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二十二章 我的儿子,我惯着!
    :

    “今天老师教的夜冥学院的院规,你们都记得了吗?”

    “院规?这夜冥学院哪里还有规矩?不就早被某些人败坏了吗?”

    “是啊,说好的杀人偿命呢?有人杀了人,不是照样逍遥地活着?她的儿子,还照样在夜冥学院上学,一点影响都没有。”

    “谁叫某些人就是狐狸精转世,特别会勾引人呢?看起来冷酷无情的紫炎长老,还有公正无私的刑堂执刑者,如今都做了她的裙下之臣,护着她呢。”

    “是啊,尤其是紫炎长老,说了三天又三天,说话不算话,一点长老的样子都没有!”

    “院长再不出来说句话,这夜冥学院可要被某些狐狸精给弄得乌烟瘴气了。”

    “喂,你们说的狐狸精那么可怕,到底是谁?”有不明真相的人忍不住问道。

    “是谁?这狐狸精姓‘秋’,接下来就不用说了。”那人说着,看着萧玉和萧墨正在走过来,也没有丝毫收敛,而是更加大声道,“罢了,反正大家都知道了,我就直接说出她的名,她的名,就叫‘明月’。哈哈哈,什么‘明月’,我觉得该叫‘狐狸’!”

    那人说完,大家便肆意地大笑了起来。

    萧玉和萧墨不像一般小孩的反应,觉得羞耻,灰溜溜地离去。

    他们径直走到了正在大笑的人面前,黑葡萄似的眼睛里像是结了一层冰。

    “你刚刚说什么?再说一遍。”萧玉那圆圆的小脸上面无表情,就直接盯着他,问道。

    萧玉还没高到他的腰上,他根本没有把萧玉的威胁看在眼里,继续大笑着:“我说秋明月是狐狸精,勾引了执刑者和紫炎长老。说起来,你们说,他俩能进学院,会不会和紫炎长老有关系啊?”

    “是啊,他们也太小了吧,夜冥学院从来没有招录过这么小的学生。”

    “这样想来,秋明月的本事比我们想象得还要大很多啊。”

    那人得到众人的附和,笑得更加开心啊:“有这样的娘亲,你们真幸运……”

    砰!

    回应他的,是重重的一拳,直接打在了他的肚子上!

    萧玉看着身体小小的,温和无害,但是那一拳的分量却十分重,直接揍得那人身体往后摔去,直接摔在了地上!

    “不准侮辱我娘亲!”萧玉冷冷道。

    说完,他的目光就看向另外一个人。

    那人,是刚刚附和这倒下的人最起劲的。

    那人只觉得一股寒意从背后冒了起来,想要后退……

    砰!

    萧墨一拳直接揍了过去,将那人揍在了地上。

    “墨墨,他、他、他,都说了娘亲的坏话。”萧玉点了几个人。

    萧墨阴冷的目光顿时看向了那几个人。

    萧墨看他们的眼神,完全是死人的目光!

    敢侮辱他们的娘亲,就该死!

    那些人也顿时回过神来。

    “这两个臭小子居然敢殴打同门!”

    “是他们先动手的,我们也别手下留情!”

    “他们这样嚣张,我们一定要告诉院长,就算紫炎长老护着他们都没用了!”

    “狠狠的教训他们,让他们知道什么叫规矩!”

    一群人高马大的少年和青年,一共有十几人,便朝着两个小家伙围了过来。

    他们高大,更衬得两个小家伙特别小。

    两个小家伙被围在中间,小身影几乎被淹没。

    但是,他们的脸上没有丝毫惊恐,笔直地站在那里。

    砰砰砰!

    一场打斗拉开了序幕!

    很快,那些人便打成一团!

    一时间,只有‘砰砰砰’‘轰轰轰’的打斗声,以及哀嚎声!

    “秋明月,出来!”

    “秋明月,快出来!”

    秋明月听到外面响起几声尖锐的叫声,还有踹门声。

    她起身,便走了出去。

    推开院子的大门,就看到门口站着一群鼻青脸肿的人。

    而两个小家伙站在最前面,肥嘟嘟的脸上有些青紫,身上的衣袍都烂了,看起来格外狼狈。

    “秋明月,你是怎么教孩子的?怎么乱打人啊!”

    “是啊,你看把学院的学生打成什么样了!”

    一个老师模样的人训斥道。

    秋明月没有理会他,而是直接走到了两个小家伙的面前,抚摸着他们的小脸颊,发现他们的伤只是皮外伤时,才悄悄松了一口气。

    秋明月这才看向那个老师:“这是怎么回事?”

    那老师被她的态度气到了。

    果然,传闻都是有根据的!

    这女人有紫炎长老以及执刑者撑腰,所以敢这样目中无人、肆无忌惮!

    “怎么回事?你看到了吗?”那老师指着身后鼻青脸肿的众人,“这些,都是你的两个宝贝儿子揍得!”

    “小小年纪,出手就这样狠了,什么事都没有,就无端揍人!这长大了还得了!”

    “你以为你两个宝贝儿子为什么能安然无恙吗?还不是其他人让着他们!”

    “别人让着他们,他们还真觉得自己有本事了?”

    “这样的秉性,夜冥学院真是容不下他们了!”

    “果然是上梁不正下梁歪!”

    那老师一出口,便没有一句好话。

    “娘亲,我们不是无理取闹!”

    “娘亲,是他们,他们太过分了!”

    “他们没有让着我们,是他们自己废物!”

    两个宝宝直接争辩道。

    他们不是因为被冤枉而争辩,是怕娘亲相信了他们的话,觉得他们顽皮!

    娘亲本来就够烦心了,他们不想娘亲因为自己再烦心!

    “还争辩?你们还真是不自量力!你们真以为自己这么厉害了吗?”那老师冷笑道。

    “我的儿子自然有这么厉害。”秋明月开口道。

    那老师正教训的起劲,没想到秋明月梗了一句,顿时说不上话来!

    “你……你……”

    “我儿子打他们,肯定是他们错了。只这样,算是手下留情,念在同门之谊了。”

    秋明月的一句话比一句话更气人了。

    “你……你……你这样惯坏孩子,只会养出熊孩子!”

    秋明月杏眸流转:“我的儿子,我自然要宠着!”

    说完,就牵着两个小宝宝走进了院子的门,将门关上。

    留下门外一众被气吐血的众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