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四十一章 默寒在这,我便在这!
    :

    “不可!这灵岩洞的灵力和其他的灵力不一样,你注入,不能安抚他,反而会引起排斥,更加不利于他!”

    “这次突破只能依靠他自己。你能做的,就是守护他!不能移动他!”白衣人道。

    秋明月这才收回了手。

    她的手有些颤抖。

    秋明月深吸了一口气。

    自己不能乱。

    默寒,我一定会好好护着你的!

    ……

    “太初,看到上面的功法了吗?”一老者站在他的面前,问道。

    萧默寒睁开眼睛,就发现自己身处一个湖的中央。

    碧波千顷,竟是看不到岸边。

    一样东西敲在自己的脑袋上,萧默寒连忙转头,就看到自己的面前站着一个老者,手里正拿着一根棍棒。

    “太初,你又走神!”

    萧默寒这才发现,自己的身体也变小了,身上穿着一身白色的道袍,水里映出小小的身影,和一张稚嫩可爱的脸。

    自己怎么会在这里?

    这稚童又是谁?

    “看!”

    又是一下。

    萧默寒抬头看去,便看到面前的空中出现了几列绿色的字。

    上面的字,似曾相识,却又一个字都不识得。

    “太初,可记住了?”

    萧默寒根本不认识上面的字,但是,脑袋却不受控制地点了点,用稚嫩的声音道:“记住了。”

    “太上忘情,无情道最易修炼。你看似选了一条最简单的路,实际上,未必如此。”老者轻轻叹了一口气。

    稚童抬头,用疑惑的眼神看向他,似懂非懂。

    老者摇了摇头:“罢了罢了,命术早已刻在你的命运盘上,福祸都是你的命,也是修道者的命。”

    老者摇着头离去。

    稚童在一片莲叶上坐了下来。

    “小师弟!”

    一个聒噪的声音自他的耳边响起,伴随而来的是一个板栗。

    稚童转头,便看到一个白衣少年站在他的身后。

    “小师弟,听说你选择了‘太上忘情’?你还这么小,师父就让你选,也真是太不厚道了!”少年幻化出一个板凳,在凳子上坐下,翘着二郎腿,道。

    稚童板着脸,眉头微微皱起,有些不高兴。

    “我说你还嫌弃我说师父的坏话啊!我说的可是真的,师弟,你根本不知道这男女之情的妙处……”

    稚童起身,直接转身离去了。

    少年跟在他的身后,絮絮叨叨地说着。

    稚童不耐烦,伸手一挥,便朝着那少年施了定身咒。

    那少年动不了,也说不了话。

    稚童的耳边终于清净了。

    他踏着水而行,飘然若仙,心中无物,身也轻。

    他走进了一个山洞里,在石凳上坐了下来,盘腿开始修炼。

    四周源源不断的灵力朝着他涌来,他觉得自己丹田处暖烘烘的,有什么东西要喷薄而出……

    ……

    秋明月一直守在萧默寒的身边。

    突然,一道光亮从他的身体里散发出来,带着巨大的力量。

    轰隆隆!

    这一次,这力量比刚刚白衣人想要自爆的力量还要大!

    不仅是山洞,就连脚下的地都开始颤抖了起来。

    “不好,这山洞要塌了,这位女公子,你还是赶紧走吧!山洞塌了,他能不能活是未知数,但是你肯定活不了!”白衣人连忙道。

    秋明月根本不理他。

    走?

    默寒在这里?

    她能往哪里走?

    秋明月根本没有走的想法。

    她直接盘腿坐下,用灵力形成一道罩,挡住了那飞落下来的石头。

    “你此时抵挡起来轻松,但是这坍塌地会越来越严重,到时你想跑就跑不了了。”白衣人道。

    “闭嘴!”秋明月冷冷道。

    白衣人轻轻叹了一口气,这女公子还真是执迷不悟啊!

    山洞门口。

    蓝府有人守在门口。

    轰隆隆!

    那响声是自山洞里发出来的,山洞太深了,开始还未察觉,等到脚下震动起来,她们才彻底回神。

    “不好,山洞要塌了,秋公子还在里面,赶紧去禀报给族长!”

    这件事,迅速传到了蓝府。

    “山洞要塌,雪山要崩,秋公子在里面,凶多吉少!”

    蓝府的议事厅里,聚集着蓝府的姐妹,以及诸位长老。

    这消息一传来,众人的心思都是十分复杂。

    其中一人按捺不住道:“秋明月以蓝府为仆,这对蓝府而言是耻辱,传出去是要被耻笑的。要是秋明月死了,我们便不必遵守协议了,这件事也随着她的死亡而埋入地底……”

    “对啊,这也不是我们蓝府食言了。”

    “要不这件事,我们就装作不知道?”

    那长老的建议出来,众人都不说话了。

    其实,她们心里或多或少都有这样的想法。

    众人不禁把目光落在蓝梓风的身上。毕竟,她身为蓝府的族长,是最终做出决定的人!

    蓝梓风的脑海里闪过许多思绪,而后凤目一睁,义正严辞道:“不行!”

    “为人仆是耻辱,但是背信弃义更是耻辱!蓝府千年基业,不能毁在‘背信弃义’四个字手里!若是今日不去救,是可摆脱仆从之事,但是,却教坏了蓝府的子孙后代,教会他们阴险狡诈、背信弃义!”

    蓝梓风的话如鼓一般,敲击在每个人的心中!

    众人陷入了沉思中。

    议事厅有片刻的宁静。

    “对,族长说的没错,信义是立府之根本,蓝府不能背信弃义!”

    “对,蓝府答应护着秋明月安全,就必须护着她!”

    “岐山再可怕,灵岩洞再危险,我们都必须去救她!”

    蓝梓风点了点头:“好,诸位不愧为我蓝府的子弟。几位长老,随我一起赶往岐山吧!”

    灵岩洞。

    轰隆隆。

    此等声音绵延不断。

    而且,还越来越大。

    山洞里。

    秋明月坐在萧默寒的身边,未曾移动半步,为他支起一层保护罩。

    那山顶坠落的石头,没有一颗落在他的身上,在这飞沙走石里,萧默寒竟然是一点伤都没有。

    再看秋明月,她无暇顾及自己,浑身都是沙子,有一颗石头砸在她的身上,脸上带着血痕。

    “我说你这女公子,怎么这么执着呢?这是最后的机会了,再不走,便再也走不了了!”

    秋明月看了他一眼:“默寒在这里,我便在这里。”

    她的语气坚定,那白衣人竟是无半分劝说的余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