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五十七章 生老病死
    :

    豹子看着萧默寒的眼神,和萧默寒看着豹子的眼神,是一模一样的,都是看猎物的目光。

    萧默寒的手抓紧了手中的石头。

    秋明月的心里不由得有些担忧。

    要是之前,这样的豹子,她是不放在眼里的。

    但是如今,两人的修为都没了,就是完完全全的普通人。

    萧默寒摸了摸秋明月的脑袋:“小丫头,别怕,我还是练了一下身法的。待会,给你加餐。”

    萧默寒说完,便站起身,和那豹子对峙着。

    一人一兽,眼睛里都闪耀着阴狠的光芒。

    野兽的眼睛里则流露出一丝轻蔑,毕竟,野兽和人的差距还是很大的!

    “吼!”

    野兽大叫了一声,就朝着萧默寒扑了过去!

    野兽巨大,而且爪子和牙齿都极为锋锐,扑倒他,然后咬断他的脖子,几乎可以一气呵成!

    然而,野兽在扑上来的同时,萧默寒的身体往后仰去,然后便从野兽的身下滑了过去!

    砰!

    那野兽便猛地摔在了地上。

    萧默寒站定,身形敏捷,拿着石头,一跃便朝着野兽而去。

    野兽张大嘴巴,也要朝着萧默寒的脖子咬去!

    秋明月的眼睛猛地瞪大,心一下揪住了!

    她的眼睛眨都不眨,紧紧地盯着这一幕。

    眼看着,野兽就要咬上了萧默寒的脖子。

    萧默寒的身体稍稍一歪,手的石头便朝着野兽的脑袋敲去!

    砰!

    萧默寒那一下,格外用力,而且那石头尖尖的,很锋利,竟是直接将那野兽的脑袋敲开了一个口子!

    吼!

    野兽狂叫一声,再次朝着萧默寒扑来,萧默寒身形猛地闪开,一脚狠狠地踹在了野兽的肚子上。

    砰!

    那野兽竟是被踹得飞了出去!

    萧默寒的动作没有停顿,而是立即冲了过去,骑到了野兽的身上,手里的石头疯狂地朝着野兽的脑袋砸去!

    砰砰砰!

    很快,野兽的脑袋上便多了一个窟窿!

    野兽躺在地上,脸上全是血,眼睛大睁着,已经死去了。

    它,终究变成了别人的猎物!

    秋明月静静地看着这一幕。

    她先是担忧,然后便是放松,到现在,便是骄傲了。

    萧默寒,可是她的男人。

    无论她的男人,落到如何的境地,没了修为又如何?依旧很强大!

    萧默寒从野兽身上站了起来,他脸上都是血,配着冷厉的眼眸,竟是冷酷异常。

    然而,下一瞬,他突然咧嘴一笑:“丫头,你男人如何?”

    还真是冷酷不过三秒。

    秋明月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

    萧默寒跳进了水里,洗了一个澡。

    他健壮的身躯,在水里和阳光下,若隐若现,泛着光亮,充满力量。

    秋明月则在河边替他洗着衣服,偶尔往水里一看,男人的目光恰好对上,两人便是相视一笑。

    秋明月将衣服捏干了,晾在了树上。

    突然,一股力量拉着她,将她拉入了怀中。

    秋明月一惊,下一瞬,便落在了一个怀里。

    秋明月睁开眼睛,便看到一张俊美无双的脸。

    两人相视,然后萧默寒吻上了秋明月的唇。

    夏日午后。

    河边,躺着刚刚死去、血液还未干涸的野兽。

    河里,则是鸳鸯戏水。

    第三日。

    两人将野兽的肉处理了。

    秋明月找到了一种草,那种草带着咸味,将它的汁水捏入肉中,然后晒干,肉就不会坏了。

    秋明月刚晒完肉的时候,便闻到一股香味,一转头,一段烤肉便递到了她的面前。

    秋明月咬了一口,只觉得美味异常。

    “好吃吗?”萧默寒看着她的脸吃成了小花猫,不由得问道。

    他这娘子,居然有这样毛毛躁躁的一面,但是这样的一面,也挺可爱的。

    萧默寒擦掉了她小脸上的油渍。

    秋明月一口气把肉啃成了骨头,然后摇了摇头:“不好吃。”

    萧默寒刮了刮她的小鼻子:“口是心非。”

    秋明月张开嘴,便咬了他的手指一口。

    “娘子,你可知道你夫君睚眦必报的性格?”萧默寒黑着脸道。

    “然后呢?”秋明月笑得一派天真。

    萧默寒突然凑近,在她唇上轻轻咬了一口。

    “所以,为夫要报复回来。”

    两人将迷雾森林走了一遍,便发现这迷雾森林无边无际,和玄沧大陆的那个迷雾森林有些不一样。

    这迷雾森林,便像是一个世界。

    第八日。

    两人在迷雾森林里安顿了下来,解决了吃穿用度。

    肉也彻底晒成了肉干,够吃几个月了。

    秋明月刚把肉收拾好,萧默寒就不知道从哪里蹿了出来,拉着她的手,便朝着一个方向跑去。

    两人一直跑,一直跑。

    萧默寒一句话也不说,秋明月跑得气喘吁吁。

    到后面,萧默寒直接将她扛了起来,扛在了肩膀上,朝着一个方向迅速跑去。

    颠簸了许久,萧默寒这才将她放了下来,但是却用手捂住了她的眼睛。

    “默寒,有什么?”秋明月不由得好奇。

    片刻后,萧默寒将手从她的眼睛上移开。

    秋明月看着眼前的景象,突然惊呆了。

    眼前,是万丈云海,远处,是彩色的天空。

    云彩和天空相接,组成了衣服五颜六色的浓墨画。

    那奇幻的色彩,刺激着人的视觉,宛如仙境,却更甚仙境。

    萧默寒带她来便是要看这个吗?

    秋明月一下觉得自己的心狂跳了起来。

    “美,真美,我从未看过这般美的景象。”

    萧默寒的目光则落在秋明月的脸上。

    那霞光照耀着她的小脸,那色彩斑斓的画中,她便是最浓重的一笔。

    “我也从未见过这般的美景。”

    第三个月。

    秋明月突然病了。

    天气转冷了,或许是前一日淋了雨,秋明月这一病,竟是来是来势汹汹,一下躺在床上,动弹不得,脑袋也是昏昏沉沉的,什么都不知道了。

    迷迷糊糊间,她感觉到有一只大手拉着自己的手,有人用布擦着自己的冷汗,有很苦的汁水灌进了自己的喉咙里……

    然后,她突然感觉到一滴热乎乎的东西落在了自己的脸上。

    秋明月感觉到自己被烫了一般,猛地睁开了眼睛。

    映入眼帘的竟是满眼泪水的萧默寒。

    这是秋明月第一次看到萧默寒这样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