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五十二章 老庄主出马
    记住本站

    秋明月等的不耐烦了,从萧默寒的怀里钻了出来,冷厉的眼神扫了一圈,然后冷声道:“何处宵小,躲在暗处,不敢出来?”

    殷高愣了一下。

    他藏得这么好,秋明月居然发现他了?

    扑腾!

    一人从墙上摔了下去,这一下,是彻底暴露了!

    殷高抹了一下脸,有些懊恼,偷袭是不行了,还好,他有第二招!

    殷高从墙上跳了下去,直面着秋明月,眉眼间带着几分得意。

    “其实你们从随心楼出来的时候,小爷就跟着你了,没想到你反应这么迟钝!”

    秋明月:“……”

    她真不想和弱智说话。

    “秋明月,你以为你伶牙俐齿,小爷就没办法教训你了吗?”

    殷高一个眼神,他身边的那些人立即散开,将秋明月和萧默寒围在了其中。

    “今日小爷就要狠狠地揍你一顿,让你知道小爷不是好惹的!”

    秋明月扫过殷高带来的人。

    这些人,看起来各个人高马大的,但是脚步虚浮,一看就是没什么修为的。

    殷高就用这些人来教训她?

    “我好怕呀。”秋明月嘲讽道。

    殷高清哼一声:“怕就对了。”

    秋明月:“…………”怕不是傻子吧?

    殷高清秀的脸上变得十分严肃:“你们,快排好站位!”

    殷高一声令下,那些人迅速站好位置,手里都拿着兵器。

    “一号,你攻击她的头,二号,你攻击她的胸口,三号,攻击腹部,四号,攻击腿……”殷高指挥道。

    砰砰砰!

    殷高的话还没说完,地下就倒了一大片,那些人,正是殷高带来的!

    殷高一下傻愣在那里。

    他明明设计了战术的,怎么这么不堪一击?

    “你就是这么教训我的?”秋明月挑了挑眉。

    殷高气急之下,直接拿起手里的武器朝着秋明月杀去!

    秋明月伸出手,抓住了他的手,用力一扭,他手里的武器就落在了地上。

    秋明月出脚,一脚踏在殷高的背上,殷高一下躺在了地上。

    秋明月的手里多了一根鞭子,就朝着殷高身上狠狠甩去!

    啪啪啪啪!

    对于这样的熊孩子,秋明月手下没有丝毫手软,一下一下,他的衣服直接碎裂了!

    殷高这人,虽然脑子有问题,但是骨气是有的,竟是一直忍着,也不求饶。

    到了后面,衣服破了,皮开肉绽,痛入骨髓,殷高才忍不住,呻吟出声。

    “疼疼!秋明月,你再打小爷,爷爷不会放过你的!”

    “爷爷肯定会杀了你的!爷爷会扒了你的皮,拆了你的骨的!”

    “别打了!秋明月,你别打了!”

    直到殷高晕了过去,秋明月才扔了手里的鞭子。

    秋明月看着地上血肉模糊的殷高,她的脸上没有丝毫同情。

    这样的熊孩子,只会用一些低劣的手段来欺负人,自以为是,但是要是放任下去,不知道会害了多少无辜的人。

    这样的人,就该狠狠教训。

    萧默寒拿着手帕,走到了秋明月的面前,将她的手一点一点地擦干净。

    小丫头的皮肤嫩,明明是拿鞭子打别人,但是这手也红了起来。

    萧默寒拉起她的手,放在唇边吻了吻。

    两人拉着手,相携离去了。

    捕风山庄。

    “疼!疼!我要死了!”

    “我的腿是不是废了?我的腿!”

    “我的脸,快拿镜子来看看我的脸!”

    殷高躺在床上,就僵在那里,一动不敢动,因为一动,就是钻心的疼。

    哀嚎声传遍整个房间,几个大夫围着他,都忍不住擦了擦额头的汗。

    这位爷可是老庄主的心头宝,要是出了什么事,他们的骨头都要被拆了。

    “爷爷,爷爷快来,您的孙儿就要死了!”

    “爷爷!”

    殷高的叫声特别凄厉。

    一道白色的身影转瞬就从外面冲了进来,一下冲到了殷高的床前。

    那是个白发老者,白胡子白眉毛,浓眉大目,五官端正,可见年轻时也颇为俊朗。他身上穿着白袍,脚上的鞋子也掉了一只,看起来不修边幅。

    这老者没有什么气势,反而有些邋遢,要是在外面,不表明身份,没人会想到他就是捕风山庄的老庄主的!

    “我的高儿啊!”老庄主说着,就一把抱住了殷高。

    殷高浑身都是伤,这一抱,那刚刚包扎的伤口全部裂开了。

    “疼疼疼…………爷爷……放开我……”殷高大叫了起来,疼得一个哆嗦。

    老庄主连忙放开了殷高。

    砰!

    殷高一下摔在了床上。

    这么重的伤,被摔下去有多疼……

    这一下,那些大夫都忍不住转过了头,不忍再看了。

    殷高已经疼得厥了过去了。

    殷高再醒过来的时候,就看到满脸是泪的老爷子。

    老爷子刚要伸出手,殷高连忙往床里缩。

    老爷子只得收回了手。

    “我的高儿啊,是谁把你弄成这样的啊?”老庄主哀戚道。

    殷高心里都是对秋明月的怨恨,恨不得将她碎尸万段。

    “爷爷,是秋明月,就是明月茶庄的明月夫人!这女人行为不检点,长得又丑又胖,居然来勾引孙儿!孙儿本着拯救失足妇女的想法,想要好好劝劝她,就带着她去明月茶庄吃东西。没想到她心是黑的,居然坑了孙儿一顿,让孙儿欠下巨额债务!”

    殷高提了一口气,说了一大段,几乎不带停顿的。

    这歇了一下,他继续道:“孙儿心里难受,就想找她理论,没想到她居然把孙儿的好心当作了愚蠢,狠狠地折辱了孙儿一顿,还将孙儿揍成了这样!爷爷,您一定要替孙儿做主啊!”

    殷高成功地刻画出一个贪婪、恶毒、很辣的妇女!

    老庄主最护短。

    殷高可记得,小时候自己被欺负了,爷爷把那个欺负自己的人吊起来放在火上烤,再之后,那人看到自己就屁滚尿流地跑了!

    有个人打了老四,爷爷把那人抓了回来!再后来,那个人就不见了。其他人很奇怪,但是殷高却清清楚楚。他那天晚上偷偷去了爷爷那里,就看到爷爷在在磨刀,然后房间里传来了惨叫声。

    欺负他们的人,爷爷肯定会十倍奉还!

    秋明月,你完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