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六十四章 殷修的心结
    一秒记住

    秋明月在院子中看了许久。

    少年的剑法虽然不是最厉害的,但是竟趋于完美,看不出任何破绽。

    少年练完剑后,又开始下棋。

    他并无对手,而是左手与右手下,但是他下得很认真,下了整整两个时辰,最终右手赢了一步。

    秋明月沉思片刻,便离去了。

    接下来的几天,秋明月都会来观察少年。

    她没看出少年的破绽,倒是把萧默寒给看生气了。

    萧默寒的神识显现出来,与真人并无二样,俊朗的脸上带着一丝阴郁,很不高兴。

    “娘子可是嫌弃为夫年纪大了?更喜那鲜嫩可口的少年?”萧默寒的语气有些冲。

    甩了袖便往床上一坐,扭过了脸,倒像是个孩子似的。

    秋明月连忙凑上去哄,只说自己的男人上天下地仅此一个,绝无仅有。她眼里,他最俊,其他人都犹如白骨一般,没什么可看的……

    秋明月吹捧了一通,才把萧默寒给哄好了。

    萧默寒气过之后,看着费力讨好的女人,心里又有些惭愧。

    “小丫头,对不起,明明你做这一切都是为了我。”萧默寒道。

    为了找到那一丝关于他父母的线索,解开自己的心结。他知道这丫头对他的付出,这世上,从来没有人对他如此,他反而在这里闹脾气……

    但是,看着她那专注的眼神盯着那少年,萧默寒还是觉得无端气闷。

    他掉入一个很复杂的怪圈,越陷越深,终于爆发。

    秋明月却没有丝毫生气,而是笑了笑。

    “默寒,其实你吃醋的样子,也挺可爱的。”

    秋明月其实挺喜欢他吃醋的。

    两个人心意相通,早就是老夫老妻,两人很信任,没有任何怀疑。但是,这样的日子反而毫无波澜。萧默寒吃吃醋,秋明月感觉像是回到了两人初相识的时候。

    而且,默寒别扭的样子,也确实有趣。

    秋明月伸出手,将萧默寒的脸扭了过来,在他的唇边吻了吻。

    因为是神识,能凝聚出实体已经很强了,但是没有温度。

    萧默寒搂住了她的腰,加深了这个吻。

    两人温存了一番,秋明月又来到了少年的院子。

    少年正在看书,无比认真。

    秋明月的目光落在少年的手上,避开了那张清隽的脸,生怕又打翻了某个醋坛子。

    少年注意到她的目光,放下了书,看向她。

    “我的学业和修炼都很认真,也很完美,你觉得你有什么地方能教到我吗?”少年的声音淡淡的,却带着一丝挑衅。

    师者,无可教授,不配为师。

    秋明月深深地看了他一眼。

    少年嘲讽一笑,便转身离去。

    他的背影单薄,走得很慢,还咳嗽了两声。

    “我不能教你,但是我可以帮你。”秋明月突然开口道。

    少年的脚步没有停。

    “我无可教授,但是却可以解开你的心结,治好你身体里的病。”秋明月道。

    少年的身影突然顿住。

    他惨白的脸上露出极为复杂的表情。

    他从出生起便是天才,根骨上佳,修炼奇才。但是伴随此的,却是娘胎里带来的病。

    所有的大夫都断言他活不过十八岁,爷爷想了各种办法,都没有解除他身体里的病。

    修炼者,都是信命数的,殷修想,这或许就是他的命数。

    他信,但是却又不甘。

    上天为何要这般待他?!

    他多么希望自己和其他人一眼,能健健康康地活着!

    每天夜里,殷修都会觉得浑身如针刺一般。

    这样的日子日复一日,而且,那种针刺的感觉越来越严重。如果说之前只是刺入皮肉,那现在是刺入骨髓!

    他努力修炼,努力看书,但是终究逃不过命运啊!

    殷修内心最渴望的,便是一具健康的身体。

    但是,这却成了最奢望的。

    谁都不敢提及这件事,因为他们无能为力,不提及,或许就可以假装不存在了。

    而现在,这女人居然说要治好他的病!

    殷修的嘴角勾起一抹嘲讽至极的笑,迈开脚步,往前走去。

    秋明月盯着他的背影,缓缓地露出一个笑。

    “这果然是他的心结。”

    秋明月看向身边人:“默寒,你有办法解决他的病吗?”

    萧默寒道:“可以一试。”

    若在旁人看来,秋明月的身边空无一人,她仿佛再和空气对话。

    接下来的日子,秋明月没有再观察殷修了。

    开始,殷修还是有些期盼的。

    虽然觉得不可能,但是这女人说出这样的话,万一她行呢?

    但是,几日下来,她都不见踪影,果然是骗人的吧。

    这一夜,又是漫长难言的一夜。

    殷修每一夜都很难受,但是月圆之夜,尤为痛苦。

    他浑身发冷,身上像是有无数根针在刺着,刺入了他的骨髓。

    细密的疼铺天盖地,他紧紧地咬着牙,身体疼得哆嗦,额头上满是冷汗,一张清秀的脸完全扭曲了!

    殷修甚至有种想死的冲动。

    死了,就不用受这样的折磨了吧!

    就在这时,他的门突然被推开了。

    一个人走进了他的房间里。

    他很疼,完全顾及不了来人是谁。

    那人走到了他的床边,静静地看了他片刻。

    突然,一只手放在了他的额头上。

    那手很冷,像是一块寒冰!

    但是接下来,不可思议的事发生了。

    那寒冰的手上竟然散发出一股暖意,那暖意从他的额头蔓延开来,至全身。

    那暖意,驱散了那针刺的痛感。

    疼得麻木的身体逐渐回暖,感觉回笼,似乎没那么痛了。

    暖意包裹着他,他的身体像是飘了起来,好舒服。

    殷修慢慢地睁开眼睛,扭过头,就看到床边站了一个人。

    秋明月。

    殷修有些愣愣的。

    在最开始的时候,爷爷用灵力缓解他身上的疼痛。

    但是,渐渐的,爷爷的灵力都不管用了。

    他没想到的是,这女人居然有这样的本事,居然连爷爷做不到的事,她都做到!

    秋明月:小鬼,其实你误会了,真正的高手隐藏了。

    但是,殷修其实是看不到萧默寒的存在的。

    殷修咬着唇,心里生出了小小的希望。

    难道这女人,真的能治好自己的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