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三十三章 逆贼余党
    :

    既然打算去魔炎族寻找身世和父母,萧默寒和秋明月就准备了起来。

    魔炎族未知且危险,所以,两个小宝宝是不能带的。

    秋明月把两个宝宝叫来,说起这件事的时候,两个小宝宝虽然拉着秋明月的衣袖,很不舍。但是,都没有拒绝。

    玉宝小大人似得拍了拍自己的胸膛。

    “娘亲、爹爹,你们放心,玉宝会照顾好墨墨的。”

    墨宝也拍了拍自己的胸膛。

    “玉玉,我也会照顾好你的。”

    两个小家伙都十分懂事。

    秋明月很开心,同时也很不舍。

    秋明月的手里多了两把冰刃,一把蓝色,一把绿色,蓝色的给了墨宝,里面蕴含着巨大的魔力,绿色的给了玉宝,里面藏着的是灵力。

    “墨宝、玉宝,这两把利刃有防身的作用,你们一定要带在身边。”

    两个小家伙坚定地点了点头。

    “还有这两颗珠子,要是有什么事要找娘和爹爹,只要捏碎珠子,无论娘亲和爹爹在那里,都会回来的。”

    两个小家伙同时点头。

    “娘亲和爹爹不在的时候,你们要好好修炼。”

    “娘亲,您好唠叨啊。”

    “是啊,娘亲,您再说,我们俩耳朵都要起茧子了。”

    两个小宝宝露出嫌弃的表情。

    秋明月才止住了话头,伸出手点了点两个小家伙的脑袋。

    晚上,两个小家伙黏着要跟秋明月睡。

    萧默寒被赶到了隔壁的房间里睡。

    夜里。

    萧默寒悄悄进了房间,就在床边坐下,盘腿坐着。

    偶尔睁开眼睛,就看到沉睡的三张脸。

    这张床其实挺沉的,因为上面承载着他的全世界。

    翌日。

    三人启程出发。

    三日后。

    魔炎族。

    山林茂密,绵延至天边,天空中挂着五颜六色的云彩,那路边的花草,颜色也十分艳丽。

    草的颜色是七色的,密林中也是五颜六色。

    秋明月刚刚踏入魔炎族的时候,有些不习惯。

    空气里的魔气太浓了,吸进鼻子里,便觉得有些呛人。

    萧默寒本就是至魔之体,很快就适应了这魔气,相反,他吸入,反而有些通体舒畅的感觉,身上的修为进步更大了。

    秋明月和萧默寒做了许多年的夫妻,双修多年,对魔气的吸纳度也很高,很快,也适应了这高魔气的空气。

    萧默寒踏上这片土地的时候,脑海中不停闪现着熟悉的画面,脸色也有些发白。

    秋明月紧紧地抓着他的手。

    萧默寒才压下心中的狂躁。

    炎叔落后几步,盯着两人的背影。

    两人亲密无间,之间无法容下第三人。

    王、王后,少主的脾性孤僻,你们一直担心少主会孤单一辈子,如今,少主已经找到了能共度一生的人了,你们看到,一定会很开心吧。

    王、王后,只要你们还活着,属下会竭尽所能,救你们出来的!

    炎叔的眼睛里闪过坚定的光芒。

    秋明月跟着萧默寒的身后,往前走着。

    萧默寒失忆了,但是依旧能准确找到前行的路。

    他们走了一段距离,终于到了一个有人烟的地方。

    魔炎族和其他大陆还是有些不同的。

    魔炎族以魔气修炼,魔气多的地方,就有人聚集下来,形成一座城。

    这城是流动的。

    魔气一旦枯竭,这城就会移动到下一个魔气多的地方。

    一座城,一般能维持五十到一百年。

    魔炎族的中心,是魔气最浓郁的地方,也是魔族的皇族和几大世家所在。

    秋明月认真地听着炎叔的科普。

    “我们眼前的这座城距离主城有多远?”秋明月问道。

    “不远,我家就在这城中。少主、少主夫人,二位随属下去家中休息一下吧。”炎叔道。

    秋明月点了点头。

    入城后,秋明月就发现这城中的人并不多。

    这里的建筑都很低矮,而且喜欢修建在低洼处。

    “少主、少夫人,跟着我来。”炎叔在前面引路。

    三人行走在坑坑洼洼的街道上,走过了几条小巷。

    “两位主子,就在前方了。”

    可能是要见到家人了,炎叔显得很高兴,憨厚的脸上满是喜悦:“属下的儿子有些调皮,到时候两位主子还请多见谅。”

    炎叔的声音戛然而止。

    他盯着前面,眼神有些发怔。

    前面,有个院子,院子的门大开着。

    “官差为什么抓人啊?这主人家是犯了什么事吗?”

    “据说是逆贼余党!”

    “逆贼余党?这里居然藏着逆贼余党?”

    “我们还是走远一些吧,免得被人当作逆贼余党的同伙!”

    路过的人,低声议论道。

    炎叔像一根柱子杵在那里,脸色十分难看,手也紧紧地握成了拳。

    秋明月察觉到他的不正常。

    “炎叔?怎么不继续往前走了?是到了吗?”

    炎叔听到秋明月的话,深吸了一口气,转过头,挤出一个笑。

    “少夫人,我刚想着家里人这时候都不在家,我们还是去住客栈吧!”

    炎叔说着,就伸出手,朝着秋明月和萧默寒指了一个方向。

    炎叔的表情坚定。

    这中年人,对着萧默寒一副恭敬的模样,但是强势起来,身上也带着一股气势。

    去主人家做客,自然要主人家情愿,既然主人家不情愿,秋明月没有强上的心思。

    所以,他们便转身去了客栈。

    但是,秋明月总觉得有些地方很奇怪。

    三人离去后不久,那院子的门被撞得叮当响。

    一群官差,抓着一个中年女子和两个十七八岁的同胞兄妹从院子里出来!

    他们将整个院子都翻了个底朝天,依旧没有找到想找的人!

    官差抓着那少年的头发,强迫他抬起头来,剑抵在他的脸上:“逆贼余党之首,武炎呢?”

    那少年的脸上带着一抹倔强:“我爹不是逆贼!你们在陷害他!我爹已经离开魔炎族了,百十年都不会回来,你们要陷害他的想法落空了!”

    少年的话惹怒了官差。

    剑划破少年的脸,血珠渗了出来。

    “住手!”另一个官差叫道,看着那少年,露出一个笑,“媳妇和孩子落在我们手里,还怕武炎不回来?”

    他的话音落,那少年的脸色就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