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二十七章 红衣魔女挑拨离间
    :

    “到底是什么意思?”

    “秋明月不是杀了柯阳和柯雪吗?证据确凿,本来该处死的。但是紫炎长老居然出来护着她!一次就够了,结果还有第二次,为了她,连脸面都不要了!”

    “这执刑者又是怎么回事?”

    “秋明月说柯阳和柯雪是被魔炎族杀的,还说有证据,结果一查尸体,哪里有什么证据?这明显就是脱罪的胡说八道啊。结果,紫炎长老护着秋明月,执刑者居然也信了,两人和她一起去鬼界找证据了!”

    “那秋明月不是有丈夫吗?两个儿子都那么大了……”

    “有些女人就是这样,根本不管妇道啊。她本事也真大,那可是执刑者和紫炎长老啊!也不知道……”

    “她丈夫真可怜,脑袋上的草都三尺高了……”

    那两人说着,脸上露出猥琐的笑。

    轰轰!

    下一瞬,两个人的脸色突然变了。

    他们只觉得一股强大的灵力裹挟着杀气扑面而来。

    他们的身体狠狠摔在地上,然后就晕了过去!

    萧默寒站在那里,脸色十分难看,浑身密布着一股浓烈的杀意,久久不能散去!

    “寒,你睡了很久。”一个柔媚的声音响起。

    萧默寒将那浓烈的杀意压了下去,再睁眼,眼睛里的血红已经退去。

    他转头,就看到一个女人站在他的背后。

    那女子一身红裙,黑发如墨,五官精致,透着一股妖艳,红唇似血。

    她的嘴角噙着一抹温婉的笑,目光如水一般,扫过萧默寒饱满的额头、深邃的眼眸、高挺的鼻梁、薄唇、棱角分明的下巴……她的眼神里含着深深的眷恋。

    妖艳、美丽、动人,似乎能让人将所有美好的词都加诸在她的身上。

    萧默寒在看到她的瞬间,就觉得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他们似乎见过,并且像是相处了很久,很熟悉。对于她的叫法,他也没有丝毫排斥。

    “寒,你睡了很久,这段时间,他们母子遭遇了很多事。女人,在遇到事情的时候总是容易脆弱,想要找一个人来依靠。所以,你别怪她。”她说着,像是在替秋明月解释。

    但是,萧默寒身上寒意却更加浓烈了,他的手紧紧握成拳,眼睛发红,越来越红……

    那女子看似在替秋明月解释,实际上坐实了秋明月和紫炎以及执刑者的传闻!

    那女子看着萧默寒的表现,嘴角的那抹笑更加明显了。

    寒是自己的。

    在寒离开的这些年里,他或许遇到了一些人,发生了一些故事,但是,那些人只是过客,自己才是他的归宿。

    她会把那些过客小心翼翼地清除,清除干净的。

    “秋明月、紫炎长老、执刑者从鬼界回来了!”

    “他们把柯雪和柯阳的魂魄带回啦了吗?不是说要把他们带回来洗清嫌疑吗?”

    “没有,他们说见到柯阳和柯雪了,凶手是魔炎族的魔女。然后,那魔女就出现,把柯阳跟柯雪杀了!”

    “我看啊,根本就是他们杀的吧,杀了就死无对证,他们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为了秋明月,他们还真是拼了,亏得还是夜冥学院重要的人物呢!”

    “再这样下去,夜冥学院的名声是要彻底毁了,院长也不出来管管。”

    “听说执刑者还在审这个案子,我们去看看吧……”

    红衣魔女听到这些议论声,嘴角缓缓地勾起。

    一切,似乎都在她的掌控之中呢。

    “寒,我们也去看看吧。”她道。

    而转瞬,萧默寒已经走出了很长的一段距离。

    红衣魔女连忙跟了上去。

    刑堂。

    刑堂里面围着很多人。

    众人都伸长脖子往里面看着。

    刑堂里。

    执刑者坐在审判的位置。

    紫炎长老坐在一侧。

    秋明月则站在刑堂中央,被审判,但却不是犯人的姿态。

    执刑者公式化的声音响起:“本座和紫炎长老都可以作证,这一切都出自柯阳和柯雪的鬼魂之口,杀死他们的,不是秋明月,而是魔炎族的魔女!秋明月无罪!”

    执刑者宣布了结果。

    但是,旁观者的脸上却充满了气愤。

    仿佛,这审判很不公,这不公,映射在他们每个人身上!

    “秋明月是凶手!你这女人,破坏了夜冥学院建校以来秉持的公正!”

    “秋明月,你这个妖女!”

    一个人叫着,突然朝着秋明月发起攻击!

    他手里的剑,瞬间变成了无数飞剑,铺天盖地,朝着秋明月飞去!

    执刑者和紫炎见到这情景,脸色都变了!

    他们朝着秋明月冲了过去,想要帮她挡住那飞剑。

    但是,他们根本迈不开步伐,一股强大的力量扑面而来,震得他们后退了两步。

    一道黑色的身影从飞剑中穿梭而来。

    他的动作太快,一闪而来,和飞剑一比,飞剑飞行似乎是慢动作一般!

    黑影落在秋明月的身边,将秋明月抱进了怀里,一只手搂着她的腰,另一只手一挥,转瞬,那些锋锐的剑就落在了地上。

    “你是谁?”

    执刑者冷声问道。

    萧默寒的目光扫过他们,目光阴寒之极。

    那一瞬,紫炎和执刑者竟觉得有种陌生的恐惧。他们都是这片大陆的强者,这种感觉是很稀有的。

    “她的男人。”萧默寒沉声道。

    执刑者和紫炎都愣了一下。

    再看,秋明月便窝在他的怀里,一动不动,十分温顺。

    萧默寒直接将秋明月扛了起来,扛在了肩膀上,走出了刑堂,直接回到了住处。

    红衣魔女隐藏了身形,盯着他们的背影,将嫉妒压了下去。

    寒对这个女人已经产生了怀疑,这怀疑会生根发芽,很快,自己就可以清除这个女人了。

    萧默寒扛着秋明月,回到了卧房中。

    他将门紧紧关上。

    甚至把两个萌宝都关在了门外。

    门里,隐隐传来娘亲的哭声。

    两个萌宝包子脸都皱成了一团。

    “爹爹,开门啊!”

    “爹爹,你对娘亲做什么了?”

    “爹爹,您快开门啊!”

    两个小家伙猛地拍着门!

    红衣魔女站在不远处看着这一幕,脸上露出一个笑。

    寒对这女人已经彻底丧失信任了。

    看来,比自己想象的进展还要快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