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三十七章 修罗场成了秀恩爱现场
    :

    翌日。

    蓝梓风便告知了秋明月一件事。

    “巫灵镇西郊三十里,有一座山叫做岐山,岐山常年被雪覆盖,雪山之巅,有一个灵岩洞。洞中,可能有你要的圣水。”

    蓝府的办事效率确实快。

    秋明月的眼睛一亮。

    “但是,这种可能很小,而且,灵岩洞里充满危险。蓝府的人只在灵岩洞外探了探,守护神兽守着,根本靠近不了。”蓝梓风继续道,“百年来,很多人试图闯入灵岩洞,但是几乎全都死在了里面,出来的,还疯了。”

    秋明月眼眸里的亮光并没有熄灭:“只要有可能,我都不会放过!”

    秋明月和萧默寒立即出发赶往岐山之巅。

    从巫灵镇到岐山只有一条路,所以秋明月和萧默寒朝着那条路去的时候,立即有人猜出了他们的目的地。

    居然有人要闯灵岩洞!

    这个消息,很快在整个巫灵镇传开了。

    “老夫活了百余岁,所以见识还算不错的。一百年前,我采药不小心误入岐山,就看到一只怪异的巨兽在追着一个人,然后将那个人一口吞了!”

    “据说灵岩洞里有万年大妖,喜欢扒皮抽筋,把人的骨头做成装饰品!”

    “之前不是有个有名的恶人吗?进去后出来,居然被吓疯了,说是受了八寒地狱之苦,还有牛头马面在他后面追她!”

    “这灵岩洞里可不止妖这么简单,还有雪神,闯进去要是惹得雪神发怒……”

    “罢了罢了,总有人觉得自己特殊,不会死。这找死有什么办法呢?”

    “看来,这灵岩洞里,又要添两具尸体了。”

    没有人相信秋明月和萧默寒能从灵岩洞里出来。

    灵岩洞口。

    秋明月看着那吐纳的黑气,感知到了一丝危险。

    但是,这危险在可接受的范围内。

    萧默寒走在前面,高大的身躯替她挡着危险。

    “二位,你们确定要进灵岩洞吗?”

    门口,突然浮现出闪着光的镜面,那镜面上出现了这些字,还伴随着沧桑古朴的声音,渗着丝丝冷意,让人背后发寒。

    秋明月点头:“确定。”

    转瞬,那镜面便消失了。

    两人走进了山洞里,萧默寒用灵力在两人的身周形成一个保护罩,挡住了雾中的毒气,往前走着。

    不知为何,秋明月总觉得有一双眼睛在看着她。秋明月猛地转头,就看到四周黑暗一片,什么都看不到。

    “怎么了?”萧默寒不禁问道。

    秋明月摇了摇头:“没事。”

    两人继续往前走。

    实际上,秋明月的感觉确实没错。

    确实有眼睛在盯着他们,不止一双,而是两双。

    在平行的空间里,一黑一白的两个男人,生得一模一样,盯着灵岩洞里发生的一切。

    “确定?哈哈哈,那大门我都设计得那么阴森了,他们还是进来了,看来还是宝物的诱惑力大,连命都可以不要啊!”

    “哼,那是因为心存侥幸,等下吓唬一下,就哭爹喊娘想要跑了!不过到时……”黑衣男人阴冷一笑,“什么都晚了!只能把命丢在这山洞里了!”

    “老黑啊,其实有这些不怕死的人来还是挺有意思的,不然我们守着这一个破山洞有什么意思啊?”白衣男人嬉皮笑脸道。

    黑衣男人冷哼一声,没有说话。

    “趁着他们没死前,老夫先逗一下他们,看下他们能坚持多久吧。”白衣男人的脸上闪过一丝坏笑。

    他的手一挥,前方的山洞里就出现了一堆白骨。

    黑衣男人表情依旧冰冷,但是目光却忍不住飘了过来。

    守护这山洞简直寂寞如雪,就算是面瘫,也会有耐不住无聊的日子啊。

    白衣人表示很能理解。

    秋明月和萧默寒在山洞里走着。

    越往里走,便觉得越冷,而且还让人觉得莫名烦躁,想要逃离。

    秋明月突然被脚下一个东西绊倒,身体不自觉地往前摔去。

    萧默寒伸出手,刚好接住她,将她抱进了怀里。

    熟悉的气息扑面而来,感官在黑暗里愈加明显,秋明月深吸一口气,那气息犹如定心丸,她的心平静了下来。

    秋明月转头。

    说起来也奇怪,这山洞里黑漆漆的,但是刚刚绊倒她的东西,居然闪着幽光,所以看得一清二楚。

    是骨头。

    那骨头蔓延到自己的脚下,整个山洞都是,密密麻麻的,让人看得头皮发麻。

    秋明月只觉得一股寒意从自己的脚底冒了出来,传遍全身。

    只是,她的脸上没有丝毫惊恐。

    不过一堆白骨罢了。

    她前世为魔女,这样的景象不是没见过。

    萧默寒却弯下了腰。

    秋明月是不怕,但是心里暖烘烘的,一下就跳到了萧默寒的背上。

    秋明月的脸贴在萧默寒宽厚的背上,温热的气息自他的身上传到她的脸上,嘴角不禁勾起一抹笑。

    萧默寒背着她,一步一步地往前走着。

    这阴森森的通道里竟走出一丝温情来。

    平行空间里,白衣男人看得目瞪口呆。

    黑衣男人没有再偷偷看,而是转过了脑袋。他的脸有些扭曲,看起来十分狰狞。

    只有白衣男人知道,他是笑成这样的。

    “这……他们竟然不怕,还……这简直是对我的侮辱!”白衣人气得走来走去。

    白衣人走了两圈,然后站定,目光里渗出了一丝冷意:“这对夫妻还真是恩爱啊,看得老子都有些嫉妒了!”白衣人的脸上露出一丝坏笑,“老黑,这恩爱夫妻反目成仇的戏码要不要看?”

    黑衣人依旧板着一张脸,轻哼了一声,但是眼睛里分明就是兴趣。

    “幻境!所谓情深,不过是没遇到更好的罢了!老子就在幻境里送给他们比他们伴侣好一百倍的男女,看他们还怎么做恩爱夫妻!按照老子几万年的经验,能过这一关的为——零!”

    山洞里。

    秋明月趴在萧默寒的背上,在黑暗中前行着。

    突然,秋明月感觉到一丝不对劲。

    依旧是一样的宽厚的背部,但是却没了安全感。

    秋明月突然推了一把背着她的人,从他背上下来,后退了两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