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四十四章 捕风山庄
    :

    翌日。

    日上三竿。

    少主和少夫人卧房的门依旧紧紧关着。

    武炎和武夫人都露出一个了然的表情,没有去打扰他们。

    等到了正午,秋明月起身,她浑身软趴趴的,由萧默寒抱着穿了衣,洗了脸。

    午饭已经备好了。

    武家一家子已经候在那里。

    萧默寒神采奕奕,秋明月却一脸慵懒。

    两人在桌子旁坐下。

    萧默寒直接将餐具和菜都夹好了,动作温柔,就差把饭送到秋明月的怀里了。

    武家两个小的却目瞪口呆。

    他们没想到,冷冰冰高高在上的少主,居然有这么温柔的一面!

    饭后,萧默寒、秋明月、武炎三人便进了书房,讨论他们此行来魔炎族的目的。

    萧默寒设下了结界。

    “默寒,这段时间查的怎么样?”秋明月问道。

    “我父母的事,像是被完全抹杀了。”萧默寒道,“我在这里月余,关于他们的事,一点都打听不出来,别说要找到他们被关在何处了。”

    这是现在王上的禁忌,根本没人敢触犯禁忌。

    要查到他们想要的,简直难如登天。

    “少主,您知道捕风山庄吗?”武炎问道。

    萧默寒点了点头。

    这段时间,他也了解了一下这个捕风山庄,所谓捕风山庄,就是捕风捉影。捕风山庄里有个万经阁,是魔炎族一个很玄妙的存在。

    谁都不知道捕风山庄是什么时候成立的,似乎从主城形成的那一天,就有捕风山庄了。

    捕风山庄的老庄主殷灭,谁都不知道他多大了。他的年岁,似乎和捕风山庄一样长,甚至更长。

    而这个万经阁里,则藏着捕风山庄的三千信使收集到的消息。

    这消息量巨大,涉及面很广,上到王族,下到平民百姓。一旦信使感兴趣,都会收录下来。

    而且,万经阁是很神秘的存在。

    “当年,他杀害主子,篡夺位子,为了掩盖自己的罪孽,大肆毁灭那件事的痕迹,焚记录,灭人言。然后,闯入捕风山庄的时候,却发现根本找不到万经阁!”

    “万经阁太神秘了,也成了很多大盗神偷证明自己实力的地方,但是,从来没有人找到万经阁。”

    “万经阁存在,但又像不存在。”

    萧默寒点了点头:“万经阁里,肯定有这件事的记载,所以,我打算去捕风山庄。”

    秋明月点头:“我与你一起。”

    “很多去过一次万经阁的人,便再也不想去第二次了。我见过一个人,平时看着挺正常,一提到‘万经阁’三个字,他就发狂。”

    “只是少主,要找到万经阁,恐怕比登天还难。”

    秋明月微微一笑:“炎叔,你此言差矣,登天有什么难的?我和默寒要做的事,没有做不成的。”

    武炎也忍不住被她逗乐了。

    他知道少夫人厉害,但是这万经阁……罢了,少夫人和少主去一次,就知道这难度了。

    秋明月和萧默寒说做就做。

    当晚,两人就来到了捕风山庄外。

    捕风山庄建在主城的西南郊,这里人很少,而这捕风山庄更甚,看起来就像一个空了的山庄,连守门的人都没有一个。

    门口挂着两个大红灯笼,冷冷清清的。

    秋明月和萧默寒看了一眼,两人身形一闪,就钻入了山庄里。

    里面挂着很多灯笼,看起来很明亮,但是,依旧没有看到人影。

    捕风山庄很大,而且这里的布置很类似,很容易迷路。

    两人继续往前走。

    萧默寒在路边的岩石上做下了记号,秋明月的目光观察着四周。

    两人的手紧紧交握着。

    秋明月的眉头微微一皱,她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

    “哎哟!”

    不远处,突然传来一声呻吟声。

    只见一老者摔在了地上,手里的灯笼也落在地上,他想要爬起来,但是爬了很久,却一直站不起来。

    秋明月和萧默寒是闯入者,这时本该直接离去。

    秋明月突然拉住了萧默寒的手,往前走去。

    萧默寒也没有问原因,与她一起上前。

    两人走到了老者的面前。

    “要帮忙吗?”秋明月问道。

    那老者衣着普通,就像是这山庄里的下人。

    “我的灯笼,姑娘,帮我捡一下灯笼。”

    老者抱着腿,道。

    秋明月走了两步,将灯笼拾起,递到了老者的手里。

    老者拿着灯笼,腿突然就好了起来。

    他从地上爬了起来,也不看秋明月和萧默寒,就直接往前走,一边走,一边道:“这么黑,没有灯笼是看不清路的。”

    老者渐渐远去,身影逐渐模糊。

    萧默寒和秋明月还站在原地,看着他消失。

    “这山庄里有些邪门。”秋明月道。

    “山庄的主人,根本不怕有人进来。”萧默寒道。

    “而且,这到处都是灯笼,这么亮,他怎么说看不见路呢?”秋明月目露沉思。

    秋明月和萧默寒继续往前走。

    他们不知道的是,他们走出去后,那老者又出现在刚刚摔倒的地方,看着他们的背影,露出一个诡异的笑。

    两人走了很久,却仿佛眼前的路没有尽头一般。

    “从外面看,捕风山庄并不大,但是这里却走不到尽头。”

    “我们,似乎掉到阵法里了。”

    秋明月缓缓地吐出一口气:“诡异的是,我们根本没感觉到这是阵法。”

    这种阵法,和真实世界完全没什么不同,这才更可怕。

    这种阵法是阵法中的上品,你不知道这是阵法,要破阵也特别难。

    两人没有继续往前,而是靠着一根柱子站着。

    那柱子上有刀砍过的痕迹,就像有什么人在这里发狂一般。

    秋明月目光放远,发现这些凌乱的痕迹不少。

    看来,很多人在进入这个阵法后,都出现了烦躁发狂的情绪。

    “但是,他们却没有死,说明在待够足够长的时间后,这阵法会自动消失。”秋明月道,“但是这样,他就赢了。”

    ‘他’,便是设立这阵法的人。这,其实也是一场博弈。

    发狂,是输了,他们一直等着,只是比那些人稍微体面一些。

    “一直等着,是没办法找到万经阁的。”萧默寒道。

    秋明月点头,眼中闪过一道坚定的光芒:“所以,我们必须找到破阵的办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