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三十六章 这两人,不简单!
    :

    火离望着主城的方向。

    王,您看到了吗?

    这就是翼的党羽!

    这就是您一直忌惮的存在!

    这就是当年就算戮身、灭魂、受万世之苦,也不会背叛主子的硬骨头!

    如今,连家人要被杀戮都不敢站出来。

    那硬骨头,早就在安逸里变成了软骨头,您根本就不用担心了!

    火离在心中想着。

    那足以毁灭一切的灵光将那三人包裹。

    他看到那三人面上露出的恐惧,恐惧之后,一切灰飞烟灭,化作光亮,消失在天地间。

    “国师,他不会出现了,我们失算了。”城主坐在那里,有些失望道。

    “不,王会满意的。”国师年轻的脸上露出一抹老成的笑,仿佛看透一切。

    城主看着他,有些疑惑。

    “快看,他们没有死!”

    突然,人群之中响起一声叫声。

    国师和城主朝着高台看去,只看到,白光散去,那三人依旧完好无损。

    他们的表情仿佛凝固了一般,保留着刚刚的恐惧。

    他们的眼睛大睁着,似乎没有反应过来。

    而就在此时,两个人出现在了刑场上。

    他们的脸模模糊糊的,就像在一层迷雾中,怎么都看不清。

    这是用灵力遮掩了真颜。

    “他来了!!”城主有些激动道。

    火离盯着那两人,仔细地辨认了一下:“他们很年轻,不是武炎。”

    “不是武炎?”

    “武炎还真是个胆小鬼,家人要被杀,居然不敢自己来,只派来了两个小喽啰!”火离露出轻蔑一笑。

    虽然来了人劫囚,但是和自己刚刚才想的没有太大的区别。

    用一个精心设置的阵法来对付两个小喽啰,真有些大材小用了。

    不过,比起捞了一个空,一滴血都没有留下来,现在也算是有收获了。

    火离扫过那两个年轻人,露出轻蔑的一笑。

    他嘴唇一开一合,顿时,便有厚重威严的声音,自天地之间响起。

    “阵,启!”

    伴随着那声音,一股白烟突然从高台的中央冒了出来,迅速朝着两边扩散。

    路人迅速后退。

    但是,那烟蔓延的速度太快了,还是将那一男一女的两个年轻人瞬间吞噬进去!

    而那烟,只蔓延到高台的边缘,就停止了!

    烟中,像是空无一物,又像是有千军万马!

    火离走回了自己的位置上,坐下。

    “城主,我们就等着看戏吧。”

    两人淡定坐下。

    “这阵法是专门针对武炎的,他要是再带些同党来,这阵法也能解决了他们。”火离道。

    “多久解决?”城主不由得有些好奇。

    “一刻钟。”火离道。

    城主有些震惊。

    那武炎,是反贼翼的心腹,修为很高,居然就这样轻易解决了?

    传闻这位国师深不可测,深得王恩,看来所言非虚啊。

    城主又不由得问道:“如果是刚刚那两个年轻人呢?”

    国师笑了笑,手里多了一个炉子和一根香。

    他将炉子放在桌子上,点燃了香,插在香炉里。

    “等这香燃完。”

    城主盯着那香,想了想:“看来这两个年轻人还是有点本事的。”

    “也仅有点本事。”

    秋明月和萧默寒,两人在被烟笼罩的瞬间,四周的景致都发生了变化。

    整个高台像是被放大了,而他们的身周,是密密麻麻的兵士,身上穿着铠甲,手里拿着长矛!

    而武炎的妻儿,依旧被捆缚在高台的中间。

    本来,只有几步的距离,现在却隔着千军万马!

    秋明月和萧默寒,面对着这千军万马,没有丝毫紧张!

    两人迅速辨认了方位,同时选定了一个方向,两人同时朝着那个方向而去。

    于此同时,立即有一群兵士围了上来,将两人围在中间!

    秋明月和萧默寒背靠背。

    两人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并肩作战了。

    这一刻,那热血沸腾的感觉又回来了。

    秋明月和萧默寒几乎是同时动了,两人一跃而起,朝着目标袭去!

    他们手里的灵力剑,几乎同时刺破了兵士的脖子,然后,剑锋一转,又刺入了另一个兵士的脖子!

    鲜红的血洒了一地!

    血腥味扑面而来。

    兵士的长矛,也朝着两人刺来。

    萧默寒手里的剑直接迎了上去,与那些人的长矛撞上。

    哧哧哧!

    兵刃相接!

    发出火光!

    萧默寒的灵力剑锋锐无比,直接将那些长矛斩断了!

    与此同时,秋明月手里的剑直接从这些兵士的脖子上划过!

    转瞬,地上就倒下去一大片!

    兵士如蜂拥般,涌了上来。

    萧默寒手里的剑幻化成了一根巨大的棒子,往前一推就直接将他们推在了地上。

    萧默寒便这样推着兵士前进。

    而秋明月,则踏着倒下的人前行。

    一旦有人想要把长矛刺向萧默寒,秋明月手里的剑就会飞出去,直接刺入了两人的脖子。

    两人就这样,前行着。

    一时间,竟是无人能挡。

    萧默寒的脸上满是鲜血,浑身像是有无穷的力量,他本来就高大的身躯,那一刻,又拔高了无数倍!

    秋明月第一次遇到萧默寒的时候,那时他还是一国摄政王,战场上的常胜将军,如扼杀一般的存在。

    想来,那时他在战场上便是如此吧!

    秋明月只看了一眼自家男人的雄姿,就将注意力集中在那些兵士身上。

    前行!

    前行!

    像是突然踏到了某一个点,身周的人,突然消失不见了。

    这便是秋明月判定的阵法最弱的地方。

    萧默寒坐在了地上,腿支起。

    秋明月便在他怀里坐下。

    萧默寒从怀里掏出一块手帕,擦干她脸上的血水,一点一点,直到那张漂亮白嫩的脸蛋彻底露出来。

    两人在这里做短暂的休整。

    秋明月闭上眼睛,脑海中闪现的画面,正是阵法的排布。

    她很快找到如今所处的位置,然后分析出下一步该去哪里……

    阵法外。

    城楼上。

    烟袅袅。

    那香越燃越少,越来越短,也看就要见底了。

    国师年轻俊朗的脸上笑意消失,眉头微微皱起。

    “这两个年轻人还挺命硬的,不过,也活不了多久了。”城主笑着道。

    烟燃尽了!

    但是,阵法中,那两个年轻人的气息依旧在!

    国师的脸色猛地变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