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五十八章 殷雨,第二回合
    记住本站

    秋明月突然走到了门口,直接将杯子里的茶倒在地上。

    转瞬,那被茶浇灌过的植物在瞬间枯萎了,这人喝下去会如何,后果不堪设想。

    那少女的脸色变了,变得很难过:“我倒茶给你喝,你居然倒掉!你根本没有想过做我们的先生,我这就告诉爷爷,不要强人所难了……”

    那少女说着,就要往外走去。

    秋明月盯着她的背影,笑着道:“顺带再告诉老庄主,你替你的主子来上课。捕风山庄,还真是一点规矩也没有!”

    秋明月话音落,三人脸色都变了,要数那少女脸色变化最大。

    “我不知道你再说什么……”

    “你的手上长着茧,一看就是干过不少粗活的,你敬茶的时候,身上带着一股卑微的气质,不像这捕风山庄小姐该有的气质,而且,你的腰间没有挂着代表捕风山庄小主子身份的玉佩,所以,你根本不是捕风山庄的四小姐!”秋明月说着,就拉着那少女的手,往前走去,“至于我说的对不对,就让老庄主辨认一下好了。”

    秋明月手上的力气特别大,那少女无论怎么挣扎,都挣扎不掉。

    “放开她!”

    这时,一个声音响起。

    只见另一少女挡住了秋明月的去路。

    那少女穿着一身白色的衣裙,面容更为艳丽一些,眉目之间带着一股倨傲。

    “我就是殷雨,这是我的侍女。这是我设下的考验,因为蠢笨的人不配做我们的先生!如果这样的小事,都要麻烦爷爷……”殷雨的脸上露出一个嘲讽的表情。

    秋明月也笑了:“我也是开玩笑的呢,既然四小姐你主动出来了,就免得我到处找你了。”

    殷雨脸色微微一变,她隐隐觉得,这女人,不好对付!

    秋明月带着殷雨回到了学堂里。

    那两个少年的目光,带上了些许探究。

    “有本事才配做你的老师,四小姐,你接下来对我还有什么考验呢?”秋明月双手撑在殷雨的两边,笑着问道。

    殷雨没想到她会主动送上门来,这便不用自己编造借口了。

    “当然有,要是你能通过我的考验,那我就心甘情愿喊你一声‘先生’。”

    两人对视,眼中火花迸溅。

    秋明月道:“好。”

    殷雨带着秋明月走出了课堂。

    殷邪不禁看向角落里坐着的少年:“六弟,这女先生,和之前的不一样呀。”

    殷修惨白的脸上露出一个笑,不置可否。

    殷雨带着秋明月来到一个院子里,院子的中间有一口井。

    “这井里长着一种花,叫做‘彼岸花’,很漂亮,你要是能摘一朵上来……”殷雨的脸露出一个笑。

    之前,她都把那些先生骗来这里,让他们靠近井,然后自己一把把他们推下去。

    这井里都是沼泽,吞噬着人,一点一点下沉,当他们下沉的只剩下脑袋的时候,他们就会哀求自己,让她把他们拉上来。

    当他们哀求了自己,也就不配做自己的先生了。

    这女人,是第一个主动要求来的。

    不过,就算主动要求来,也是一样的结果。

    殷雨看着秋明月,变得饶有趣味。

    “你如果不敢,也可以选择不下去的。”殷雨笑着道。

    不敢?

    秋明月朝着井口走了过去。

    她探出头,这是一口枯井,里面生着各种各样的花草。

    她探出手,当手探进去的时候,灵力和修为便失去作用了。这便是要靠自身的体力和敏捷来采花了。

    秋明月想到一个很关键的问题:“彼岸花长什么样?”

    “很漂亮,我不是说了吗?你要是没本事,那就算了。”殷雨的表情变得阴冷起来。

    秋明月发现,这殷雨很喜欢让人做选择题,与其说是选择,不如说激将法。

    秋明月脸色不变,而是从怀里取出一根绳子,将绳子的一边系在一棵树上,另一边捆在自己身上。

    看到这一幕的殷雨,小脸扭曲了一下。

    “我下去帮你摘花很辛苦的哦,小雨,你别在这捣乱,把绳子割断哟。”秋明月笑着嘱托道。

    殷雨的脸更扭曲了,然后挤出一个笑:“不会的。”

    秋明月走到井边,便顺着井口爬了下去。

    她的身影消失在井口。

    殷雨看着那根绳子,恨得牙痒痒的。

    以往,那些老师被她激将法一激,为了显示自己的厉害,都直接跳下去,然后……没想到这女人居然这样,心眼这么多。

    殷雨盯着那绳子,眼睛突然一亮。

    她不割断绳子,不代表没有其他办法啊。

    等她摘到她自以为漂亮的花,自己就说这不是彼岸花,让她自己放弃。

    绳子上传来了窸窣声。

    很快,那女人就从井底爬了起来。

    殷雨看着她的鞋子,连一点烂泥都没有沾到。

    秋明月走到了殷雨的面前。

    “彼岸花的颜色是粉色的吗?”秋明月问道。

    殷雨摇头。

    “叶片比拇指盖大吗?”

    殷雨继续摇头。

    “根须是不是紫色的?”

    紫色的根须很少,如果说是,不久被她找出来了吗?

    殷雨连忙摇头。

    秋明月道:“这井底共有二十五种花,从花瓣的颜色来看,共有三种——粉色、紫色、红色。除去粉色外,只剩紫色和红色。再除掉叶片比拇指盖大的,只剩下两种,其中一种是紫色,排除,就只有……”

    秋明月手里拿出一朵花,那花的颜色是紫色的,叶片小小,看起来很丑。

    殷雨盯着那花,脸色有些难看。

    “要是这朵不是,那就说明井里根本没有彼岸花,四小姐是在耍弄我吗?”

    殷雨没想到秋明月居然以这样的方式来对付她,她根本没办法反驳!

    她刚刚想的办法,完全用不上!

    殷雨只能咬着牙点头。

    秋明月将花递给殷雨。

    殷雨接过,顿时,一种油腻的东西,从花杆黏到了殷雨的手上,一股恶臭钻入她的鼻息。

    殷雨差点吐出来。

    秋明月一双漆黑的美目盯着殷雨,眼神里透着一丝想不通。

    “没想到四小姐的眼光这么特别,居然喜欢这种花。”

    殷雨差点吐血。

    秋明月,你真不是故意的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