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一十八章 柯阳柯雪之死!
    :

    “你是谁?”

    “什么人,怎么鬼鬼祟祟的?还不出来!”

    “快出来,别装神弄鬼了,我看到你了!”

    柯雪盯着那方向,半真半假道。

    “我就在这里。”那声音再次响起。

    但是,柯雪什么都没看到。

    “你……在哪?”柯雪觉得有些诡异。

    “你真想见我?”

    “想!”柯雪声音坚定道。

    柯雪盯着那空无一物的地方,竟由一股黑色的雾气出现,雾气消散后,一道身影若隐若现。

    那是一个女人,穿着露肩的长裙,面容艳丽,眼睛是红色的,醴艳至极,却也阴冷至极。

    柯雪觉得有些害怕,但是还是鼓着勇气问道:“你是谁?”

    “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谁,你只要知道,我能帮你实现愿望,杀了秋明月。”

    “杀了秋明月!”柯雪的眼睛里闪耀着兴奋的光芒,“杀了秋明月,哈哈哈哈,杀了她,让她死,还有那两个小东西,全都死,哈哈哈!”

    柯雪猛地看向那女人,走了过去,一下就跪在她的面前:“求求你,帮我。”

    那女人嘴唇红艳,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好,我帮你,但是,你必须付出一样东西……”

    “我愿意,只要能杀了秋明月,我什么都愿意,无论是钱财,还是功法秘籍、丹药,只要是我有的,我都愿意给!”

    女人红艳的嘴开合着:“好,那我来取了……”

    女人说着,突然靠近,直接朝着柯雪伸出手。

    柯雪脸上的笑意突然凝固了。

    她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肚子,只见那女人的手直接穿过她的肚子,黑气缭绕着,一股寒意蔓延全身。

    然后,她便彻底失去了知觉,身体倒在了地上,眼睛睁着,毫无生气。

    那艳丽的女人,化作一道烟雾,然后转瞬虚无,消失了。

    过了一会儿,那女人便出现在柯雪的住处。

    柯阳躺在床上,听到声音,迅速回头。

    “谁!”

    他话音刚落,只觉得眼神一晃,转瞬,喉咙便被扼住,窒息的感觉越来越明显。

    柯阳脸色越来越白,那扼住他喉咙的东西似乎消失了。

    柯阳的身体倒在床上,转瞬没了气息。

    那艳丽女子的身影逐渐显现,她阴冷的眼神盯着柯阳的尸体,对于他的死无动于衷。

    “寒,你终于回来了。我等了好久。你是我的,谁都不能抢走!”那女子说完,身影便消失了。

    宛若从来没出现过。

    翌日。

    一件事震惊了整个夜冥学院。

    “柯阳和柯雪死了!”

    “是啊,之前入学的时候,柯阳不是号称神童吗?就这样死了!”

    “而且,死状很凄惨啊!”

    “可怜,还真是可怜啊!”

    “是谁下这么狠的手啊?”

    “你们说,柯雪和谁有仇啊?”

    “和萧玉、萧墨,还有他们的娘亲,我之前就看到秋明月在暴打柯雪,柯雪那个惨啊,一点都没办法还手。”

    “杀死同门……这可是要被驱逐出学院的!”

    秋明月的住处。

    秋明月带着两个宝宝正在吃早餐。

    噔噔噔。

    伴随着脚步声,一行人冲进了秋明月的住处,将三人包围了起来。

    这些人统一的着装,衣服上都写着一个‘刑’字,他们面容冷肃,浑身散发着冷肃的气质。

    “萧玉、萧墨、秋明月。”为首的一个人叫出他们三个人的名字。

    玉宝盯着他:“你是谁?”

    “夜冥学院刑堂的人,我们怀疑你们杀了柯雪和柯阳母子,跟我们走一趟吧。”那为首的人道。

    玉宝露出震惊的表情:“什么?柯阳柯雪死了?”

    “装什么装,不就是你们杀的吗?”其中一人道。

    为首的人看了说话的人一眼:“住嘴!这件事审断结论出来之前,不准乱下结论!你忘了我们刑堂的规矩了?要是被那一位知道……”

    刚刚说话的人脸色一白,不敢再说话了。

    “三位,跟我们走一趟吧。”为首的人继续道。

    秋明月拉着两个小宝宝,点了点头:“走吧,清者自清!”

    秋明月说出这些话的时候,感觉到人群中传出嗤笑的声音。但是,秋明月没有在意。

    如果柯雪和柯阳真是她杀的,那她不会有任何隐瞒,大方承认这件事,但是,如果不是她做的,那谁也别想叫她背锅!

    刑堂。

    阴气森森。

    刚门口处,就矗立着两个骷髅,进来后,两旁站着的黑衣人,比外面的骷髅还要可怕。

    两个小宝宝感觉到寒意扑面而来,这刑堂就像野兽的大嘴巴,张大着,要把他们吞进去。

    两个小宝宝有些怕,缩了缩脖子,但是依旧站得笔直。

    他们是男子汉,绝对不能退缩!

    秋明月却抓紧了两只小手。

    他们同时抬头,看着自己的娘亲,只见娘亲表情冷沉,脸上没有丝毫惊恐。

    他们也要跟娘亲一样稳重,遇事不害怕。

    “都带来了?”

    此时,一个如沐春风的声音响起。

    只见一个身上套着白袍、衣着松松垮垮的男人从外面走了进来。

    他的头发用一根绳子扎着,姿容秀丽,透着一股慵懒的气息,往上面的主位一坐。

    两个小家伙松了一口气。

    他们还以为这刑堂的掌权者是什么牛头马面呢。

    秋明月的眼睛却微微眯起来。

    她感觉到,当这男人出现的时候,两边站着的人身体都僵直了,像是十分害怕他。

    这男人,很危险。

    男人懒散地坐着,眼神扫过秋明月,突然,上半身前倾,撑着下巴,看向秋明月。

    “就是你们杀了同门?”

    “我们没有!”

    “柯阳和柯雪不是我们杀的!”

    两个宝宝直接否定道。

    “把尸首抬上来!”男人道。

    很快,柯阳和柯雪的尸首就被抬了上来。

    男人从位置上走了下来,走到了柯雪的面前,伸出手,指着柯雪身上的一处伤:“这伤是你打的?”

    秋明月盯着那处伤口的位置,点了点头。

    “柯雪身上一共有四十处这样的伤,其中一处致命。而柯阳身上的伤,和柯雪一模一样,说明是出自一人之手!”男人说着,就看向秋明月,眼神冷厉至极!

    秋明月的眼神也十分冷了。

    她意识到,柯雪和柯阳的死,就是一场针对她的阴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