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三十八章 救出炎叔一家!
    :

    火离心中一跳,连忙朝着关押人质的地方冲去。

    火离转瞬就来到了门口,便发现地上的人躺了一地!

    那种不好的预感更浓烈了,几乎变成了肯定!

    火离冲到了门前,门已经打开了,他推门进去,门里果然空无一人!

    空气中依旧弥漫着那股浓烈的香气,她来过!

    火离的目光突然锁定一个方向,他走了过去,走到窗前,就看到一抹熟悉的背影!

    她若有所觉,突然回头看了他一眼,嘴角噙着一抹笑。

    那笑,肆意,非凡,带着一丝嘲弄!

    他从来不曾被那样的眼光看过!

    火离心中无端生了一丝怒意,伸出手,想要发起攻击,却发现自己浑身无力!

    火离怔愣的瞬间,她的身影已经飘然而去。

    火离靠在墙上,闭上眼睛,这嚣张女子的身形,和那刑场上年轻人中的一位对上了。

    竟是她!

    她发现了阵法中的人质被掉包,迅速离开了阵法,还找到了他的寝宫,给他来了‘勾引’,还真是厉害!

    自己还真是低估了她!

    随之,火离睁开眼睛,微蓝的眼眸里闪耀着兴奋和嗜血……

    这样,才更有趣是吗?

    “国师,不好了,那阵法被破了!”城主慌乱赶来。

    他看到的却是国师站在那里,脸上露出一丝诡异的笑。

    “国师!国师!”城主叫了两句,看到四周的情景时,又不禁愣了一下,“人质呢?”

    “人质……跑了。”

    “跑了?!”城主震惊。

    但是看国师,一点也不惊慌,反而带着兴奋,他更加疑惑了。

    “城主,让人给我取纸笔来。”火离缓缓道。

    人质跑了,不去抓人质,反而取纸笔?

    但是,火离身上散发着强大不容置疑的气势。

    城主只得令人去取了纸笔。

    纸笔很快就送到了火离的面前。

    火离取过那张纸,手一挥,那纸就摊开,落满了桌子。

    火离执笔,在那白纸上勾勒起来。

    纤纤素足,衣裙飘逸,身形款款,腰身纤细,黑发如墨……

    画上,勾勒出一个女子的身形。

    但是,她的脸却是空白的。

    火离的手顿在她的脸上,久久不能下笔……

    他的脑海中,她的脸是模糊的,竟是怎么也想不起来。

    只记得美而不妖,飘然惊艳……

    城主更加疑惑了。

    国师不抓人质,为何在这里画女人?

    难道是被女妖精勾了魂?

    ……

    客栈。

    武炎在里面等得心急如焚。

    处决的时间已经过了。

    少主和少夫人能平安归来吗?

    夫人和孩子,还能活着吗?

    武炎开始还在那走来走去,渐渐的,那种心急逼得他几乎窒息。

    他本来是不信神的。

    但是这一刻,他虔诚地希望,少主、夫人,还有他的家人,能平安归来。

    如果上天能保佑,那他愿意付出一切。

    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这种希望越来越小。

    噗通!

    武炎一下跪在了地上。

    王、王后,属下好不容易找到少主,这下又害了他!

    “爹爹!”

    武炎愣了一下。

    他怎么听到女儿的声音,是产生幻觉了吗?

    “爹爹!”

    又是一声!

    武炎转头,看着屋子里凭空出现的女儿,忍不住揉了揉眼睛。

    这一下,不止幻听,还幻看了!

    夫人、儿子、女儿,都站在他的面前。

    而且,他们身边的不是少主和少夫人吗?

    “爹爹,您怎么傻乎乎的?”女儿跑到了他的面前,撞进了他的怀里,紧紧地抱住了他。

    武炎这才回神,搂住了女儿。

    “爹爹,我们就知道你不会抛下我们的。”

    “这两位哥哥姐姐真厉害,直接将我们从城主府里救了出来。”

    “爹爹,能见到您真开心!”

    女儿叽叽喳喳道。

    夫人和儿子也都抱了上来,一家人紧紧地抱在一起。

    武夫人忍不住先哭了起来,其他人随后也哭了起来,就连武炎这个大汉,也忍不住落下了泪。

    一家四口大哭了一场。

    武炎擦干了眼角的湿润,将夫人和儿女安排到了隔壁的房间。

    武炎将门合上,便朝着秋明月和萧默寒跪了下去。

    这一刻,他们的身形在他心中无比高大!

    “少主,少夫人,你们是我的恩人,这辈子,不,永生永世,属下无以为报!”武炎说着,就朝着两人用力地磕下了一个头!

    武炎还想再磕,但是头却像被什么抵住了一般,动弹不得。

    “少主、少夫人……”

    “现在说恩人,还为时尚早。”秋明月道,“我和那国师打了几个照面,发现这人很不简单。”

    “所以,我们现在的处境依旧危险。”

    萧默寒点了点头:“炎叔,你起来吧,我们要商议后面的事。”

    三个人围着桌子坐下。

    秋明月将魔炎族的地图拿了出来,放在桌子上摊开。

    秋明月的手在地图上盘桓着,看似无规律,其实在计算着。

    怎样的路线,才是安全的。

    而他们的最终目的地是主城。

    秋明月的脑海中浮现出一条线路。

    “国师和城主肯定已经封锁了所有的城门,接下来,他们会在整个城里搜查,掘地三尺都会把我们找出来!”

    “我和默寒遮住了脸,所以,他们一时没办法辨认,但是会将你们的画像贴遍大街小巷。所以,你们四个人不能露脸。至于易容术……术法高的能看出来。到时出城,只有我和默寒能露脸。我们可以把你们藏在空间里。”

    “整座城设下结界,城门处守卫森严,但是我们可以采取声东击西的办法……”

    秋明月的话没说完,萧默寒却已经明白了她的意思。

    武炎听得一愣一愣的:“这都用上兵法了,少夫人,您是将军吗?”

    城主府。

    城主快急死了。

    他加固了城的结界,派出所有的兵士,一半守城,一半对整座城进行搜查。

    然而,国师大人,不慌不忙,仍在作画!

    那女子的身形和衣服都是一模一样,脸却画了无数次。

    地上,已经是无数失败的画作了!

    “国师,如今最重要的是抓到逆贼,您怎么在这时沉迷美色啊!”城主忍不住道。

    火离根本不理会他,而是在那空白的脸上添上五官。

    突然,一张栩栩如生的画像出现了,画上的人倾国倾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