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五十三章 舌战老庄主!
    记住本站

    老庄主听着殷高的话,脸色骤然冷了下来。

    居然敢欺负他的孙儿!

    他的表情阴森森的,本来浑浊的眼眸里透着一股冷厉的光芒,一时身周萦绕着一股寒气。

    那几个大夫,都忍不住后退了两步。

    发怒的老庄主,特别可怕。

    他们觉得,老庄主就跟有双重人格似的,当这重人格出来的时候,就有人要倒霉了。

    明月茶庄。

    秋明月和萧默寒面对面坐着。

    两人看似喝茶,实际上在修炼。

    魔炎族的魔力太浓郁了,他们修炼起来,修为进步地十分快。

    这样子再修炼个几百年,秋明月觉得自己都可以飞升了。

    突然,秋明月睁开了眼睛。

    萧默寒几乎和他同时睁开了眼睛。

    “他来了。”秋明月道。

    一股危险的气息由远及近,越来越浓。

    这气息,预示着对方很强,修为甚至在两人之上!

    萧默寒的眼眸一拧,像是要在对方来之前先准备攻击。

    秋明月伸出手,搭在他的手上,制止了他的动作。

    秋明月一个眼神,萧默寒便明白了她的意思。

    但是,萧默寒的眼睛里还是有些担忧。

    “默寒,我不会有事的。再说,我们等了这么久,不就等这个机会吗?”

    默寒的父母和身世是他的一个心结,他虽然没说,但是秋明月知道。

    她是他的妻,要帮他解开心结,只有他开心了,她才觉得开心。

    就在两人短暂交流的瞬间,一道白色的烟雾就出现在了房间里。

    秋明月像是被什么东西捆缚住,瞬间就拖入了白雾里,转瞬消失在房间里了。

    武炎也听到动静了,连忙冲了进来,看着只有萧默寒一个人的时候,愣了一下。

    “少主,少夫人呢?刚刚是不是有东西,带走了夫人?”武炎有些急切。

    那东西来无影去无踪,还能从少主眼皮底下带走少夫人,可见他的厉害了!

    只是,少主的反应,有些怪啊!

    萧默寒没有说话,而是盘腿坐在那里。

    武炎没有说话了。

    少主看似不担心,其实已经神识离体了,应该是寻少夫人了吧。

    至于刚刚为什么没有追上去……

    少主和少夫人,该是有自己的安排吧。

    秋明月被裹在白雾里,带出了很远的距离!

    那白雾像是故意折磨她似的,速度很快,一般人肯定忍不住想吐了。

    秋明月忍着,但是脸色却还是白了!

    砰!

    秋明月被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秋明月身上被捆着,转身四处看了看,就发现自己在悬崖边,身后,是茂密的树林,笼罩在一层浓雾里。

    悬崖边,站着一个白胡子的老者。

    他转过身,那张脸扭曲着,浑身带着冷厉的杀气,就像魔鬼一样。

    他走了过来,提着秋明月走到了悬崖边,就把她放在那里,绳子的一端捆在悬崖边的树上。

    秋明月的身体悬空,下面是万丈悬崖,山风阵阵,特别可怕。

    她的命就被一根绳子维系着,绳子一断,她的身体就会摔下去,然后摔得粉身碎骨。

    老者便在一旁看着。

    要是一般人,经历这样诡异的事,早就尖叫求饶了,但是这姑娘……

    就算被吊着,她依旧没有丝毫慌乱,甚至还可以凹个造型来修炼。

    “你不害怕?”老者忍不住先开口道。

    秋明月睁开眼睛看了他一眼。

    “这是幻境,就算摔下去,也摔不死,有什么怕的。”秋明月的语气更淡了。

    那老者更惊奇了:“你是怎么知道这是幻境的?”

    秋明月看了他一眼。

    老者的脸没有刚刚扭曲了,脸显露出来,那冷气也淡了一些。

    “不告诉你。”

    “……”

    老者道:“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抓你吗?你就不好奇吗?你告诉我你怎么知道是幻境,我就告诉你原因。”

    “你不是替你孙子来报仇的吗?”秋明月道。

    老者:“……”

    对哦,他是来帮小三儿报仇的。

    老者的脸陡然狰狞起来。

    他的手一挥,悬崖下的浓雾像是更浓郁了一些,深不见底,看起来没什么变化。

    但是,秋明月却敏锐地感觉到了。

    刚刚的幻境是不致命的,现在的幻境却是致命的。

    秋明月的脸色微微变了。

    老者看到了,觉得很有趣。

    这女人果然很狡猾。

    秋明月的恐惧只持续了一瞬,表情很快正常起来:“你觉得你这样,真的是对你的孙儿好吗?”

    “你欺负老夫孙儿,老夫教训你,便是要给别人看看,老夫的孙儿,谁都欺负不得!”老者理所当然道。

    秋明月轻笑一声,带着些许嘲讽:“难怪殷高的性情如此。”

    “你什么意思?”老者瞪着她。

    “殷高想要害我,被我识破,赔上两万金币,想要揍我,最终被我揍了一顿。他就像个跳梁小丑!”

    “殷高自大,愚蠢,以自我为中心,自以为厉害,这些都是因为宠溺导致的。你宠着他,让他觉得这个世界很善良,没有什么险恶,他要的东西都能得到。但是,你想过,一旦他遇到真正的危险怎么办?”秋明月问道。

    老者不以为意:“老夫会一直护着他!”

    秋明月笑了笑:“我也是有孩子的人,我也想一直保护他们。但是我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就算是夫妻,都有可能分开,何况是孩子。他们会长大,会娶妻,会有自己的孩子。你难道能一直护着他们吗?”

    “只有自己变强大,才能保护好自己。你这样保护着他,让他在温室里成长,其实是害了他!他们,根本没办法承受一点磨难。这次的事情,不是最好的说明吗?”

    秋明月循序渐进,说的话十分有道理。

    老者听着,一时竟没有办法反驳!

    “你这样护着他,其实不是为他好,而是害了他!”秋明月的声音陡然大了起来。

    老者怔在那里,久久不能回神。

    这么多年,他一直按照自己的想法来教训孙儿,从来没人告诉他,他这种办法是错的!

    那几个孙儿是什么德行,他其实也知道。

    不思进取,浑噩度日,但是他想着,有他在,这样的日子又何妨?

    如今,老者才知道自己错了。

    而且,错得离谱!

    老者将秋明月从悬崖上拉了上来,解开了她身上的绳子,然后鞠躬道:“受教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