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四十八章 送上门的信使
    记住本站

    秋明月的手点在一个地方:“我要这个,一千二百金币!”

    殷高听着,觉得一阵肉疼。

    两千二百金币了,这是他一个月的零花钱了!

    “我还要这个,一千五百金币。”秋明月继续道。

    殷高听着,差点从椅子上跳起来!

    秋明月有些不好意思地盯着他:“公子是觉得太贵了吗?我是怕不够吃。要是贵,那我就少吃一点好了。”

    殷高阻止的话再次被堵了回去。

    秋明月继续点了起来。

    点到后面,殷高靠着椅子坐着,已经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了。

    小武捂着唇偷笑。

    少夫人真是做生意的料,一下给茶庄带来这么多收益呢!

    小武退了下去。

    房间里只剩下秋明月和殷高。

    秋明月又露出一个羞怯的笑:“殷公子,我是不是太会吃了,你后悔请我吃饭了吗?”

    殷高已经下了血本,这时再说后悔,那就前功尽弃了!

    罢了,能拆散这两人的关系,狠狠报复这两人一下,也是划得来的!

    殷高咬牙,笑着道:“不多。”

    “殷公子真大方,还没问殷公子叫什么呢?”秋明月继续问道。

    “殷高。”他道,装模作样道,“姑娘怎么称呼?”

    “秋明月,说起来和这明月茶庄重名了呢。”秋明月羞涩道。

    殷高忍不住鄙夷。

    据说这明月茶庄就是以茶庄老板的夫人名字命名的人,这位夫人,犹如《洛神赋》里的神女一般。而你,就是个愚蠢、拜金、不守妇道的女人,还想和神女比?

    殷高勉强挤出一个笑,附和道:“确实是好名字。”

    “殷公子,听说捕风山庄的庄主也姓殷呢,你和捕风山庄有关系吗?”秋明月问道。

    殷高自然不能直接告诉她身份,就想掩盖一下。

    “无关。”

    殷高瞥见秋明月眼睛里的兴趣淡了一些。

    这拜金女……

    殷高连忙道:“但是,我和主城的富绅殷家有关系,殷家老三。”

    秋明月的眼睛里燃起了兴趣。

    “殷公子出生名门,应该知道捕风山庄的一些事吧。”

    “略知一些。”

    “为什么他们说捕风山庄的护卫晚上不需要守夜啊?”

    “守也没用。闯入者都对万经阁感兴趣,但是,没有爷……老庄主的允许,谁都进不了万经阁。”

    秋明月的脸上露出崇拜的精神:“难怪说万经阁神秘,原来只有老庄主一个人知道啊。”

    “我前几天还听到一个事啊,据说捕风山庄里面有个阵法……”

    “这阵法就是老庄主设下的……”

    秋明月问着,殷高都快把捕风山庄的老底给交代了。

    但是,他却完全没感觉到。

    他只觉得这女人对自己有意思,拼命和自己找话题聊天呢。

    等吃完这顿饭后,他就把这女人变成自己的女人,然后……

    殷高越想越得意。

    自己维护了捕风山庄的名誉,爷爷肯定会夸奖自己的。

    两人聊天的间隙。

    那些糕点都陆续上了上来。

    秋明月吃了起来。

    殷高想着这是自己花了钱买的,也连忙吃了起来。

    两人都吃的肚子撑撑的。

    “姑娘,这不远处有一座客栈,也很有趣呢,姑娘要不要一起去看看?”殷高暧昧道。

    秋明月没说话,小武就已经出现在包厢外了。

    “这位公子,是要结账了吗?”小武问道。

    殷高点头:“对,结账!”

    小武把账单递到了殷高的面前:“公子,一共是两万金币。”

    两万金币?!

    小武听到这个数字的时候,差点从椅子上摔下去。

    “给我看看。”殷高道。

    小武把账单递到了殷高的面前。

    殷高看这上面一笔笔,记得十分清楚,他们确实吃了这么多!

    “公子,该结账了。”小武继续道。

    “催什么催?本公子还会吃霸王餐吗?”殷高叫了一句。

    说着,就把自己的钱袋拿了出来。

    满满的一袋,但是一数,却只有一千金币!

    跟两万金币比起来,差远了!

    “公子,你的钱是不够了吗?我这里还有一些。”秋明月说着,就往口袋里掏啊掏,终于逃出了两个金币,放在了那一袋钱里。

    殷高看着,差点气吐血!

    小武的表情瞬间不好起来。

    “公子,我们这里做的是老实生意,东西都是明码标价的,你要是不给钱,就出不了这个门了!”

    “殷公子,要是整个主城的人都知道你吃霸王餐……你说,我要是站在这窗户上喊一句……”

    原来他认识自己?!

    那自己的面子会丢光了,成为整个主城的笑话,父亲和爷爷还会轮番揍自己一顿!

    想到这里,殷高的脸色一变,将脖子上的金链取了下来,放在了桌子上。

    “这个抵上!”

    “这个……两百金币吧。”

    殷高将身上值钱的饰品和神器都取了下来,算来算去,只有一万金币。

    殷高一咬牙,就把玉佩取了下来。

    那玉佩,代表的可是殷家人的身份,是爷爷给他的!

    “还有这个,但是这个是抵押,等我有钱了,要赎回去!”殷高道。

    小武答应得很爽快:“行!”

    “这样算下来,还缺五千金币。”小武道。

    殷高想着,把自己家中值钱的东西抵,应该差不多了。

    “那你跟我回家拿吧。”

    武炎这时也出现了:“小武,你去吧。殷公子名门子弟,要是因为五千金币就杀人灭口什么的,传出去多难听。”

    这就是在变相警告殷高了。

    殷高连忙摇头:“不会的,不会的,我行事光明磊落。

    小武跟着殷高回去了。

    殷高怎么也想不通,自己的目的本来是勾引了那女人,让她家破人亡,结果怎么变成自己欠了一屁股债?!

    秋明月站在窗户上,盯着殷高和小武的背影消失。

    武炎的姿态立即变得恭敬起来:“少夫人,这件事是怎么?”

    秋明月收起了刚刚羞涩的模样,露出一个带着冷意的笑:“他想捉弄陷害我,我当然要如了他的愿,至于最后谁倒霉……”秋明月顿了一下,“送上门来信使,当然要好好利用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