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六十五章 君王侧
    一秒记住

    “这是一个机会,你要试试吗?”秋明月问道。

    殷修的声音有些干涩,但还是坚定道:“要。”

    “你的病是沉疴许久,要治好并非一朝一夕之事,这样吧,每天晚上我都来替你治疗一个时辰,大概半月,便可恢复。”秋明月道。

    半月,恢复?

    殷修想都不敢想。

    别相信她。

    殷修告诉自己。

    这只是死马当活马医,不要想痊愈了,只要夜里的痛能减轻一些,那就足矣了。

    殷修道:“好。”

    每天夜里,秋明月都会来殷修的房间。

    她用针施满殷修的全身,然后再注入灵力,洗涤他的根骨。

    治疗的过程很痛苦,但是却似乎没有发病时痛苦。简而言之,他的病症似乎减轻了。

    迷迷糊糊间,殷修晕了过去。

    第二天醒来,女人不见了,他浑身的针也消失不见了。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殷修总觉得自己的身体轻松了一些,咳嗽也没那么频繁了。

    “小修,你的脸色是不是好看了一些?”殷雨忍不住问道。

    殷修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脸。

    他心里有些喜悦,但是又不敢太开心。

    他很怕这是一场空。

    到时空欢喜一场,也累得殷雨空欢喜一场。

    一日一日过去。

    殷修每天晚上的痛苦都在减轻。

    到了后面,已经不是疼晕过去,而是睡过去了,再醒来已经是天亮了。

    多少年了?

    大约十年前,爷爷都无法减轻他身上的痛苦时,殷修便再也没睡过一天了。

    殷修躺在被窝里,露出个脑袋,睡得安详,竟是有几分可爱。

    那冷冰冰的少年,身上的冰块像是化了一般。

    转眼,便是半个月后。

    这最后一天,是月圆之夜,殷修居然没有感觉到丝毫痛苦!

    第二天,他睁开眼睛,便刚好看到秋明月在那收针。

    秋明月收完,便转身离去了。

    殷修盯着她的背影,愣愣出神。

    这女人,居然治好了他的病!

    她,究竟是谁?

    这一刻,殷修彻底意识到她的不一般了。

    殷修从床上爬了起来,便去找了爷爷。

    秋明月刚回去住处不久,老管家便来请她。

    老管家悄悄地盯着秋明月许久。

    这姑娘没三头六臂,但是比三头六臂还厉害啊!

    这才多久啊,个把月的时间,他本来以为这姑娘过不了两天就会灰溜溜地离去,没想到她不仅没走,还将四位小祖宗给收服了!

    更可怕的是,这姑娘居然治好了六公子的病!

    那可是连老庄主都治不好的病啊!

    老管家频频偷看。

    秋明月转头,刚好抓了个正着。

    “管家,不好意思,我已婚配,甚是心悦我夫君。”秋明月道。

    老管家听闻她话中深意,顿时老脸一红。

    他才没……

    很快,他就意识到自己被耍弄了。

    其实,这姑娘还是蛮有意思的。

    秋明月来到了老庄主的书房。

    老庄主站了起来,苍老的脸上露出一个笑:“秋姑娘,快坐。”

    秋明月在另一张椅子上坐下。

    老庄主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朝着秋明月深深地鞠了一个躬。

    “修儿之事,姑娘于我捕风山庄有救命之恩。”老庄主鞠躬之后,站直,又朝着秋明月身旁的位置鞠了一躬,“原来有贵人,也是老夫老眼昏花了。”

    秋明月挑眉,这老头儿竟是知道了默寒的存在。

    “老夫这一生做了不少错事,这次终于做了一件对事,便是寻姑娘来啊。”老庄主轻轻叹了一口气。

    “姑娘要的,老夫必定双手奉上。”

    老庄主说着,便将一张纸奉上。

    秋明月打开,便见上面写着‘君王侧’三个字。

    秋明月要的是前王和王后,也就是萧默寒父母的线索。君王侧,要寻他们,便是当今的君王侧?

    老庄主再次拿上一样东西。

    那是一块黑色的木牌,玉佩一般大小,黑色,很光滑,看不出材质。

    “姑娘,这是治好修儿单独的谢礼,请姑娘收下。”

    秋明月也不客气,直接将那木牌收下了。

    说是先生,其实就教化即可。

    秋明月已经完成了任务,和萧默寒离去。

    老庄主站在门口,目送两人的背影离去。

    “他回来了。这天,终究是要变了。”老庄主道,面无表情,无悲无喜。

    秋明月回到了明月茶庄。

    萧默寒已经在那里等她了。

    两人相携进了房间,盯着那纸条看了起来。

    “君王侧。所以,他们被关在宫中?”秋明月不禁道。

    萧默寒盯着那张纸条:“未必。”

    “是不是,入宫看看就知道了。”

    “这件事,要从长计议。”

    皇宫,毕竟是那人的地盘。

    萧默寒抿着唇,陷入了沉思中。

    ……

    主城。

    主大街。

    一座奢华的酒楼二楼。

    三个青年坐在其中。

    其中一人,一身红衣,面色慵懒,但是身上却透出一股强大的气势,他那双眼睛,像是能看透一切。

    另外两青年,一人沉稳,一人浮躁一些,两人都讨好地看着红衣男人。

    “国师此行辛苦,昊焱敬国师一杯!”说话的便是浮躁一些的,乃是这魔炎族的三王子,萧昊焱。

    喝完了酒,萧昊焱又道:“国师,昊焱还有一礼。”

    他说完,便拍了拍手。

    包厢的门打开,一众美人儿鱼贯而入,共有六人,皆是绝色,环肥燕瘦,简直集齐了各色美人。

    谁知,火离盯着杯中酒,甚至连那些美人儿,看都没看一眼。

    另一侧的萧昊弥露出一个嘲讽的笑。

    国师火离,深得父王器重。

    其实,大家都有一个共识,那就是谁能得到火离的支持,谁就是下一任王。

    但是,火离却是刀枪不入,不爱钱,不爱修为,甚至连女人都不爱,像是没有任何感兴趣的东西。

    他这位三哥,竟然妄图用女人打动火离,真是愚蠢!

    突然,火离的目光落在窗外,竟是一动不动,像是看到了什么极为感兴趣的东西!

    那两人都是一惊,连忙往外看去,便看到了一女子款款走过。

    萧昊焱和萧昊弥都露出震惊的表情,国师居然有感兴趣的女人!

    那女子不可谓不绝色……

    但是,这依旧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