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三十章 两个女人
    :

    那图腾红似火,闪耀着亮光,十分刺眼。

    萧默寒的手摸着那图腾,便感觉到一股热度侵入了他的掌心。

    萧默寒盯着那红衣女子,眼眸暗沉沉的。

    那女子扯下了自己的衣裳,脖子上闪耀着同样的图腾。

    “这是图腾,我们魔炎族的图腾。寒,你也是魔炎族的人。”

    魔炎族?

    萧默寒闭上眼睛,脑海中有些模糊的画面闪过,但是怎么也看不清。

    “寒,你是魔炎族的少主,而我,则是魔炎族的魔女……”她像是陷入了美好的回忆里,将那些旧事娓娓道来。

    魔炎族,与世隔绝的一个种族。

    魔谷之中,魔气弥漫,而魔炎族世世代代生长于此,利用其中的魔气修炼。

    随着魔炎族的繁衍,人口越来越多,形成统治者和世家。

    而萧氏一族,则是魔炎族里最强的,帝王一般的存在。

    萧默寒的父亲,便是魔炎族的族长,而他,从出生开始,就非同一般,被断定为下一任继承人。

    她是魔炎族的魔女,叫寐。魔女和少主之间,从一出生,就有婚约。

    两人自幼一起长大,青梅竹马……

    “寒哥哥。”

    漂亮的小姑娘紧紧追在冷酷的少年身后,不停地喊着。

    “寒哥哥,我快追不上你了。”

    少年虽然面无表情,但是还是放慢了脚步,让那少女追了上来。

    少年坐在那里,面前的背篓里都是药材,他的额头上全是汗水,少女凑了过来,用袖子将他脸上的汗水擦掉。

    少年突然睁开眼睛,抓住了少女的手,少女脸色绯红,十分羞怯。

    两人静静地对视半晌,暧昧的气息流转着。

    时间飞逝。

    少年成年了,变成了俊朗的青年。亭亭玉立的少女长成了漂亮的女人。

    青年手在空中转了一个圈,指间就多了一朵红色的花。

    青年将花递到了女子的面前:“寐,嫁给我吧。”

    再然后,画面一转,青年和女子都穿上红色的喜服,两人牵着红绸,走入了喜堂……

    入目的都是红,宾客的脸上挂着祝福的笑。

    青年站在那里,冷酷的脸上挂着幸福的笑。

    “一拜天地……”

    那欢喜的叫声响起。

    但是,青年却如一根柱子一般,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腰都弯不下去。

    他的脸上像是带着一层面具。

    那面具龟裂开来,然后一块一块地落了下来。

    等面具彻底落下,里面还是青年的脸,但是却冷酷到了极点。

    萧默寒猛地睁开眼睛,不知不觉间,寐已经缠到了他身上。

    萧默寒像是推开什么恶心的东西一般,猛地推开了她!

    寐摔到了地上,有些受伤地看着他:“寒哥哥,我找了你好久好久,终于找到你了。我们终于可以在一起了。你之前,从来不会对我这样凶的,我磕到碰到,你都心疼地不得了……”

    寐说着,便觉得十分委屈,眼泪不禁落了下来。

    “寒,你忘了我,没关系,但是,我会等你一点一点想起来的,我会一直等你……”

    萧默寒直接转身离去,没有回头,甚至脚步都没有顿一下。

    寐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的背影远去,然后消失。

    寐的眼眸里充满了痛苦和伤心欲绝。

    她哭了很久,凄厉的哭声在这寂静的夜里更加凄凉。

    “寒,我不会放弃的,你是我的!”

    萧默寒回到了住处,伸手刚要推门,突然,他的手顿住了。

    转头,就看到院子里的树下坐着一个人,她一身白色的衣裙,脸上含笑,正歪着脑袋打量他。

    萧默寒浑身的冰冻突然融解了。

    他迈着大步走了过去,直接伸出手,将她打横抱了起来。

    “醒了?”萧默寒压低声音,温柔问道。

    秋明月点了点头,伸出手,搂住了他的脖子。

    “醒来没看到你,我就在院子里等你了。”

    萧默寒摸着她的小手,感觉有些凉,不由得更抱紧了一些。

    翌日。

    秋明月梳妆的时候,突然注意到梳妆台的镜子下压着一张红色的纸笺。

    她打开纸笺,盯着上面的内容,眼神微微一凝。

    上面的字体清秀,出自女子之手,约定她见面,包括时间和地点,落款处是一个图腾。

    是她!

    而且,她只要她一个人去,要是有任何第二人在场,她都不会出现。

    秋明月捏着那纸笺,一用力,那纸笺就变成了粉末。

    她和她的事,早晚要解决的。

    而且,事关默寒,就算是鸿门宴,她都必须去。

    傍晚。

    秋明月来到了约定的地点。

    她找了一个地方坐下。

    半个时辰过去了,秋明月站起身。

    她的面前,一道黑烟,黑烟散去,一个红衣女子站在那里,挡住了秋明月的去路。

    “一个人来,你还真有几分胆识。”寐笑道。

    秋明月回以一样的笑,丝毫不示弱:“我准时到来,倒是你,畏首畏尾,半个时辰后才到。”

    寐脸上的笑冷了下去。

    “我要你离开寒!”寐直截了当道。

    秋明月笑了起来,像是听到什么好笑的笑话一般:“我和默寒是夫妻,朝夕相处、感情深厚,倒是你,一个外人,有什么资格来要我离开默寒?”

    “就凭你根本配不上寒!寒是魔炎族少主,你不过一个普通人,根本不配站在他的身边!我和寒青梅竹马,门当户对,只有我,才配做他的妻子!”寐道。

    她以为秋明月会震惊、会难过。

    却没想到,秋明月的脸上依旧挂着笑。

    “配不配,你让默寒来跟我说。”

    “倒是你,像个跳梁小丑,自我感觉良好。默寒,何曾把你放在眼里?”

    秋明月的话,就像一根锋锐的刺,直接刺入寐的心里!

    寐的脸色发白,心脏抽疼,一阵一阵的。

    寐的眼睛里闪耀着浓烈的杀意!

    “那我就杀了你!”

    她说着,身上的黑烟便成了锋锐的剑,通体发黑,闪耀着冰冷的银光。

    那剑朝着秋明月刺去!

    秋明月手一挥,灵力在她的手上,形成一个盾牌,挡住了她的剑。

    但是,寐的修为在她之上。

    秋明月感觉到很吃力,很快,寐的剑就要刺破盾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