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六十九章 爱我还是爱他
    一秒记住

    秋明月喉咙有些发哑。

    她真的很心疼少年,很想答应他。

    这是她最爱的人的少年时代啊。

    但是理智制止了她。

    这一切只是幻觉,她的爱人和孩子,还真真实世界里等着她呢。

    秋明月伸出手,抚摸着少年的头发。

    “我们有缘分的,就算分开了,也会再见。”

    “缘分,就刻在三生石上,别难过。”

    少年逐渐平静下来,然后将扔在地上的蚂蚱捡了起来,小心翼翼地藏了起来。

    少年又恢复了原本冰冷的模样,刚刚的失态,只是小小的插曲。

    但是,少年将秋明月看得更紧了,除了如厕,她几乎不能从少年的身边离开一瞬。

    王和王后也发现了这件事。

    王后是不喜欢秋明月的。

    秋明月的来历太古怪了,突然到来,而且突然让一向冷淡的儿子产生别样的情愫,一切都太诡异了。

    “寒儿,你打算什么时候和寐成亲呢?”王后当着秋明月的面问道。

    王后说完的时候,还刻意瞥了秋明月一眼,像是故意说给她听的。

    秋明月的脸色自然不好看。

    萧默寒是她的,每一寸肌肤,每一寸灵魂,都是属于她的,就算听到少年时代的默寒和别人成亲,她也高兴不起来。

    “母后,我不会和寐成亲的。”少年冷着脸道,“因为,我不喜欢寐。”

    以往,听到婚事,少年不高兴,但是也不否决。

    现在,他否决了,因为他知道‘喜欢’的含义了。

    门外,红衣少女将这些话听得清清楚楚,她怨毒的眼神落在秋明月的身上,然后转身离去。

    “那你喜欢明月姑娘吗?”王后试探着问道。

    萧默寒的脸上露出沉思的表情。

    “要是你喜欢,娘便去让你父王允了你们的婚事。”王后突然道。

    秋明月露出诧异的表情。

    她没想到王后居然会说这样的话。

    她以为王后不喜欢她,绝对会反对这件事。

    少年继续沉思。

    秋明月心里一惊,再这样下去,事情肯定会失控的。

    她不能和少年成亲!

    “不行。”秋明月直接拒绝道。

    这时,轮到王后诧异了。

    她本来以为这就是秋明月的终究目标,现在她觉得她更加神秘了。

    “王后,我不会伤害默寒的,但是,我也不能和他成亲。”秋明月道。

    这件事便这样无疾而终。

    但是却提醒了秋明月,她该离开这里了。

    否则,会越陷越深,和这幻境纠缠着,再也离不开了。

    所以,当一样糕点送到她的面前,秋明月闻出其中味道的怪异时,她还是直接吃了下去。

    吃下去不久,她就感觉到腹部的绞痛,然后灵魂飘到了空中。

    “哈哈哈!秋明月,你终于死了!寒是我的,谁都不能抢走!”寐疯狂地笑着。

    然后,萧默寒冲了进来。

    少年的脸色一如既往的冷,冲到了秋明月的面前,将她紧紧地抱在怀里。

    他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格外骇人。

    沉默许久,他道:“秋明月,你骗我!”

    “你骗了我!”

    少年用力地叫了一声。

    少年就这样痴痴地抱着她的尸体。

    秋明月心里难过,很心疼,好几次,都恨不得钻进那尸体里,告诉他自己又活过来,让他别再难过。

    但是,秋明月知道自己不能这样做。

    羁绊越深,割舍也会越难。

    到时,她甚至不知道少年会怎样!

    突然有一天,少年怀里的人消失不见了。

    他疯了似的找了起来。

    他去问寐,去问王和王后,是不是他们偷走了她的尸体。

    他们脸上都露出茫然的表情。

    他们根本不知道秋明月是谁。

    短短的几天时间,她在这世上存在的踪影居然就消失了!

    仿佛她根本不存在这世界上一般!

    然后,更可怕的事发生了,少年发现,自己甚至记不住她的脸了。

    他们相处的片段渐渐模糊起来,最后只剩下一些记忆深刻的片段!

    少年十分惶恐,他将这些深刻的记忆全部记录下来,自己一笔一画地写着。

    每天,他都要翻看一遍。

    那些记录的书越来越高。

    有一天,少年终于放下了笔,愣愣地盯着一个方向。

    秋明月正站在那里。

    她的身影已经相当的模糊了。

    少年朝着她走来,她终于忍不住落下了泪。

    然后,她的身影彻底消失了。

    少年伸出手,抚摸着空气,然后,他露出疑惑的表情。

    转头看着高高的书,他走了过去,翻开一本,却发现上面的内容很陌生,像是完全没意义。

    “这些都没什么用,留着占位置,烧了吧。”

    一把火把那些书全烧了,也烧掉了秋明月在那个世界的最后一点痕迹。

    秋明月再次睁开眼睛,就发现自己躺在床上。

    粗糙的手抚摸着她的脸,像是在擦干着什么。

    秋明月盯着床边的人,愣愣的:“默寒。”

    秋明月突然坐起来,紧紧地抱住了男人:“默寒。”

    她一遍一遍地叫着,声音竟有些哽咽。

    萧默寒也紧紧地抱着她,拍着她的肩膀,安抚着:“我在这里。”

    过了一会儿,秋明月的情绪才平静下来。

    她发现,自己回到了王给她安排的宫殿里。

    “明月,发生了何事?”萧默寒问道,眼睛里带着担忧。

    秋明月靠在他的怀里,将那如幻境、却又无比真实的世界里发生的事告诉他。

    萧默寒听完后,眉头微微皱起,眼神有些阴郁:“娘子,你是喜欢他,还是喜欢我?”

    那他,便是少年时候的萧默寒。

    “但是,他就是你啊。”秋明月不由道。

    她没想到,萧默寒连自己的醋都吃。

    “他不是我。”萧默寒道。

    秋明月靠在萧默寒的怀里,将他的大手放在自己心口的位置。

    “默寒,你问问它,我喜欢谁。”

    扑通扑通。

    萧默寒感觉到那心跳声。

    他挑起小丫头的下巴,盯着那乌黑发亮的眼眸,和红润的唇,就吻了下去。

    一吻结束,温情流转着。

    秋明月突然想到了一件事:“默寒,你去查一个人,这个人叫‘乌奉’。”

    这乌奉,无端占了这么大的戏份,秋明月总觉得这个人不简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