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二十四章 入枉死城
    :

    新死之人,会入枉死城。

    如果身上是带着罪孽的,那要在枉死城洗清罪孽后,才能投胎转世。

    柯雪和柯阳这样心思毒辣的,多半会入枉死城。

    那白骨架子在前面走着,秋明月三人则跟在他的身后。

    一阵风吹过,那白骨架子不禁抖了抖。

    “他娘的,冻死老子了,老子把衣服穿上吧。”

    那白骨架子说着,身周就冒出了一股黑烟,等黑烟散去,他变成了一个唇红齿白的少年,身上披着一件青色的衣衫,一如清纯懵懂的少年。

    白骨架子的衣服便是这身人皮?

    这鬼界,着实有趣。

    三人一鬼,继续前行着。

    越靠近枉死城,天空愈加灰蒙蒙的,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奇怪的味道,让人的脚步也变得沉重起来。

    三人一鬼走了半日,终于看到了一处城门。

    那城门是黑色的,巍峨阴森,迷蒙的雾气中,‘枉死城’三个字似乎闪耀着一点亮光,有些刺目。

    “这段时日枉死的人挺多的。”白骨架子不禁道。

    只见枉死城的门口,排着长长的一条队伍。

    那些人,脸色清灰,浑浑噩噩的模样,多是新死者。

    白骨架子没有排队,而是选择了旁边的小门。

    砰砰。

    两支银色的剑戟伸了出来,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官爷,别急,我这里有八百年的香烛,您快尝尝!”白骨架子满脸讨好道,说着,就转头给紫炎使眼色。

    紫炎的手里多出了两根暗红色的香烛,那两个鬼差将香烛拿了过去,剑戟也拿开了。

    白骨架子带着三人大摇大摆走了进去。

    秋明月想,有钱能使鬼推磨,果然是真的。

    “这就是枉死城了,你们四处逛逛吧,老子要去忙了。”那白骨架子说着,就要开溜。

    只是,他没走两步,就被执刑者给抓住了。

    “新死者的名单,谁那里有?”执刑者问道。

    白骨架子眉毛一挑,朝着执刑者伸出手,要钱的意思。

    “老兄,一个问题也要钱吗?”

    “那是,说一个字都浪费老子的口水!”

    紫炎直接伸出手,落在了他的脑袋上,一拍,他的脑袋就像溜溜球一样转了起来。

    “晕!老子晕!”

    白骨架子转得晕头转向,用手捧着自己的脑袋,才令那转速慢了下来。

    他的身子晃晃悠悠,勉强站定,结果又见紫炎伸出手,连忙道:“孟婆!你们去孟婆那里问!”

    三人来到了孟婆处。

    孟婆住的地方叫‘鬼楼’,是一座四层高的楼,越往上越尖,有点像塔。

    秋明月走了进去,里面一股浓郁的酒气扑面而来。

    只见柜台上趴着一个女子。

    她穿着一身红衣,黑发如墨,披散下来,直接落在了地上。

    孟婆在何处?

    “孟婆!”

    执刑者走到柜台前,敲了敲桌子。

    那趴着的女子才抬起头。

    这女人脸上画着浓浓的妆,脸色惨白如纸,嘴唇红的跟鬼似的,但是却带着一丝说不尽的醴艳之感,她眯着眼睛看了好一会儿执刑者。

    “牛头?”

    “马面?”

    “不是……”

    “我姓黄。”执刑者道。

    “阿黄?!”

    执刑者:“……”怎么那么像狗的名字?

    孟婆慢慢地醒转来。

    她的眼眸扫过三人。

    “何事?”

    秋明月道:“我想寻两个新死者。”

    “新死者名单三十六本,共三千六百页,我这里的规矩,每一页都要收费。”孟婆道。

    “我们有钱!”执刑者豪气十足道。

    执刑者朝着紫炎使了使眼色。

    紫炎的手里便多出一捆香烛,放在了孟婆的面前。

    孟婆的手白皙修长,指甲上涂着红艳的色彩,如鲜血一般,从香烛上摸过。

    “共八十九根,你们可以看八十九页。”

    孟婆的手一挥,秋明月只觉得四周的景致突变。

    他们处在一个暗沉沉的环境中,四周十分空旷,只有空气中飘浮着的闪着红光的书页。

    那些书页从他们面前慢慢飘过。

    秋明月伸出手,刚要抓,执刑者就拦住了她。

    “孟婆说,这里共有三千六百页,而我们只能查看八十九页。能找到我们要的概率是三千六百分之八十九,这是相当小的概率。我出生时衔玉而生,我父母为我算命,受上天福佑,乃是上天少有的大幸之人。”

    秋明月看着他:“说人话。”

    “所以这书页由我来选。”

    秋明月和紫炎没有反对。

    执刑者伸出手,抓到一页,然后递给秋明月和紫炎其中的一个。

    拿到的人迅速在书页上找了起来。

    等看完后,手里的书页,就化作一团烟,消散了。

    第十页……

    第十一页……

    ……

    ……

    第八十八页……

    第八十九页……

    秋明月手里的最后一页飘散,依旧没有找到柯阳和柯雪的名字。

    秋明月似笑非笑地看着执刑者。

    “大幸之人?”

    下一瞬,三人再次回到了鬼楼里。

    孟婆打了一个哈欠,朝着三人摆了摆手:“三位请离开吧。”

    三人被赶出了鬼楼。

    三人面面相觑。

    “我们现在的首要任务,是赚钱。”秋明月道。

    紫炎对赚钱一无所知:“怎么赚钱?”

    “首先,我们去最热闹的地方。”

    大概,这三位怎么也没想到,三人会一起在鬼界,沦落到身无分文的地步。

    秋明月在前,紫炎和执刑者在后,三人朝着人多的地方走去。

    鬼市。

    鬼市入口点着两盏灯笼。

    里面人头和骷髅头攒动着,很热闹。

    这里和人界有些区别。

    在人界的街市里,你可能听到这样的话。

    “前面的小姐,你的荷包掉了。”

    “那位公子,这是你的玉佩吗?”

    而在鬼界,你听到的对话则是这样的。

    “前面的大哥,你头掉了。”

    “这位兄台,这是你的手吗?”

    秋明月在其中,觉得很诡异,又忍不住想笑。

    秋明月的脚步最终停在一座楼前。

    “爷,进来看看啊。”

    “来啊,进来快活呀。”

    显而易见,这是青楼。

    执刑者看着她停下脚步,忍不住道:“秋姑娘,你可别想不开。”

    秋明月的目光在执刑者身上扫了扫,指着那青楼道:“你再看看。”

    执刑者仔细看了两眼,就看见那些灯笼下拉客的居然是男的!

    这、这是什么意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