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一十九章 三天时间
    :

    “带人证。”

    男人话音落,外面,几人就走了进来。

    这几人,正是那一日看到秋明月暴揍柯雪的几个人。

    “我看到秋明月揍了柯雪!揍得特别凶,骨头都碎了好几根。”

    “是啊,秋明月说是比试,但是明显是在暴揍。揍完之后,柯雪都走不动路,只能爬回去了!”

    “秋明月杀了柯雪也就罢了,没想到连孩子都不放过,她就不为自己的孩子积积德吗?”

    男人的目光扫过那些人,那些人顿时不敢说话,同时噤声,缩在了一边。

    “你们知道,在夜冥学院杀人是什么处罚吗?”男人看着秋明月,脸上带着笑,眼神却是说不出的阴狠,“杀人者,偿命!这是夜冥学院的规矩!”

    秋明月的脸色未变。

    玉宝和墨宝两个却脸色变了,都拦在了秋明月的面前。

    “不准动我娘亲!”

    “谁敢动我娘亲?”

    两个小家伙身上竟带着强大的气势!

    但是,他们毕竟年幼,这气势还威慑不住这执掌刑堂的人。

    “你们以为你们就没事了吗?别急,一个一个来。杀人者,偿命,而你们,也将被赶出夜冥学院!”

    他的话,让除秋明月母子三人在外的人都颤了一颤。

    这三人,彻底完了!

    夜冥学院的执刑者,向来说一不二!

    玉宝和墨宝的脸色都是一白。

    秋明月伸出手摸了摸两个小家伙的脑袋,然后看着男人,突然笑了起来。

    开始,是很轻声的笑,然后大笑了起来,并非那疯子一般的笑,而是带着一丝疯狂。

    执刑者那慵懒无所谓的表情变了,盯着秋明月:“你笑什么?”

    秋明月直视他:“我笑你的愚蠢!”

    愚蠢!

    这女人居然说执刑者愚蠢!

    她是真的活得不耐烦了吧!

    众人听闻,都到抽了一口冷气。

    “愚蠢?”

    “对,你惩罚无罪者,有罪者却逍遥法外,你枉为刑者!这,不可笑吗?”秋明月一字一句、掷地有声道。

    “执掌刑法一百六十二年来,本座从来没有错过。”

    “但是,这一次,你就错了!”

    “呵呵,你以为这样,就能逃脱刑罚了吗?你狡辩的能力倒是一流,那本座就让你去和阎王狡辩吧!”

    执刑者说着,手里突然出现了一根圆头的杖,那铁杖朝着秋明月飞去……

    “娘亲!”

    墨宝和玉宝异口同声叫道。

    秋明月伸出手,用灵力挡住了那铁杖。

    铁杖距离秋明月只有一尺的距离。

    开始,秋明月和那铁杖上的力道持平,但是铁杖的力道越来越大,比秋明月的力道还要强很多。

    那铁杖距离秋明月的距离越来越近,眼看就要撞上她的胸口……

    玉宝和墨宝朝着秋明月冲了过去,想要帮保护她,却被执刑者的手下抓住,捆了起来……

    秋明月的眼神扫到两个小家伙被抓住,眼神微微变了。一个走神,那铁杖的攻击力就撞入了她的身体。

    秋明月脸色微微一变。

    执刑者不由得笑了,等着她倒下去。

    就在这时……

    砰!

    一声响,一样东西飞了过来,直接将那铁杖撞在了地上。

    居然有人能将执刑者的铁杖撞掉!

    不仅胆量大,而且能力很强啊!

    众人不禁转头看去,当看清是何人时,便不觉得震惊了。

    执刑者盯着来人:“紫炎长老什么时候对我们刑堂有兴趣了?”

    执刑者的眼睛里闪过一丝诧异。

    毕竟,紫炎长老虽然在夜冥学院地位很不凡,但是却对什么都不在意。

    紫炎为什么会出现在他的刑堂?

    执刑者的眼眸里带着一丝饶有兴味。

    紫炎走了进来。

    他挡在了秋明月的面前:“不是她杀的。”

    紫炎居然是因为她而来!

    执刑者顿时对秋明月刮目相看起来!

    原来,向来看起来无欲无求的紫炎长老,居然喜欢这样的?还是有夫之妇!

    能让紫炎长老为她说话,这女人却是有几分本事。

    但是……

    “刑堂的事,紫炎长老也无权过问吧。她杀人,偿命,本座要行刑,还请紫炎长老不要干扰!”

    紫炎只是站在那里,身体站得笔直,黑黢黢的眼神盯着执刑者,不发一言,但是也证明了他的立场!

    紫炎长老和执刑者对峙了片刻。

    紫炎长老在,他是行不了刑了!

    “紫炎长老,你想怎样?”

    “给她三日时间,查清凶手是谁。”紫炎道。

    执刑者露出一个嘲讽的笑。

    凶手,不就是她吗?

    他已经查得清清楚楚。

    以为过了三天,凶手就会变一个人吗?

    罢了,他就给紫炎一个面子吧。

    三日后,再杀她,也不迟。

    “好。”执行者答应了。

    三天。

    只要三天内,她找出杀害柯雪和柯阳的凶手,两个宝宝就不用被赶出夜冥学院了。

    秋明月的目光落在柯雪和柯阳的尸体上,走了过去,在他们的尸体上探查了起来。

    执刑者露出一个冷笑。

    这女人还挺会装的,像是在找真凶。

    但是三日后,一切都会暴露。

    这么多年来,他从来没罚错人,这一次,自然也不会错。

    秋明月将尸体认真地检查了一个遍,然后用手帕擦干净了自己的手,带着两个小宝宝走出了阴森的刑堂。

    紫炎也跟在他们三人的身后。

    当走出刑堂,便要朝着两个方向而去了。

    秋明月突然停下脚步,回头看了紫炎一眼。

    “多谢了。”

    这一次,是紫炎帮了她,给她争取了三日的时间。

    她欠紫炎一个人情。

    紫炎脚步顿了一下,继续往前走去。

    秋明月带着两个宝宝离去。

    秋明月洗浴,将身上的尸气洗去了。

    两个宝宝凑到了她的身边。

    “娘亲,我们该怎么办?”

    “到底是谁在害我们?”

    秋明月看着两个宝宝担忧的表情,心中一暖,在他们的脸颊上亲了一下。

    “这件事交给娘亲解决,你们俩的任务就是看好你们的爹爹,别让任何人打扰他。”

    “娘亲,但是您……”

    两个宝宝还是有些迟疑。

    秋明月捏了捏他们肥嘟嘟的脸:“爹爹是娘的命根子,你们爹出了什么事,比眼前的是麻烦很多,所以你们的任务比娘亲的任务还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