,就写着‘古木村’三个字。我在想,这应该就是灵颜和泯玉隐居的地方,刚刚那玉夫人,很可能就是灵颜。”秋明月道。

    这秘境,更像是探秘一般。

    充满了未知的危险,但是,她却无端兴奋。

    “古木村……”萧默寒说着,手里突然有一本书册,递给秋明月,“看看。”

    书册上的三个字,和村口的名字一模一样,萧默寒这时便知道书册上记载的该是古木村的事了。

    秋明月翻开了那本书,迅速翻看了一遍。

    “这本书记载着古木村的一桩奇闻的,说的是古木村里的玉夫人医术很高明,有一次,来了七个外乡人,他们来求医,但是最终,只有一个人活着出去了。”

    “七个人……”萧默寒的眉头微微皱起,“我们,正是七个人。”

    这个地方太诡异了,什么都可能发生。

    他们,或许就是记录中的七个人。

    另一间竹屋里。

    令狐霜悄悄溜进了伏司的竹屋里。

    “师兄,刚刚那个女人,向我们隐瞒了。”令狐霜低声道,“那上面还记载了古木村的事……”

    原来,令狐霜也认识墙上面的字,但是,她并没有说出来。

    旁人知道得越多,活下去的可能性就越大,那就会威胁到自己了。

    听令狐霜说完,伏司的表情冷了下去:“这两个人,很不简单。我本来以为他们是最一无所知的,没想到……”

    “师兄,我们一定要活到最后。”令狐霜声音冷了下去,“聪明的人,就该早点死掉!”

    伏司点了点头。

    令狐霜悄悄离开了伏司的面子,她的目光扫了一眼秋明月和萧默寒所在的屋子,脸上露出阴狠的笑。

    傍晚的时候,他们七个人被玉夫人叫了出来。

    玉夫人挺着大肚子,给他们每个人倒了一碗东西。

    那东西,黑漆漆的,还散发着一股怪味。

    “你们先喝下吧,这药能暂时缓解你们的疾病。”玉夫人笑着道。

    玉夫人说完,就转身出了门。

    秋明月盯着那药,觉得不像药,反而像是毒药呢。

    阎广说:“这是毒药吧,老子才不吃!”

    他虽然这样说,但是却没有将药倒掉,而是看着其他人。

    伏司闻了闻这药:“这确实像毒药,先不要喝。”

    伏司这样说,阎广直接将药倒了,转身就走了。

    其他人也没有喝。

    秋明月和萧默寒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令狐霜盯着他们:“你们不倒掉?”

    秋明月道:“玉夫人熬药也挺辛苦的,倒掉会不会不太好?”

    秋明月的表情很是天真无邪。

    “你确定他们不是想害死我们?”令狐霜嘲讽道,“还是说,你想留着毒药,害人?毕竟,只要剩下一个人,就能离开这鬼地方了。”

    秋明月的脸色微微变了。

    按照萧默寒给她册子里的记载,最后只有一个人能活着离开。

    令狐霜居然也知道?

    秋明月的脸色很快恢复正常,她直接端着碗,将碗里的药全部喝了下去:“这下,没办法害人了吧?”

    令狐霜气得吐血。

    这女人,比她想象得要聪明很多啊。

    萧默寒喝下了药,两人一起离开了。

    令狐霜盯着他们的背影,眼眶气得发红。

    伏司喝掉了药,起身,拍了拍令狐霜的肩膀,就转身离去了。

    秋明月和萧默寒,手拉着手,走在这村庄里。

    “古三家的狗娃子还没回来?”

    “是啊,到处都找不到……”

    “会不会和其他孩子一样,不见了?”

    两个妇人凑在那里议论纷纷。

    秋明月和萧默寒凑在那里听。

    那两个妇人看着他们,吓了一跳:“你们是谁?”

    她们的眼神里带着警惕。

    萧默寒反应快:“我娘子在家里窝得无趣,想出来找人说说话,看二位慈眉善目……”

    萧默寒长得俊朗非凡,而且还这么疼媳妇。那两妇人立即放下警惕,拉着秋明月聊起了天。

    “从五年前开始,村里偶尔就会有人失踪。说来也巧,玉公子和玉夫人,也是五年前来古木村的,会不会……”

    “哎呀,你胡说八道什么?玉公子和玉夫人都是好人,玉夫人来咱们村后,救活了不少人啊,就连外乡人都来寻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