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六十章 殷雨危险!
    一秒记住

    那魔兽对笼子里的食物很感兴趣,大大的眼睛里似乎闪着亮光!

    殷雨看着那魔兽,长得有些像老鼠,难道这就是他们口里说的黑鼠兽?

    但是,殷雨觉得有些不对劲。在他们口里,黑鼠兽很强大很珍稀,这三人布下陷阱还要小心翼翼,但是这靠近的魔兽,被秋明月那女人一伸手就抓住,看起来很弱,所以,这根本就不是黑鼠兽!

    那三人费尽心思,结果抓了个废物,可能是要气吐血了!

    那只魔兽开始有些警惕,绕着食物转了一圈,可能是没发现危险,最后抵不过食物的诱惑,就直接跳进了陷阱里!

    它伸出两只小爪子,抓着果子就往嘴里塞!

    于此同时,那无形的笼子突然变得有形,从四面合了下来,一下将那魔兽关在了里面!

    吱吱!

    魔兽发现自己掉进陷阱里,就要往外冲,但是那笼子很牢固,它怎么撞,都逃不出来。它的小脸狰狞,像是特别愤怒。

    那藏在暗处的三人走了出来。

    “逮住了?”

    “对,真是太好了,看它的毛色很纯,这是一只纯种的黑鼠兽!”

    “大师兄肯定很满意,这下要夸我们了。”

    那三人都很惊喜。

    殷雨的眼睛不禁瞪大了,这真的是黑鼠兽?

    他们不会搞错了吧?

    此时的殷雨,心里就跟猫抓似的好奇,她突然有些后悔先生讲课的时候,她没有好好听了。

    那三人小心翼翼地凑到笼子前。

    其中一人拿出一根闪耀着亮光的绳子,那绳子飞了出去,直接将那黑色的魔兽捆住了。

    那魔兽用力挣扎,但是似乎挣脱不开绳子的力量,它的脸更加狰狞了。

    那三人都悄悄松了一口气。

    他们打开了笼子,将那魔兽给抓了出来……

    其中一人提着黑鼠兽的耳朵晃了晃:“哈哈,不是说黑鼠兽凶残吗?原来也不过如此啊。”

    “是啊,一个陷阱就抓住了!没看出哪里厉害了。”

    那三人说着,语气轻松。

    “啊!”殷雨忍不住叫了一声。

    只见那魔兽身上的绳子突然掉落,它一个灵活转身,直接咬在那个人的手上,直接将他的手指咬下来一个。

    他手上血流如注,那魔兽并没有丝毫留情,一跃跳在了他的脖子上,直接朝着他的致命部位咬去!

    那人倒在地上,瞬间没了气息。

    事情发生的太快,其余两人都没有反应过来。

    他们与魔兽的大眼睛对上,只觉得一股阴寒的气息从背后冒了出来,想逃,但是身体却动不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魔兽跳到自己的背上,朝着脖子咬去!

    转瞬间,地上就多了三具尸体!

    而那黑色的魔兽,此时浑身都是血,看起来格外狰狞可怕。

    这还是刚刚被秋明月抓在手里,看起来无害的魔兽吗?

    殷雨彻底愣住了。

    那魔兽朝着她们藏着的石头看了一眼,就转身离去。

    只是它的身体刚跳起,一支箭突然破空而来,直接刺入了魔兽的心脏!

    砰!

    那魔兽落在地上,像是没了气息!

    秋明月和殷雨转头,就看到一行黑衣人走来,最前方的是一个年轻男人,他手里拿着一支弓箭,明显,那箭就是他射出去的。

    那男人面色普通,但是眼神狠辣,一看就不是个良善之辈。

    他走到了那只黑鼠兽的身边,将它提了出来。

    接下来,他就做了一件十分惊悚的事,只见他面无表情就将那只黑鼠兽分尸了。

    男人取出了它的皮毛和内丹,然后将那黑鼠兽扔在地上,转瞬,那黑鼠兽的尸体就消失了。

    “提上来!”

    一个人提着一个黑色的袋子上来。

    男人一倒,竟是倒出十五六只一样的黑鼠兽!

    “在这里处理了,免得带出去麻烦。”男人道。

    这话一听,便知道他们要做什么。

    他们竟然要将这些魔兽全残忍地杀了!

    “住手!”殷雨终于忍无可忍,大叫一声,就从石头后面走了出来,“你们知道这是哪里吗?这魔兽是捕风山庄的,你们居然敢随意捕杀?!”

    男人的目光落在殷雨身上,并没有太多的诧异和惊骇,只是审视了一番,并没有将她放在眼里。

    “这些魔兽是捕风山庄的?上面有捕风山庄的记号吗?”男人冷笑道。

    殷雨的俏脸顿时气红了:“你……无耻!”

    “无耻?我喜欢这个词。能飞升,无耻点又算什么?”他浑不在意。

    殷雨快气吐血:“等我爷爷来,是不会放过你们的!”

    她的信已经送出去,爷爷很快就会赶到了。到时,她一定要爷爷杀掉这些可耻的贼!

    男人伸出手,手心里躺着一只纸鹤,但是却没了光芒,显然是失去了效力,这只纸鹤,正是殷雨放出的那一只!

    殷雨的脸色突变!

    “我的纸鹤怎么你这里?”殷雨大声质问道。

    男人轻笑,眼睛里带着一丝杀意:“这一下,看来你爷爷是不会来了。小姑娘,知道的太多,下场一般都会不太好啊。”

    男人笑眯眯道。

    殷雨感觉到危险,转身想跑,只是还没跑两步,突然被人抓住。

    一股强大的力量扯着她,直接朝着那大树撞去,她跟小鸡仔似得,悬空靠在树上,一只手紧紧地掐着她的脖子!

    痛!窒息!

    各种感觉混杂着。

    殷雨的心里突然充满了惊恐。

    这人,是真的要杀了她!

    她不想死!

    为什么,她这么弱?

    救命……

    男人盯着殷雨嫩白转为发红的脸,目光有些不怀好意:“老庄主的孙女,看起来还挺水灵的嘛。”

    “大师兄,这样杀了她,有些可惜啊。”

    “是啊,这么水灵灵的。”

    有几个人附和道,声音里带着一丝猥琐。

    男人放开了殷雨。

    殷雨落在了地上,那种窒息的感觉消失了,但是,她并没有觉得开心。

    因为那男人突然蹲了下来,伸出手,就扯掉了她的衣服,直接露出了白皙的肩膀。

    这次,殷雨彻底感觉到了绝望!

    她觉得自己很强,但是没了爷爷的庇佑,原来她这么弱!

    救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