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四十章 病猫!
    :

    棺材铺。

    近日里的生意不太好,老板和伙计都坐在店里唠嗑。

    “生意还是不好,城主府的那场大火,看来没烧死多少人啊!”

    老板伸长脑袋,就盼着,哪里能多死几个人,让他好有生意。

    就在这时,一个年轻女子走进了棺材铺。

    老板开始没在意。

    这姑娘一看就是大家小姐,气质脱俗,哪里有自己上门来买棺材的。可能就是闲着无聊,想来他这棺材铺里转转。

    “我要这棺木。”

    那姑娘点着一副棺木道。

    那棺木普通,是农家用的,价格也便宜。

    不过,总比做不成生意好。

    “姑娘,这棺木一共五十金,是要扛到您府上去吗?”

    那姑娘一出手,便是一串金,一看,足足有几百金币。

    老板的眼睛一亮,热情道:“姑娘,您还有什么要买的吗?”

    那姑娘的美目扫过棺材铺里的老板和伙计,共有六人。

    “再买你们六人,一日。”

    城门口。

    四人抬着一棺木远远走来。

    白纸洒满一地,哀乐响遍四侧。

    死人毕竟是晦气的事,众人都后退了几步,离得远远的。

    那棺木直接被抬到城门口,却被兵士拦了下来。

    火离盯着那棺木:“怎么回事?”

    抬棺木的其中,走出一人,陪笑道:“军爷,这雇主得了重病,突然病逝。这下葬的地点已经选定了,就在城外的十里坡。”

    火离的嘴唇抿了抿:“开棺。”

    那人一惊,连忙道:“军爷,不可!”

    其中一个兵士忍不住道:“为何不可?难道里面藏着不可告人的秘密?”

    “军爷,是这样的,这雇主得了一种怪病,形容实在丑陋不堪。”那抬棺木的无奈道。

    “开!”刚沉默的国师突然开口道。

    国师开口,自是不容抗拒。

    他们只得将棺木推开。

    顿时,一股恶臭铺面而来,还有‘嘤嘤嗡嗡’的苍蝇,熏得人后退了几步。

    但是想着国师在旁边看着,正是表现的机会,只能勉强往前走去,一只手捏着鼻子,另一只手便要去探棺木里的人。

    他掀开了盖在死者身上的白布,当看到里面的人时,他只觉得肚子一股翻涌,想要吐出来。

    只见死者浑身都是腐肉,根本分不清面容,身上还有许多苍蝇蚊子,简直恶心至极!

    他捂着嘴,想要盖上白布,手突然被抓住了。

    抓住了他手的人正是火离。

    “我来。”

    那人连忙退到了一边。

    火离站在那里,盯着那尸体。

    他的目光,从它脸上滑过,然后伸出手,在它的脸上轻轻摸了起来,似乎丝毫不在意手上那恶心的液体。

    火离的手继续往下,一直摸着。

    兵士在旁边看着,简直胃部翻涌。

    而国师大人,居然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模样,仿佛摸的根本不是什么尸体,而是大姑娘似的!

    那恶臭,仿佛是姑娘的体香!

    兵士被自己的想象吓了一跳。

    好一会儿,火离终于摸够了,才将手缩了回来。

    他后退了两步,一边用手帕擦掉手上黄色的液体,一边道:“合上棺木,走吧。”

    当棺木合上的刹那,那棺木里的尸首像是有了表情,像是在笑,但是棺木外的人,却永远看不见了。

    那四人,抬着棺木出了城门。

    他们抬着的方向,正是十里坡的方向。

    到了傍晚,他们才到达十里坡。

    说是埋葬,但是这里并没有埋葬棺木的洞,他们将棺木放在那里,就转身离去了。

    一口棺木,孤零零地躺在石壁之上。

    呼!

    风吹过。

    那棺木的盖子突然落在了地上。

    此时要是有人,肯定会被吓死。

    风再大,也没法将棺木的盖子吹下来啊。

    那棺木里,像是能随时爬出一样东西来似的。

    就在这时,一个白衣人出现在了棺木旁。

    这白衣人,正是火离。

    火离一出现,那棺木突然没动静了。

    火离盯着那盖子落在地上的棺木,脸上露出一个了然的笑。

    “盖子已经掀开了,怎么不继续往外爬了?”

    “没想到吧,我还是抓到了你。我有你的画像,你以为,只要将你的脸弄得无法辨识,就能出城了吗?人的脸是可以变得,各种各样的易容术,我无法将所有的易容术都识破。但是,除了脸,有一样东西不会变,那就是骨头。”

    “出城门的时候,我就已经摸出了你的骨头。”

    “你是不是很好奇,我不把你抓起来,反而放你走呢?”

    “当你出城的时候,你是不是觉得很开心,自由了。而当你以为自己彻底自由,再被抓住的时候,才更有趣啊。”

    就比如如今这一刻。

    她满心欢喜,以为自己逃脱了,却没想到,从棺木爬出来后,面对的还是他!

    猫捉老鼠,最终的赢家,自然是猫啊。

    这猫和老鼠的游戏,终究还是他技高一筹啊。

    不过,老鼠就这样被抓到了,他一点都不过瘾啊。

    他还以为这老鼠与众不同的,没想到也不过如此。

    “出来吧,你以为一直躺在里面,就不用面对这一刻了吗?”

    然而,棺木里依旧没有动静。

    火离脸上露出一个轻蔑的笑,走到了棺木前,直接将那白色的布掀开了。

    黄色的液体沾染上了他的手指,浓烈的恶臭味钻入了他的口鼻。

    这液体和臭味和早晨城门处不同,是真正的死人身上流下的脓液和腥臭!

    火离的脸色猛地变了!

    棺木中的人,已经不是之前才城门里躺着的那个人,而是真正的死人了!那活人,不知何时换成了死人!

    他手上沾染的液体,就是真正的死人身上的!

    火离掏出手帕,将自己手上的液体擦干净。

    擦得通红,那液体似乎干净了,但是臭味却留在了他的手上!

    火离转身离去,直接寻到了最近的河,手便扎了进去!

    一遍一遍的洗!

    但是,怎么怎么也洗不干净。

    他甚至有想呕吐的冲动。

    那女人,又摆了他一道!

    他以为自己已经抓到她了,却没想到她就这样眼睁睁地从自己的眼皮底下逃走!

    这场猫和老鼠的剧情,还没有结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