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六十一章 殷雨得救
    一秒记住

    “你对她下手,问过我了吗?”

    就在殷雨绝望之际,突然有个声音响起。

    那男人扯衣服的动作一顿,不由得回头,当看到来人是个比殷雨还娇弱的女人时,便松了一口气。

    “哟,又来了一个!”

    “大师兄,这娘们就归我们了吧?”

    另外的人笑得十分猥琐。

    殷雨重新变得绝望。

    她本来以为得救了,却没想到只是多了一个陪葬的。

    这女人真蠢,不去报信,居然送上门来!

    秋明月和殷雨对视一眼,仿佛猜透了她心里的想法:“小雨,你这就不对了,我担心你才出来的。再说,你情况这么危急,等我把人叫来,估计就只能给你收尸了……”

    秋明月说得殷雨脸红了又白,白了又红。

    “你不去报信,等下给我收尸的都没了!蠢女人,快跑啊!”

    秋明月不理她,看向那男人,脸色迅速冷了下去,眼睛里像结着一层寒冰,又问了一句:“问过我了吗?!”

    那男人停下了手里的动作,他无法知道这女人的修为,但是却感觉到一股危险。

    那男人突然起身,两只手化掌,掌心出现一股黑烟,那黑烟越来越浓烈,像是有了实体,朝着秋明月打了过去。

    秋明月一个闪身,躲过了攻击,但是那股黑烟没有消散,而是转了一个弯,继续朝着秋明月发起攻击!

    秋明月的手里出现了一把剑,朝着那黑烟刺去!

    那黑烟被强大的剑气冲散,但是下一瞬,那些黑气再次聚拢!

    “一个不好玩是吗?那就再加一个!”男人说着,掌心再次出现一团黑雾。

    那团黑雾加入战圈,就有了两团黑雾,朝着秋明月发起攻击!

    但是,秋明月闪身其中,竟依旧是游刃有余!

    秋明月笑道:“两个也不好玩呢,再多加几个?”

    嚣张!

    简直是挑衅!

    那男人一怒之下,再次加了两个黑雾,追逐秋明月的黑雾团子,就变成了四个!

    但是,那些黑雾依旧没办法碰到秋明月!

    男人终于怒了,直接拿着一根黑色的武器,朝着秋明月攻去!

    而当靠近秋明月的时候,男人突然觉得自己看到她身边有一道暗色的影子,那仿佛一个男人的声音,他的五官看不清楚,但是却带着一股凌厉的气质,那阴冷的眼神,看得人瑟瑟发抖!

    只见那暗色的影子一挥,那四团黑雾瞬间被吸走了,而他的武器,也与秋明月的武器相撞!

    一股强大的力量,顺着碰撞的位置传来,他的手一麻,直接落在了地上。

    刺啦!

    那锋锐的剑划破了他的衣服,在他的手臂上留下了一道血痕!

    秋明月的攻击没有停,手里的剑朝着男人身上而去,将他的衣服完全割成了碎片,身上也留下了一道又一道的痕迹!

    有的伤口很深,鲜血喷涌而出。

    男人只觉得一股寒彻入骨的感觉,再这样下去,他肯定会死在这女人手上!

    他没想到一个普通的女人居然这么厉害!

    真是低估她了!

    这女人居然坏自己的好事……

    男人深深地看了秋明月一眼,眼神恶毒到了极点。

    突然,一团雾气挡在了秋明月的面前,等雾气消失,那男人的身影便消失了。

    而刚刚还嚣张的那些人,转瞬就没了踪影。

    只剩下秋明月和殷雨。

    殷雨缩在那里,抱着自己的肩膀,脑袋伸了出来,却有些发愣。

    她居然打赢了那些人!

    秋明月随便扯了一件衣服,扔在了殷雨的身上。

    “还待在这里做甚?走了。”

    殷雨站起身,乖巧地跟在秋明月身后,没有之前的张扬跋扈了。

    她偷偷地观察着秋明月,当秋明月看过来的时候,她又连忙转过了目光。

    “谢谢啊。”走了一段距离,她才小声道。

    秋明月没有理会她,像是没有听到一般。

    秋明月知道,魔兽也不用抓了。离开了魔兽林,她就直接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秋明月进屋,关上门,在椅子上坐下,她对面的椅子上就出现了一个人影。

    人影逐渐清晰,俊朗的面容呈现出来。

    这是萧默寒的神识。

    他在家中修炼,想念她的时候,神识就会来到他的身边。

    秋明月撑着下巴看着他,脸上露出着迷的眼神。

    萧默寒被她看得不自在,突然凑近了她,在她的脸上落下一个吻。

    神识是无法碰触的,但是秋明月却似乎感觉到了触感,她伸手捂着被他亲过的地方。

    “讨厌!”

    “娘子嫌弃为夫讨厌,那为夫便走了。”萧默寒作势要走。

    秋明月娇羞一笑:“奴家便喜欢夫郎这般讨厌。”

    两人开了一会儿玩笑,只觉得这阳光灿烂,甚是安宁。

    第二天。

    秋明月是和殷雨一起去课堂的。

    殷雨走在她的后面,恭恭敬敬地叫了一声‘先生’。

    殷邪和殷修看着都觉得震惊。

    殷雨是他们的四姐,虽然是个女孩子,但是手段一点也不比他们弱,能让他们四姐心甘情愿叫一声“先生”……

    他们不由得看向那个女人,眼神里露出一丝警惕。

    看来这一次,比之前的那几个都难对付啊。但是,四姐屈服了,并不代表他们会屈服!

    秋明月在位置上坐下,殷雨朝着秋明月敬了一杯茶,这师父算是认下来了。

    “四姐,你别是被下降头了吧?”翘着二郎腿的少年嘲讽道。

    那少年桀骜不驯,眼睛里发红,身上带着一股血腥味,让人很不舒服。

    “殷邪,对先生不得无理!”殷雨冷声教训道。

    殷邪直接从椅子上坐了上来,一脚就把凳子踹倒了。

    “四姐,我会让你看看,她到底配不配做先生!”殷邪说着,就转身离去了。

    殷修也从椅子上上来,咳了咳,然后慢慢地从学堂里走了出去。

    他们两人,完全没有将秋明月放在眼里。

    秋明月眯着眼睛看着少年离去的背影。

    “先生,你别在意,他们就是这样不服管教……”殷雨道。

    以前,她对两个弟弟的个性没什么感觉,但是现在,她却觉得他们有些过分了。

    秋明月没有生气,反而是嘴角勾起一抹笑:“不服管教……这不是更有趣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