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二十三章 来到鬼界
    :

    两个小宝宝眼睛亮晶晶地看着秋明月。

    娘亲刚刚护着他们的模样,真是太霸气了!

    娘亲这样惯着他们,就是知道他们不会成为熊孩子!

    他们要做娘亲的乖宝宝,和娘亲一样,有恩必报,有仇必还!

    “娘亲,是他们说娘亲的坏话,所以我们才动手的。”萧墨道。

    萧玉想要阻止萧墨,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秋明月自然看到萧玉的小动作。

    她也知道那些坏话是什么。

    玉宝是个小暖男,怕她听到那些话,难过呢!

    秋明月却没有放在心上。

    有些人诬陷你,你要是觉得难过,陷入其中,那就是如了陷害自己人的愿。

    自己要做的就是不在乎流言,找出真相,那时,流言自然就破了。

    “你们相信那些话吗?”秋明月问道。

    墨宝直接嗤笑一声:“当然不信,那些流言太拙劣了,娘亲的眼光有那么差吗?”

    “是啊,爹爹这么好的男人摆在这里,娘亲还能看上其他人吗?”

    秋明月摸了摸两个小宝宝的脑袋。

    “所以,刚刚那老师的话,我也一个字都不信。我的儿子,我难道还不了解吗?”

    母子三人相视一笑。

    纵然外面流言四起,如寒冬凛冽,但是这一方天地,却如温暖之春。

    “玉宝、墨宝,接下来的两天你们不用去上学,就在这里呆着,守好你们爹爹,保护好自己。”

    “娘亲,您要去哪里?”

    “我去找真凶。”秋明月道。

    入鬼界,把柯阳和柯雪的魂魄找出来,问明真相,这是唯一的办法了。

    “放心吧,娘亲没事的。”秋明月看着两个小宝宝担忧的脸,笑着道。

    秋明月交代了两个小宝宝,就离开了院子,朝着一个地方走去。

    秋明月走了很长时间,便走到一个阴冷的院子里,这里是整个夜冥学院最阴森的地方,阴气很足。

    秋明月走进院子里,那里面已经有两个人在等着她了,正是紫炎长老和执刑者。

    三人约定,一起入黄泉路。

    “鬼界上阴气很重,我们不能停留太久,而且鬼魂很多,所以要找到柯阳和柯雪的魂魄很难。”执刑者道,将两片叶子递给了秋明月和紫炎长老,“这紫叶能遮住我们身上的阳气,让鬼界的生灵暂时发现不了我们身上人的气息。纵然如此,还是要小心。”

    秋明月接过了紫叶。

    紫炎和她一起入鬼界,她能理解,但是执刑者和他一起,她觉得有些惊讶。

    执刑者看出了她的惊诧,大义凛然道:“本座执掌刑堂千年,从没判过冤假错案,没想到在你这丫头身上差点栽了。本座下鬼界,不是因为你,而是为了真相!”

    “也许你之前判过,只是人被你杀了,你不知道是冤假错案呢?”秋明月道。

    执刑者:“……”

    执刑者伸出手。

    他可以打她吗?

    紫炎默默地将他的手拉了下来:“我们该出发了。”

    紫炎长老的手里出现了一个八卦轮盘。

    上面五个方位,代表了人界、鬼界、妖界、魔界、修罗界。

    这轮盘可通五界,是紫炎长老搜集众多法宝里的一样。

    紫炎长老手里聚集着灵力,朝着那轮盘打去,那轮盘迅速转动起来,顿时四周风云动,大风刮了起来!

    最终,指针指在了鬼界的位置。

    而他们的面前,也出现了一道明灭的光影组成的通道。

    这通道,正是通往鬼界的。

    紫炎长老率先走了进去。

    执刑者第二。

    秋明月最后,踏入了进去。

    一进去,秋明月没有走,便觉得一股强大的力量推着她,往前进!

    四周奇怪的光影迅速闪过。

    风从脸上掠过,似乎刺入骨髓,将血肉都翻了一遍。

    许久,那奇怪的光影终于停了下来。

    秋明月便发现自己出现在一个空旷的地方,四周都是荒野,阴沉沉的。

    那山和草,似乎只有颜色,就是黑。

    鬼界,没有其他色彩,就是黑和白。

    远处,那迷雾之中,有座城若隐若现。

    秋明月往前走了几步。

    “哎哟,你踩死老子了!”

    “快把脚从老子身上移开啊!”

    “你再踩着,小心老子咬你啊!”

    秋明月看向脚下,都没看到人。

    但是,那声音分明是从自己的脚下传来的。

    秋明月后退了两步,只见刚刚踩过的泥土散开,一个白骨架从地里爬了起来,拍掉了自己身上的泥土,叉着腰,看着秋明月。

    秋明月就跟一个白骨的骷髅头对峙着,那眼睛处两个窟窿,空的,这种感觉十分奇妙。

    秋明月想往前走,那白骨就拦住了秋明月的去路。

    “喂,你刚踩了老子,就打算这样走了吗?也不赔偿老子吗?”那白骨说着,就朝着秋明月伸出手。

    那手还真是……骨节分明。

    秋明月从怀里掏出一把金币,递给了那白骨。

    那金币就从指骨的缝隙里落了下去。

    “你糊弄老子呢,给老子假币!”那骷髅十分生气!

    他一生气,就直接把自己的骷髅头给扯了下来,朝着秋明月砸去!

    秋明月:“……”

    就在这时,一双手接住了骷髅头,放回了白骨架上,再把一把香烛递给了他。

    “抱歉!”

    咔嚓!

    头装好了,那白骨抱着香烛,就啃了起来。

    紫炎和执刑者,此时已经站在了秋明月的身后。

    “人界的钱,在鬼界是没办法用的。”

    “鬼界有自己流通的货币,同样,他们也有一个共同的喜好,就是香烛。”

    秋明月还是觉得十分神奇。

    她盯着那白骨,只见他张开没有一丝肉的嘴,将那香烛放进嘴里,‘咔嚓’两声,把香烛咬断,就吞了下去。

    那香烛没有像她想象的,直接从他的骷髅身体里掉下去,落在地上,而是直接消失不见了。

    与此同时,那骷髅的眼睛处,多了两道光。

    “我们要去枉死城,你带路?”执刑者问道。

    “带路?这是一些没追求的鬼才追求的事,你觉得老子像那么没追求的鬼吗?”那骷髅把香烛一口闷了,打了个饱嗝,不屑道。

    紫炎再次掏出一把香烛,递到了那骷髅的面前。

    那骷髅一下便抢了过去:“哼哼,闲着也是闲着,恰好老子正好要去枉死城,就带你们一起吧。”

    秋明月:“……”节操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