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七十四章 无耻乌奉
    一秒记住

    趁着宫中内乱,王无暇顾及秋明月的事,秋明月便和萧默寒悄悄离开了王宫。

    两人来到了乌府。

    乌府十分奢华,给人一种金碧辉煌的感觉。

    就连门口的那两只石狮子,都镀了一层金,门匾也是金的,给人一种金光闪闪的感觉。

    门口,一群人守在那里,各个人高马大的。

    秋明月和萧默寒一到门口,就被那几个人高马大的拦住了。

    “你们找谁?”

    “我们找乌奉。”

    秋明月话音一出,那几个大汉的脸就凶悍了许多。

    “乌大人的名讳是你们随便叫的吗?你们好大的胆子啊!只有王上才能直接叫乌大人的名讳!”

    “你们要见乌大人有预约吗?没预约就快滚!”

    明显是一副仗势欺人的模样。

    “没有预约,你们去汇报一下,就说故人求见。”秋明月道。

    “故人?屁的故人!没有预约,就快滚!”那大汉说着,就要上来推秋明月。

    只是,他还没碰到秋明月,手就被另一个人抓住了。

    萧默寒猛地用力,那人觉得自己的手快断了。

    “啊疼!饶命!”那大汉连忙求饶。

    “去告诉乌奉,有人要见他。我叫秋明月。”

    “是是!”

    那人连忙往里去了。

    想着门口站着两个煞星,他只能冒着被大人骂一顿去了。

    “乌大人!乌大人!”那人连忙叫道。

    院子里,一个中年男人正躺在那里晒太阳。

    听见了叫声,他才慢悠悠地坐了起来。他的脸有些原,看起来一副和善的模样,只是那双有些阴厉的脸,实在难将他定性成一个好人。

    “发生了什么事?大惊小怪的。”乌奉的脸色有些难看。

    那人一下就跪在了地上:“乌奉,一男一女,那女的说自己叫‘秋明月’!”

    “秋明月?”乌奉听着,觉得这个名字有些耳熟。

    这不是近日在宫中和贵妃娘娘斗得天翻地覆的女人吗?

    这女人来找自己做甚?

    乌奉虽然不知道原因,但是自己见了这人肯定没什么好事,要是贵妃娘娘知道了……

    他最近正想着讨好五王子的,贵妃娘娘是五王子的母亲,所以这秋明月对他来说就是瘟疫。

    “五王子待会要来府上,千万不能让他看到,快把那两人赶走!”乌奉吩咐道,“我这乌府,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进来的!”

    那人连忙领命而去,等他到了门口,就发现那里空无一人。

    已经走了?

    那就好,免得脏了自己的手要赶人。

    乌奉继续躺在摇椅上唱着小曲,小日子过得特别惬意。

    “本官可是王上的心腹,这见本官的都必须三品以上的大员,否则真是污了本官的面子。”

    “本官历经两朝,都能保住这独一无二的位置,本官和那些蠢物可不一样。人啊,就是要察言观色,懂得风向,这蛮干是没用的。”

    “至于那些下三滥的人想见本官,还是做梦去吧。”

    乌奉正怡然自得的时候,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

    他面前的阳光被挡住了,有些冷。

    乌奉抬起头,就看到自己的面前,不知何时已经多出了一男一女!

    乌奉为了彰显自己的身份,把自己这里弄得跟王宫似的,护卫很多,简直是密密麻麻的。这两人居然能从森严的守卫里进来……

    乌奉脸色难看地瞪着眼前的两个人。

    秋明月,他当然认得出来。

    他最懂察言观色,自己要投靠的主子的仇人,自然记得清清楚楚,不能和她有任何瓜葛。

    “你们是怎么进来的?居然敢擅闯乌府……”乌奉只大声叫了一句。

    一个闪着金光的丹药便飞入了他的嘴里,他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

    萧默寒看着乌奉的脸色十分难看。

    他虽然没了之前的记忆,但是乌奉的所作所为,他依旧觉得一股愤怒直冲脑海,眼里冒着浓重的杀意。

    乌奉被萧默寒盯着,毛骨悚然。

    他看着萧默寒,瞳孔猛地瑟缩了一下,眼睛变得恐惧起来。

    翼!

    如果他能说话,他此时肯定尖声叫了起来。

    翼,便是萧默寒父王的称号。

    “默寒,现在杀了他,便宜他了。”

    秋明月走到了乌奉的面前,将一粒丹药放进了乌奉的嘴里。

    乌奉能说话了,但是,他的脑海突然晕乎乎的,什么话都说不出。

    他盯着秋明月,有些发愣。

    “乌奉,是你背叛了先翼王?”秋明月问道。

    不能说!

    但是,他还是不受控制地说出了声。

    “王储是至魔之体,我知道,那王朝坚持不了多久了。我可不是蠢蛋,去给他们陪葬!所以,我挑选了当今的王上,把王储是至魔之体的事告诉他了!”乌奉说着,特别得意,“事实证明,我的选择是正确的,我挑选的人变成了王上,我又成了宠臣。有这么大的府邸,有花不完的钱,有很多很多的丹药!”

    萧默寒的手紧紧地握成拳,杀意已经蠢蠢欲动了。

    “乌奉,是翼王和翼王后救了你,你便一点不感激吗?”秋明月问道。

    “感动?哈哈哈,那是我命不该绝!那说明我命硬,是命中注定的,没有他们,也会有其他人来救我的!”乌奉笑着说道。

    那把被救,当作理所当然,实在是太无耻了。

    “他们本来是不错的,遵守着上天的旨意,把我救活了,给了我身份和地位,谁知他们是脑抽了,还是怎么的,居然敢保护至魔之体,这不是找死吗?他们要死,干嘛拉上我,我当然要做出正确的选择啊。”乌奉说着,就大笑了起来,“哈哈哈,我是不是很聪慧啊?一切都在我的算计之中!”

    这世上居然有这样无耻的人。

    当年的王和王后要是知道自己救了这样的人,大概要感叹自己的眼睛瞎了吧。

    秋明月紧紧抓着萧默寒的手,阻止了他的杀意。

    现在就这样杀了这人,实在太便宜他了!

    “翼王和王后,如今在何处?”秋明月问道。

    当秋明月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乌奉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挣扎。

    “我不知道!他们死了!对,他们死了!”乌奉突然大叫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