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五十章 冤大头
    记住本站

    小武跟着殷高去了捕风山庄。

    白日里的捕风山庄和其他一般的山庄没有什么区别,红色的大门,门匾上写着‘捕风山庄’四个大字。门口两只石狮子,两个护卫百无聊赖地站在那里。

    殷高把自己的房间里值钱的东西全都搬了出来,小武则拿着算盘在一边算着。

    “这里一共是四千八百金币,还差两百金币,就算了吧。”

    殷高连忙道:“谢谢!谢谢!”

    殷高让人把东西搬上了小武的马车,小武赶着马车就慢悠悠地走了。

    殷高看着自己空荡荡的房间,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只是他如今身无分文,连代表殷家人身份的玉佩都没了,心里想着怎么和爷爷交代,也没空管那个害得他倾家荡产的女人了。

    再说明月茶庄。

    小武将一车东西运了回来,全部搬进了仓库。

    秋明月进去翻了一遍,都没翻出什么有用的东西,从殷高身上最有用的就是那块玉佩了。

    秋明月摩挲着那玉佩,突然,一只手伸了出来,便将那玉佩夺走了。

    秋明月没有生气,而是笑盈盈地看着他。

    今天发生的事,萧默寒是看着的。

    他也知道这玉佩是从何而来。

    一想到这玉佩来自一个男人,而小丫头这般把玩,他心里便有些不快。

    但是对着她笑盈盈的脸,他又没办法生气。

    萧默寒只能勉强绷住脸:“没收。”

    说着,就把玉佩藏了起来。

    “默寒,你说,殷家的公子,什么时候来要回他的玉佩呢?”秋明月说着,嘴角挂着一丝不怀好意。

    她就是猎人,饵已经下了,就等着猎物来咬钩了。

    说回殷高。

    殷高还不知道自己被戏耍了。至于他的积蓄为什么空了,他又不好意思说是因为一个女人,于是家中人便当他染上不良喜好,赌博输了。

    老庄主知道后十分生气,将这孙子狠狠揍一顿,又关了十几天禁闭。

    禁闭中的殷高更没法知道秋明月的事。

    殷高被关了十几天后,终于被放了出来。

    殷高这下憋坏了,溜出了捕风山庄,就和几个相熟的纨绔公子混在了一起。

    四五人一起去了随心楼玩乐。

    这随心楼在主城很有名,里面的玩乐项目很多,有投壶、猜书谜、下棋、赌石,还可以吃酒作乐,这里面的服务人员都是女子,样貌和气质出众,看着也是一番美景。

    殷高和几位贵公子便在二楼坐下,喝酒玩乐。

    “要说最近的稀奇事,还是要属那明月茶庄。之前生意好,是因为那老板婚否未知,姑娘们都去看他。但是如今,那老板已婚,且夫人也回来了,但是那客人依旧络绎不绝。”那贵公子说着,话锋一顿,给人遐想片刻,又继续道,“她们是去看那位明月夫人的!”

    这女人若是出众,只会惹其他女人嫉妒,这能吸引女人的女人,那就与众不同了。

    “只说这明月夫人,不仅容貌出众,而且特别有趣。她做的糕点很好吃,而且能提升修为!那些姑娘们都很喜欢她!”

    “可惜啊,明月茶庄有一个规定,那就是只迎女客,不迎男客!我三番两次去,都被挡在门外。有一次,我在门口站了几个时辰,终于窥见那位明月夫人的真颜,那还真是……真是难以形容。”

    不迎男客?

    那他为什么那天就进了明月茶庄?那可是他噩梦的开始!

    殷高觉得有些不对劲。

    “宁浩,下次你去明月茶庄蹲守的时候,记得叫上我,我也想看看明月夫人长什么样啊!”

    宁浩,正是刚刚说话的青年。

    他没有理会同伴的话,而是像看到什么不得已的东西一样,迅速起身,走到了栏杆旁,往楼下的院子看去。

    只见一男一女相携走了进来,他们衣着普通,但是却带着一股莫名的吸引力,吸引着人的目光。

    其他人也忍不住凑了过去。

    “宁浩看到什么了,怎么这么激动?”

    “这两人是谁啊?怎么没见过?”

    殷高的眼睛都瞪圆了。

    “我认识!这女人我化成灰都认识!”殷高指着其中的女子道。

    这秋明月,不就是那天把他引入明月茶庄,然后导致他欠下巨额金币的罪魁祸首吗?!

    殷高瞪着秋明月。

    秋明月听到了他的声音,抬起头。

    两人一个在楼上,一个在楼下,就这样相望着。

    殷高觉得有些不对劲。

    上一次见到秋明月的时候,她贪婪、虚伪、拜金,浑身透着一股小家子气,但是今日这女人,气质截然不同,浑身透着一丝大气和强势,她的眼神里像是含着很多东西,沉着冷静,见过大风大浪,完全是个有气质、有见识的女人!

    和他想象的完全不一样。

    殷高这种想法只维持了很短的一段时间,他很快回过神来,这女人就是个骗子,自己千万不能再被骗了!

    “她好吃、贪婪,坑了我一把!”殷高不屑道。

    要是之前,他的狐朋狗友们都会附和他一把,但是此刻,这些人看他的眼神特别怪异。

    这样跟仙女似的姑娘怎么可能是坑人呢?

    殷高看他们不信,顿时觉得好气!

    他刚想拿出证明,这时,宁浩突然开口了。

    “她……她就是明月茶庄的明月夫人!”

    “原来这就是你刚刚一直说的明月夫人?”

    “明月夫人果然与众不同啊!”

    殷高却愣住了。

    秋明月就是明月夫人?明月茶庄的老板娘?

    之前这女人说自己和明月茶庄重名的时候,自己还狠狠地嘲讽了她,觉得她没有自知之明!

    殷高怎么也没想到,她居然就是明月夫人!

    现在想来,其实愚蠢的是自己啊!

    震惊之余,殷高将之前发生的事串起来,又觉得有些不对劲。

    秋明月将他带回明月茶庄,吃了那么多东西,把他的钱坑完了。之前,他觉得钱是赔给明月茶庄的倒没觉得什么。

    而如今知道秋明月就是明月茶庄的女主人,等于他的东西都变成了秋明月的东西!

    秋明月吃自己家的东西,自己却要给钱,自己是冤大头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