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八十五章 进入魂谷
    :

    报名结束后,秋明月一家子就离开了。

    距离选拔赛还有两日。

    第一日,一家人走遍了夜冥城的大街小巷,把好吃的吃了一个遍。

    第二日,一家人去了夜冥城有名的景点游玩,回到家中天已经黑了。

    第三日清晨,秋明月才提起选拔赛的事。

    两个萌宝列队站在秋明月的面前,一模一样的小脸上都是一本正经的表情,乖乖听训。

    “这种选拔赛,娘亲参加得特别多,都是大同小异。”秋明月一脸轻松道,“要么是挑战一个人,要么是进入一个秘境探险寻宝。你们要记住的就是两点:第一,安全第一,什么都没有自己的小命重要;第二,要是有人欺负你们,绝对不能忍,就要狠狠地还击回去!”

    两个小家伙都重重地点了点头:“娘亲,我们知道了!”

    一家人雄赳赳、气昂昂地朝着夜冥学院出发。

    他们到的时候,夜冥学院已经聚集了很多人,简直人山人海。

    但是,这些人并非都是参加选拔赛的,大部分都是参赛者的家属。

    墨宝和玉宝由爹娘、外婆陪着来参赛,一点都不稀奇。

    有些参赛者已经二三十岁了,身边同样围着一群人,那些长辈的眼眸里都带着担忧,给他加油打气。

    一声绵长的号声响起。

    这是集合的号角声,号召参赛者集合了。

    参赛者朝着中间的空地走去。

    墨宝和玉宝虽然只是两个小萝卜头,但是形容镇定、脚步平稳,比许多大人都要镇静。

    这次参赛的有三十人左右,年龄多在十五岁到二十五岁之间,墨宝和玉宝站在里面十分另类了。

    很快,一个穿着夜冥学院标志性服装的人出现,站在了台阶上。

    “各位,首先很高兴大家报名参加夜冥学院的入学选拔赛。这一次选拔赛的方式和之前是一样的,就是进入魂谷,挑选魂兽。”

    那人本来是不作解释的,但是,今日看到参赛者里面居然有三个孩子,其中两个只有四五岁的模样,他感觉到这一届学生的不同,所以解释道:“夜冥学院和其他学院不同的地方在于魂修。所谓魂修,就是捕获魂兽,魂兽会融入修士的魂魄,之后就是一体的了。修士修炼,魂兽会变强,魂兽修炼,修士也会变强,两者相辅相成。魂兽一般只存在于人的魂魄中,修士有危险的时候,魂兽才会显形。”

    “对于夜冥学院的学生而言,根骨和天赋,都比不过和魂兽融合的能力。所以,魂兽很重要。”

    “选拔赛的任务就是,每个参赛者挑选一只魂兽,契合度高,达到要求,才会录取。否则,就和夜冥学院无缘了。”

    契合度由专业的人士进行评定。

    这考核看起来简单,其实很难。

    夜冥学院每年两次选拔,但是却经常遇到几十年都招收不到新生的情况。

    那人解释完,问道:“明白了吗?”

    “明白!”

    “明白了,那就跟着我去魂谷吧。”

    那人走在前面,参赛者都跟在他的身后,井然有序地走着。

    秋明月的目光看似漫不经心,实际上一直落在两个小家伙身上。

    两个小家伙的身影消失,秋明月忍不住往前走了一步。

    一只手搭在她的肩膀上。

    “担心?”

    秋明月摇了摇头:“没有,我不可能一直陪在他们身边,很多事都要他们自己去面对……”

    萧默寒轻笑一声:“其实,我也担心,恨不得跟在他们的身边。那可是我们的骨血。”

    秋明月没有再解释了。

    其实,她一直在压抑着。

    这是两个小家伙第一次离开他们,独自去面对危险,又如何能不担心呢?

    “放心,我们的孩子,一定会平安无事的。”萧默寒道。

    秋明月点了点头。

    是啊,他们的孩子,从来不是弱者。

    魂谷。

    领路人的脚步停了下来。

    他的身后,两处石壁几乎合在一起,中间只剩下一条缝隙,容一人走过。

    “从这里过去就是魂谷了。里面的魔兽很温和,所以没有什么危险。但是,魂兽的猎取,需量力而为,否则可能会危及生命。”那人交代道。

    众人点头,道了谢,便朝着魂谷走了进去。

    墨宝和玉宝手拉手,朝着里面走去。

    走过一线天,豁然开朗,是一处山涧,隔着一条河,对岸便是一片森林了。

    有人选择独自去抓捕魂兽,有人选择组队一起抓捕。

    玉宝和墨宝两张胖嘟嘟的脸对视了一眼。

    玉宝忍不住将心里的疑惑说了出来:“墨墨,魂兽,到底是什么?是圆是扁?是毛茸茸的,还是凸毛兽?”

    玉宝这话一问出来,墨宝没回答,其他人却笑了起来。

    “你们是谁家孩子啊,连魂兽长什么样都不知道吗?”其中一个少年走了过来,忍不住道。

    他看着这两个小家伙很小、胖乎乎、萌萌的,心里有些欢喜,便耐心解释道:“魂兽,长着鹿角,又不是鹿,身体上生着白毛,有些像兔子,但是长着翅膀。身形不一,有很大的,也有很小的。越凶猛的,就越厉害。”

    玉宝和墨宝乖乖地听着。

    “我叫休生,你们叫什么名字?”

    “萧玉。”

    “萧墨。”

    柯阳一直在关注着两人,听闻休生的解释,不由得嘲讽一笑。

    他捏紧了袖子里藏着的魂兽图,那上面可不是这样说的。

    魂兽的种类有许多种,种类不同,形态也不一。休生说的那种是最低级的。

    还真是愚蠢啊。

    有些人,明明有些年纪了,还是一无所知,这些年吃的饭,都是白吃的吗?

    不过,正因为他们的愚蠢,才能更衬托自己的睿智啊。

    柯阳的目光扫过那两个小童,表情变得不善起来。

    他可记得这两个小童是怎么坏了自己的脸面的!娘亲可交代了,在这魂谷里,自己得好好照顾他们!

    柯阳走到了两个小家伙的面前,一脸纯良,笑得温和无害道:“你们两个年纪小,要是迷路或者遇到什么野兽,太危险了,要不我们四个组成一队,一起去找魂兽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