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四十一章 第三次被耍!
    :

    呼呼!

    山间,似乎只剩下风的声音了。

    火离离去后不久,那棺木突然传来了动静。

    那躺在上面的人被推开,然后一抹白色的身影钻了出来,爬出了棺木。

    她穿的是白色的寿衣,和棺木里面的真尸首一模一样!

    站在棺木旁的‘尸体’,正是秋明月。

    秋明月吃下一粒丹药,脸上的脓肿和腐烂就消失了,一张漂亮明艳的面孔展现出来了。

    秋明月的嘴角微微一笑,笑容有些俏皮。

    “狡兔三窟,我便如此愚蠢吗?还敢摸老娘,真是活腻歪了。”秋明月忍不住吐槽道。

    其实,在城门的时候,秋明月就知道,火离已经识破了她。

    还好,她在棺木里备下了真正的尸首,做了准备,在出城的过程中,她和真尸首悄悄换了位置。

    结果,火离再一摸,就是真尸首了。

    “猫和老鼠,谁是猫谁是老鼠还不一定呢。”

    秋明月说着,就拿出一张纸,写上了两个字,压在了棺木上,转身离去了。

    火离依旧在河边洗着。

    他有洁癖,只要想着,只觉得胃部翻涌。

    同时,他在想一个问题。

    他跟着棺木一路了,那女人根本没有逃脱的机会,所以,她是怎么凭空消失的?

    火离的脑海中突然闪过一道光。

    那抬棺木的柱子很粗,但是却被压弯了,一具尸首的重量根本没有这么重!

    火离的眉头一皱,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转身,就朝着那棺木所在的方向跑去。

    棺木依旧孤零零地躺在那里。

    火离一靠近,就看到棺木边缘压着一张白纸。

    他拿过,打开,上面赫然用红色的字迹写着——病猫!

    那字龙飞凤舞,可见主人的肆意,而且带着一丝嘲讽。

    火离的脸色一变,一拳猛地砸在了棺木上!

    他想到棺木里是什么,又连忙后退了两步,有些狼狈。

    好在,四周无人,也没人能见识到魔炎族国师狼狈的模样。

    火离将那张纸捏成纸团,想要用灵力让其灰飞烟灭,但是终究,没有下手,而是将纸团藏进了袖子里。

    火离深吸一口气,压下愤怒。

    病猫?

    居然说老子是病猫!

    女人,你以为耍了老子一道,就能安然无恙了吗?

    没那么简单!

    火离的嘴角勾起一抹笑。

    其实,刚刚在城门处,他摸‘尸首’的时候,就已经留了一手。

    他在她的身上留下了一种香。

    这种香,很淡,淡到嗅觉灵敏的狗都闻不出来,所以,她是绝对发觉不了的。

    火离的怀里突然出现一个毛茸茸的白团子,那白团子有些像小狐狸,十分可爱。

    这白团子的名字是炎狐,是火离养的小宠物,嗅觉十分灵敏。

    火离将白团子放到了脚下,摸了摸它身上的绒毛。

    “小狐,找到她。”

    炎狐发出“吱吱”的声音,朝着一个方向跑去。

    火离跟了上去。

    ……

    幻影城。

    集市。

    这里热闹非凡。

    一女子在街旁看着,她想找一个代步的坐骑。

    这女子便是秋明月。

    她从十里坡离开后,就一直往前行。

    之前的坐骑在这魔炎族用不上,所以她只能走路。

    走了很长一段时间,终于来到了一座新城。秋明月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买坐骑。

    一眼看过去,秋明月只看上了一只鹿。

    那鹿通体雪白,两个鹿角又粗又短,十分可爱,身上长着两个小肉翅。

    “姑娘,你眼光真好,这是飞鹿,在陆地上的行走很快,而且能飞行,更重要的事,这飞鹿的感觉很灵敏,能够预感到危险!”老板夸耀道。

    秋明月付了钱,就骑上了那飞鹿。

    那飞鹿的肉翅一直扇啊扇,半天都没有飞起来。

    秋明月不由得看向那老板。

    那老板的面色有些尴尬。

    他的手放在摊位上,恨不得立即收摊,生怕秋明月要退货。

    秋明月收回了目光,在飞鹿的脖子上轻轻拍了拍,那飞鹿就迅速奔跑了起来!

    秋明月离开后,那老板稍稍松了一口气。

    那飞鹿的速度确实很快,很快就离开了幻影城,进入了山林。

    一进山林,身下的飞鹿就开始不对劲了,一直在原地打转,还想把秋明月从身下摔下去!

    秋明月的腿紧紧地夹住鹿的肚子,跟飞鹿斗了几个来回。

    飞鹿就不走了,脚刨在地上,显得焦躁不安。

    秋明月心念微微一动,不由得回头看了一眼……

    火离抱着火狐,隐藏在山林中。

    火离的手一下一下抚摸着狐狸柔软的皮毛,姿态慵懒优雅,盯着那骑在鹿上的傻女人。

    这坐骑,在魔炎族可是下品。

    没想打,她居然买了这样一只坐骑,火离又不得不怀疑她的智商了。

    当那女人转头看过来的时候,火离几乎怀疑,她是在看自己了。

    火离的身体不自觉地紧绷着,嘴唇抿了抿。

    然而,很快,那女人的目光就移了回去。

    没想到吧,跑了这么久,还是被我抓住了。

    待会儿,看到本国师的时候,她的表情一定会很精彩吧。

    火离,想着,就迈开了步伐。

    秋明月还在和飞鹿做斗争,斗了半天,那鹿终于继续往前走了,只是速度很慢,比她自己走路还慢。

    但是,她是不会向这飞鹿屈服的!

    突然,一人拦住了她的去路。

    “姑娘,我们又见面了。”

    来人,脸上含笑,但是那笑却令人毛骨悚然!

    火离!

    秋明月下了飞鹿,刚想跑,火离转瞬出现在她的面前,直接抓住了她的手臂!

    “病猫?”火离邪肆一笑,“如今,我还是病猫吗?”

    火离突然凑近,秋明月后退,但是,手被抓着,他那俊朗的脸还是凑了过来。

    “我在你身上,下了一种香,我这怀中的狐狸能闻到你的香气,你没想到吧?”

    火离的脸上,挂着的是胜利者得意的笑。

    他和这女人的博弈,他赢了!

    然而,下一瞬,他脸上的笑突然龟裂了。

    因为,他并没有从她身上闻到熟悉的香味。

    而他怀里的狐狸,突然抽搐了起来,落在了地上,两眼一翻白,就撅了过去。

    火离看向那女子,就看到她诡异一笑,然后身影就凭空消失了。

    该死!

    这女人居然是幻影分身!

    他又被骗了!

    第三次,他被这女人耍弄了三次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