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四十五章 另一种进入捕风山庄的方式
    :

    纵然这阵法透着诡异,但是有萧默寒在身边,秋明月的情绪格外平静。

    两人在原地站了一会儿。

    秋明月的脑海中突然闪过一道光。

    “这里到处都点着灯笼,亮如白昼,为何那老者还说要点着灯笼才看得清呢?他说的看得清,是不是有别的含义?”

    秋明月刚刚靠近那老者,当然不是处于什么好心。死寂一般的捕风山庄,那老者是唯一的活人。就算铤而走险,他们也不能错过这个线索。

    这不,那老者就给出了一条线索。

    秋明月想着,就取出了身上的夜明珠。

    夜明珠散发的光亮,和两侧挂着的灯笼的光亮融合,光亮更强了一些,但是依旧没有什么变化。

    秋明月的眉头微微皱起。

    不对啊,难道那老者的话真是随便说说的?

    不是什么线索?

    萧默寒突然伸出手,手里的灵力化作两道光,射入两旁的灯笼。

    那灯笼的光灭了,只剩下秋明月手里夜明珠的光亮。

    在这光亮下,四周的景致开始变化。

    这山庄变成一个普通的院子,每一处的风景都有了变化,不再是刚刚那种无限循环了。

    “竟是如此。”秋明月感叹道。

    破阵的办法居然如此。

    很难,也很容易。

    难就难在这四周都是灯笼,灯笼明亮,谁能想到灭了灯笼,用自己身上的东西照明呢?

    简单就简单在,一旦知道了方法,破阵是很简单的事。

    两人的手紧紧握着,朝着前方走去。

    捕风山庄和萧默寒的茶庄其实差不多大,两人很快就将这山庄走了一遍,未见丝毫万经阁的影子。

    两人没有再停留,而是离开了捕风山庄,返回了家中。

    萧默寒和秋明月带着寒意归来,武炎还未入睡,听着动静便连忙出来了。

    “少主,少夫人,你们回来了。”武炎见两人平安无恙,稍稍松了一口气。

    秋明月微微颔首,算是打了招呼:“没有找到万经阁。”

    “少主和少夫人平安归来已是万幸,要找到万经阁,并非一朝一夕的事。”

    秋明月点了点头:“这件事确实要从长计议。”

    两人回了房间,却未睡觉,而是利用空气中的魔气修炼起来。

    萧默寒骨子里流着魔炎族的血液,回到魔炎族后,利用魔气修炼,修为暴增,修为一下上升了很多。

    而秋明月,夫妻之间气运相连,秋明月的修为也上升了许多。

    两人便在房中修炼。

    时间飞逝。

    两人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两个月后了。

    秋明月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上都覆盖着一层黑色的泥渍,那泥渍粘腻腻的。

    秋明月浑身不舒服。

    为了便于修炼后净身,这房间里修建了一个浴池。

    秋明月脱去衣物,便走进了浴池中。

    她还未坐下,背后便有一人抱住了她。

    萧默寒的身影有些沙哑:“一起。”

    两人洗完澡后,神清气爽,就去了捕风山庄。

    捕风山庄修炼在郊区,但是白日里的捕风山庄,和夜晚的完全不一样。

    从外面看,捕风山庄透出一股威严的感觉,门匾上的‘捕风山庄’四个字也是龙飞凤舞。

    秋明月的目光被那门上贴着的红纸吸引了,走近一看,只见红纸上写着的是招录护卫的事。

    秋明月的眼珠转了转,有了一个主意:“这捕风山庄的护卫,夜里都不用守着,看来是一门很好的差事,默寒,你可有兴趣?”

    秋明月今日穿了一身水蓝色的袍子,腰间系着腰带,腰身纤细,脚上踏着黑色的长靴,头发直接用一根束带绑着,再配上眉清目秀的脸,显得英气十足!

    萧默寒转瞬就知道了她的小脑袋在想着什么,点了一下她的额头:“有兴趣。”

    秋明月双手负在身后:“我也有兴趣,你我二人无聊,不如就做做这捕风山庄的护卫吧。”

    两人说着,便去了报名处。

    这捕风山庄的护卫果然是个好差事,秋明月和萧默寒去的时候,便看到报名的人排着长长的队伍。

    两人便在这队伍里排了起来。

    这报名,便是报上基本的信息,比如姓名、年龄、家住何方等,这报名的条件相对宽松,除了伤残带病,或者长相太丑、太矮之外,基本上都能通过。

    报名通过后,就会进入比武场,能打赢捕风山庄十大护卫里的一个,就能通过考核,被录取。

    十大护卫,各个都是高手,要打赢其中一个,都很难。难道就在这里。

    萧默寒和秋明月报了名,两人自然不能说是修真大陆来的,只报了刚刚来到魔炎族那座城的名字。

    那座城对于主城而言,就是乡下。

    那负责报名的人,对他们二人便多了几分鄙夷。

    尤其是看到秋明月的时候,他们的表情更加奇怪了。

    “姑娘,你还是好自为之吧。”

    报名后,两人就来到了比武场。

    比武场用墙围起来,四周都有阶梯式的凳子,便于观看比武。

    比武场的中间位置,一字排开的椅子,上面坐着十个人。

    那十个人都穿着统一的护卫服,各个身形高大,坐得笔直,身上自有一股气势,不同的便是面容。

    秋明月的目光自这些人的脸上扫过,带着一丝兴奋。

    她已经很久没有和人比试了,那种热血沸腾的感觉又冒了出来。

    突然,一只温热的手便捂住了她的眼睛。

    “不准看。”

    萧默寒的声音闷闷的,像是毫无波澜,秋明月却从其中听出一丝异样来。

    秋明月扒下自己的眼睛,扫了一眼,才发现原来自己思考的间隙,眼神不由得落在一个人身上,而那人,是十个人里最俊的。

    秋明月迅速转开了目光,哄小孩似得道:“好,不看。”

    两人在待考区上等着,看着比赛。

    有报名者上去挑战。

    那报名者扫过十人,最终停在一个人身上:“请赐教。”

    他的脸上带着一丝得意和自信,因为他选的是其中最瘦弱的,那人面色枯黄,身体瘦得跟皮包骨似的,像是一拳就能打飞。

    秋明月扫了那人一眼,然后道:“这人肯定过不了关,人不可貌相,他挑的可是最厉害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