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二十五章 找到柯雪
    :

    执刑者捂着自己的胸后退了两步。

    “紫炎长老,我们还是快走吧!”

    执刑者说着,就拉着紫炎快步离去。

    秋明月看着他们快步离去的身影,忍不住笑了笑。

    其实,她那话是开玩笑的。

    人和鬼的区别太大了。

    对于鬼而言,这人皮就是衣服。执刑者和紫炎要是真去接客,客人要他们脱衣服,他们都脱不下来。

    三人继续往前。

    “赌!”执刑者看着红色的‘赌’字,脚步就移不开了。

    秋明月率先跨步,走了进去。

    里面很热闹。

    秋明月每一桌都看了几眼。

    这里的赌和人界的赌很像,很多都是赌大小。

    一转眼,大幸之人就坐在上了赌桌。

    转眼,大幸之人身上连衣服都没了。

    紫炎不禁抚额。

    秋明月忍不住道:“执刑者平日里公正无私的模样都是装的吗?”

    他其实是个逗比吧?

    执刑者灰溜溜地被从赌桌上赶下来了。

    秋明月在他的位置上坐了下来。

    刚刚宰了一个,坐庄的人十分兴奋,看着秋明月,就更兴奋了。

    “这位鬼娘,你的赌资呢?”

    秋明月手指一指,指着执刑者:“他。”

    对方愣了一下:“这……这鬼怎么拿来赌?”

    “他是一只自由的鬼,你可以让他去忘川边淘香烛,这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也有不少收获吧?”秋明月道。

    “说的也有道理,那就折合十根香烛吧。”坐庄的人点了点头。

    “不必,五根香烛即可。”

    执刑者站在一边,听这话,差点吐血。

    “紫炎长老,难道我连十根香烛都值不了,只值五根香烛吗?”执刑者十分气愤道。

    紫炎淡淡地瞟了他一眼:“……”

    你的关注点不该是被当作赌资吗?

    紫炎长老对这位几千年的同僚第一次有了不一样的认知。

    咚咚咚。

    骰子发出清脆的声音。

    “大,一根香烛!”

    “我赌小,一根香烛!”

    众人都争相下注。

    “大大大,肯定是大!”执刑者激动地叫了起来。

    “小,五根香烛。”秋明月道,把赌注全部压了下去。

    执刑者的脸色顿时变了,他不会真的要去忘川挖香烛吧,想他堂堂夜冥学院执刑者……

    骰子落地,结果出来。

    “大!”

    执刑者的身体一歪,直接朝着紫炎倒去。

    紫炎往左迈了一步,眼看要继续往下摔的执刑者又站直了身体。

    “紫炎长老,等你回去了记得拿香烛来赎我……”

    秋明月没有丝毫失落的表情,她伸出手,那两颗骰子就落在了她的手上。

    一手拿着一颗骰子,然后敲击着。

    一靠近,就有一股力量将两颗骰子吸在一起。

    秋明月似笑非笑地看着坐庄的鬼。

    坐庄的脸色微微变了。

    秋明月脸上含着笑,和那坐庄的鬼对峙着。

    片刻后,那鬼一咬牙,点了点头。

    秋明月将骰子还给了坐庄的人:“他是你的了,我这里还有一只鬼,五根香烛。”

    “大,五根香烛。”

    结果:“大!”

    “小,十根香烛。”

    结果:“小!”

    ……

    ……

    转眼,秋明月的面前就堆满了香烛。

    秋明月将香烛收进了空间里,转身就朝着外面走去。

    紫炎走出一段距离,发现执刑者还愣在原地,走了回来,在他肩膀上拍了一下。

    “我别是在做梦吧?怎么她说什么就是什么?算命的都是骗人的,这女人才是大幸之人吧……”执刑者囔囔念叨道。

    一个时辰后,三个人再次回到了鬼楼。

    秋明月将一千香烛放在了孟婆的面前。

    下一瞬,三人就出现在那漆黑的空间里,四周飘浮着都是泛着红光的书页。

    秋明月伸出手,抓着一页就迅速浏览了起来。

    紫炎抓了一张,丢给执刑者,自己又抓了一张……

    时间迅速流逝。

    秋明月看到纸上漂浮着的四个字,表情终于有了变化。

    “柯雪、柯阳!我找到了!”

    紫炎走了过来。

    柯阳和柯雪是上下的两个名字,而他们的名字背后则跟着所在的地点和赎罪的方式。

    “忘川河,淘香烛。”

    三人立即赶往忘川河。

    忘川河黑漆漆的,与鬼界的天相接,上面漂浮着荧绿色的光亮,还有些红色的光。

    红色的光,近了看就是灯笼。

    每只淘香烛的鬼,手里都提着一个灯笼,弯腰在那里寻找着,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直到洗清了身上的罪孽。

    “偷懒!你居然还敢偷懒!”

    “这是赎罪!看来你是想永生永世在这里淘香烛了!”

    “变成鬼都这么狡猾,这人活着究竟是有多狡猾!”

    是忘川的守卫在殴打一个淘香烛的鬼。

    “别打了,求求您了,他还小,求求您!”另一个哀求的声音响起。

    秋明月听见那个声音,就走了过去,只见那被打的果然是柯阳,而护着他的则是柯雪!

    这对母子,完全没了在人界的嚣张,身上穿着破烂的衣服,手上的肉都没了,露出森森白骨。

    柯阳缩在那里瑟瑟发抖,柯雪挡在他的面前。

    守卫摔了柯雪两鞭子,就转身离去了。

    “阳阳,你没事吧!”柯雪转身去看自己的儿子,紧张道,“我的儿,你怎么被打成这样了!”

    柯雪低声抽泣了起来。

    哭声在空旷的忘川河,显得格外凄厉。

    “他变成这样,全是因为你。”

    此时,突然有个声音响起。

    柯雪抬起头来,看到秋明月。她转身就想要跑——被自己昔日里的仇人看到自己狼狈的模样,简直羞惭难当。

    但是,阳阳在这里……

    “若非你惯着他,怎么养成他骄纵跋扈的性格?若非你阴险毒辣,他又怎会凉薄至此?他毒辣、懒惰、自私、骄纵、不孝,这些都是你教出来的!所以说,这一切,都是你自作自受!”

    都是她惯的……

    是她自作自受……

    秋明月的声音一遍一遍地在她的脑海里响起。

    “都是我……是我的错……”柯雪低声囔囔道,流下了两行血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