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三十四章 我帮你解决!
    :

    秋明月和萧默寒在客栈里住下。

    这客栈有些低矮,萧默寒身形高大,秋明月总担心萧默寒稍微一垫脚就把房顶给戳穿了。

    “魔炎族的房子为什么这么矮,还在低洼处?”秋明月忍不住问道。

    魔炎族的人就一点不懂享受吗?

    “越靠近地面,魔气就越浓,这躺在低洼处,才是一种享受。”

    秋明月转头,就看到萧默寒在那贴着地的床上躺下来。

    萧默寒朝着秋明月勾了勾手,冷峻的脸上挂着一抹淡淡的笑。

    秋明月觉得萧默寒这样子十分勾人。

    秋明月不由得走了过去。

    她刚靠近,萧默寒突然伸出手,拉住了秋明月的手,一个用力,秋明月就倒在了床上,落在了他的怀里。

    萧默寒的一只手扣住了秋明月的腰,秋明月就动弹不得了。

    温香暖玉在怀,萧默寒只觉得身上的热度都上升了几分。

    许多年的夫妻了。

    萧默寒抱着她,却如同第一次抱的时候,沉寂着的心快速跳动起来。

    她长长的睫毛一刷一刷的,刷得他的心痒痒的。

    萧默寒俯下、身,吻了吻她的眼睑,又觉得不够,吻继续往下……

    酣畅淋漓之后,秋明月窝在萧默寒的怀里。

    她浑身都是暖烘烘的气,灵气和魔气混杂在一起,但是她都能用来修炼。

    在这里,修为上升的速度比修真界快多了!

    另一间房间里。

    炎叔的眼睛大睁着,憨厚的脸上表情痛苦,眼睛里全是挣扎。

    这些年,他一直小心翼翼的,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出去一趟,身份居然暴露了。

    他的妻儿,居然落在那些人手里,成为威胁他的手段!

    炎叔的手紧紧握成了拳!

    “炎兄,我们兄弟一起杀到大牢里,去把嫂子和孩子全部救出来!”

    “是啊,我就不信了,我们这么多人,都保不住嫂子和孩子!”

    仔细一看,其实房间里有好几个人,但是,他们都压低了声音,只有在场的几个人能听得到。

    武炎摇了摇头:“不行。”

    “为什么不行?”

    “难道就任由嫂子她们落在那些人手里被折磨吗?”

    武炎浑身紧绷着:“你们忘记我们的初心了吗?”

    “没忘!王和王后对我们有救命之恩,我们活着,就是要救出王和王后!”

    “对,我们还要保护少主!如今,我们找到少主了。要是暴露痕迹,他们顺藤摸瓜,很快就会发现少主的存在,风险太大了!”

    武炎握拳道。

    他的眼睛里闪过痛苦的挣扎,然后做出了决定。

    夫人,孩子们,是爹爹对不起你们!

    等救出了王和王后,爹爹就去陪你们!

    尽管做了决定,他的心上依旧压着一块大石头,闷闷地透不过气来!

    当其他人离去后,这个总板着脸的中年男人,捂着脸低声呜咽起来。

    他不知道的是,他的呜咽声,其实传入了两个人的耳里。

    “默寒,今天的事有些奇怪,炎叔本来很高兴,当走到那院子的时候,炎叔突然变得不正常起来。那时,有官差在里面抓人,那会不会……”

    秋明月说着,看向萧默寒。

    两人对视一眼,心中都闪过一样的猜测。

    “这件事,我们必须要查清楚。”

    秋明月道。

    她向来有恩必还、有仇必报。

    自己的仇人,别想好过。同样,自己的人,别人也别想欺负!

    炎叔对默寒很好,对她男人好,便是对她好。秋明月已经把炎叔当作自己人了。

    城主府。

    其中,同样也有人未曾入眠。

    “逆贼的事,一直是今上的心腹大患,我们作为臣下的,就要为王上分忧,解决这件事。逆贼余党,还有那个贼子,他们在一日,王上便难安一日。”

    “是啊,只是逆贼的余党一直很隐秘,我们查了这么久,才发现逆贼就在城中。这一次,逆贼余党不在家中,只抓了他的家人……”

    “那余党一家和睦,对待家人很好,只要我们用他的家人作威胁,他一定会现身的!”

    “希望如此吧。”

    “城主打算如何?”

    “先放出话去,我城抓到逆贼余党,将在三日后正午门斩杀余党,再在正午门设下天罗地网,等着余党来自投罗网!”

    “城主的办法甚好,等拿住了逆贼余党,那我们就立下大功了!魔炎族三十六城,我城的位置将独一无二!”

    两人说着,便开心地笑了起来。

    翌日。

    秋明月和萧默寒在这城中逛着。

    魔炎族不同于秋明月到过的妖界、鬼界、摩界,还是有一些新鲜东西的。

    秋明月喜欢的东西,多看两眼,萧默寒就会付钱,完全开启了买买买的模式。

    “听说了吗?逆贼余党被抓住了!”

    “是啊,三日后正午在这里处决呢,就在那个位置,看到刑场了吗?”

    秋明月也随大流地看去。

    秋明月看着那高高的邢台,在靠近城门处,纵然白日,还是有些阴森森的感觉,不知道多少人命丧于此。

    “抓到逆贼不该押送到主城,由王上处置吗?”秋明月扭头看着萧默寒道。

    萧默寒的眼睛微微眯起,冒出一缕寒光:“所以,这所谓的处决就是诱饵,请君入瓮!”

    秋明月观察了一下刑场,就发现这刑场的地势很巧妙,很适合下套。

    两人逛完了,就回到了客栈。

    炎叔坐在其中一张桌子上,喝着酒。

    很大的酒坛,他直接端着酒坛,就直接灌了下去。

    炎叔满面愁容,就像在逃避着什么,然而,酒依旧不能解愁。

    炎叔新开了酒坛,端着要继续倒。

    突然,一股力道阻止了他。

    炎叔抬头看去,先是愣了一下,然后连忙放下酒坛,站了起来,带着一丝恭敬道:“少夫人。”

    秋明月的眼眸暗沉沉的,盯着他:“炎叔,跟我来。”

    炎叔跟着两人来到了他们的房间。

    秋明月将门关上,萧默寒设下了一层结界。

    “炎叔,我今天在街上听到一件稀奇事,只说那逆贼余党被抓到,要在三日后处决……”

    炎叔的脸色猛地变了,身体绷紧,浑身不自禁地颤抖起来。

    一只手搭在他的肩膀上。

    炎叔抬起头:“少主……”

    “炎叔,你是我的人,有事不必忍着,我会帮你解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