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四十七章 拜金女?
    记住本站

    他来到报名处,问道:“刚刚那姑娘叫什么名字?”

    报名处的人看到他,连忙鞠躬道:“原来是三公子,三公子,她叫‘秋明月’。”

    这吊儿郎当的清俊少年,正是捕风山庄的三公子,殷高。

    殷高听着这名字:“秋明月?这么土的名字!不知道哪里来的乡巴佬,居然敢来砸我捕风山庄的牌子,也不知道是谁给他的自信。”

    殷高冷哼一声,很生气。

    他觉得,秋明月所做的一切,就是羞辱!

    当然,他是不会想到,之前,他的护卫是怎么羞辱秋明月的。秋明月做的不过是以牙还牙罢了。

    殷高觉得很气愤,他必须好好教训那女人一顿,要为捕风山庄挣回面子。

    殷高想着,脑海里突然有了一个主意,摩挲着下巴,笑了起来。

    秋明月和萧默寒离开了捕风山庄。

    “默寒,这么一个好机会,可以让我们进捕风山庄,我就这样拒绝了,你会觉得可惜吗?”秋明月忍不住问道。

    萧默寒轻柔地摸了摸她的头顶。

    “夜里,捕风山庄根本没有护卫,而且,这些护卫如此见识浅薄,可见根本不可能接触到万经阁。我们留下来做护卫,也是浪费时间。”萧默寒道。

    秋明月盯着眼前高大俊朗的男人,忍不住踮起脚尖在他的额头上亲了一下。

    他信任她。

    她做的决定,他都能想到原因。

    “默寒,我们必须找一条更容易接近万经阁的路。”秋明月道。

    萧默寒点了点头。

    两人相携下山,背影那般亲密无间。

    一行人悄悄地跟在秋明月和萧默寒的身后。

    “衣着寒酸,行事粗鲁,肯定是刚刚入主城的。”殷高分析道。

    “公子英明,属下去查了,秋明月前几日才入的主城。”

    “刚刚入城,没什么见识的乡巴佬……”殷高觉得自己的主意简直太棒了。

    他的主意很简单,但是很具有杀伤力。

    自己出身名门,气质上乘,也不缺钱。

    他这样的男人,对于一个乡巴佬来说最具有吸引力了。

    秋明月是没见识过最优质的男人,所以才会对她丈夫死心塌地吧。

    自己先勾引了她,让她沦陷,然后抛弃她。

    这样,不仅报复了她,还报复了她的丈夫,可谓一句双得!

    殷高越想越觉得自己聪慧。

    殷高一直跟在他们的身后……

    两人因为什么事分开,殷高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

    殷高整了整衣裳,摇着扇子走了上去。

    “姑娘是刚刚来主城,可是迷路了?”殷高看着秋明月,问道。

    秋明月根本没看多看他一眼,转身想走,殷高又走到了另一边,拦住了她的去路。

    “姑娘要是迷路了,殷某可效劳。”

    秋明月往哪个方向走,殷高就往哪个方向挡住她。

    明显就是个登徒子。

    秋明月不耐烦,想要一拳头打过去,一眼却看到他身上挂着的玉佩。

    秋明月盯着那玉佩两秒钟。

    殷高很快感觉到了。

    他这玉佩,一看就很贵的样子。

    这姑娘,果然爱钱啊。

    殷高又将自己脖子上的金链掏了出来,顿时在阳光下闪耀着耀眼的光芒。

    “姑娘迷路了,肚子可是饿了?不如一起吃个饭?”殷高笑眯眯问道。

    秋明月道:“好。”

    殷高没想到她这么快就答应了。

    同时,又觉得有些没意思。

    他本来还觉得要一番功夫呢,没想到这女人这么见钱眼开、朝三暮四,一下就勾到手了。

    果然是没什么身份见识的女人,很容易到手呢。

    殷高脸上露出鄙夷的表情,但是为了报复她,这戏还得演下去。

    “我饿了,我们去哪里吃?”秋明月问道。

    殷高的目光一转,落在了一家酒楼上:“姑娘,这家如何?”

    秋明月盯着那家酒楼,脸上露出嫌弃的表情。

    “我听说这主城有一座明月茶庄,里面的点心很有意思。”秋明月道。

    这家茶庄,殷高也去过。以高贵典雅出名。

    这女人,还真是拜金,连这都打听了!

    这家酒楼的菜很贵,都是有钱人去的地方!

    殷高摸了摸自己口袋里的钱……

    “公子要是钱不够,就算了……”

    一听这话,殷高立即不犹豫了:“去!”

    明月茶庄。

    殷高带着秋明月走进了茶庄。

    小武迎了上来,看到秋明月的时候,愣了一下。

    秋明月朝着他使了一个眼色,小武聪慧,立即明白了。

    “这位公子,您是要上等包厢,还是在啊大堂里吃啊?”小武热情地问道。

    上等包厢的价格是自两千金币起步的……

    为了这么个乡巴佬花这么多钱……

    殷高刚想说大堂……

    “殷公子,你应该没带那么多金币吧,我们就在大堂里吃吧。”秋明月道。

    秋明月这一激,殷高立即道:“来个上等的包厢!”

    “好嘞!”

    很快,殷高和秋明月就被安排到一个很高等的包厢里。

    这包厢的风格极尽淡雅。

    中间有一座假山流水,做的很精巧,那水像是一直流不尽似的。

    墙上挂着的花鸟画,那鸟会飞,花像是在绽放,隔着一张纸,似乎能闻到那花香味。

    这一看,就特别贵啊。

    这乡巴佬,还真会享受。

    秋明月坐在包厢里,一副稀奇的模样:“公子,这真有趣啊,你要是不带我来,我都没机会见到这样的东西呢。”

    殷高听着她的话,一边觉得肉疼,一边又特别享受。

    罢了,回去多问爷爷多要一些零花钱就好了。

    小武将菜单递了上来。

    “两位要吃什么,尽管点。”

    秋明月看着菜单,眼睛睁得大大的,更觉稀奇。

    “我可以随便点吗?”秋明月问道,眼神怯怯的,“我会不会点得太贵了,到时公子你没有钱付了?”

    她这样一说,殷高哪里好意思阻止她。

    他要是阻止了,岂不是要被这个乡巴佬看不起了?

    殷高咬牙:“尽管点!”

    秋明月翻开,第一页,都是普通的点心,价格比一般的店里高,但是也没有高到离谱的地步。

    平日里,那些贵女们来点,都是点这第一页的。

    秋明月点着,就翻开了第二页。

    这第二页,都是包着灵力的糕点,价格一下翻了几倍,都是一千起步的。

    秋明月露出一个若有似无的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