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二十五章 一个病一个丑?
    :

    眼看着那长矛就要刺破她的脑袋,秋明月猛地沉了下去。那长矛刺了一个空,溅起了一片水!

    水中的血腥味很浓郁。秋明月的身体沉下几丈,突然,一只手搂住了她的腰,唇也被吻住了,她也终于能呼吸了。

    “这水能让人灵力消失,而且身体没有力气。外面,有两个守卫守着。”

    秋明月用精神力和萧默寒交流着。

    难怪,那船夫说圣灵族很危险,就单单这第一关,不知道要了多少人的命。

    水上。

    两个守卫用长矛在水里乱刺了一通,都没有刺到人。

    她们并没有放松警惕,而是伸长脑袋看着水里,一动不动。

    大约一刻钟后,刚刚潜下去的人都没有再出现。

    “这么久了,该淹死了吧?”

    “啧,这外来者怎么越来越胆小了,这样一下就被吓坏了,连头都不敢冒,宁愿淹死。”

    “切,就这样的胆小鬼还敢来淘宝,简直是找死来的吧。”

    两人语气轻蔑道。

    很快,她们就将这件事忘在脑后,坐在旁边,放松了警惕。

    呼!

    突然,一个东西从水里钻了出来,瞬间落在了岸上。

    再仔细看一眼,便看到那其实是两个人,而其中一个,正是刚刚潜下去的那个!

    两个守卫连忙拿着长矛想要攻击,但是那两人已经夺门而出了!

    “我们不能离开这里,快叫其他人追!”

    其中一个守卫,拿起口哨便吹了起来。那口哨很快传到这府里的每个人耳里!

    “有外来者进来了!”

    “走,快随本将去截住他们,绝对不能让他们逃出去!”

    “快,快!你们去守住出口,你们,跟本将去搜!搜到后,格杀勿论!”

    很快,就有人集结在一起,然后迅速搜查起来。

    萧默寒拉着秋明月的手,两人在这复杂的府邸里跑了出来。

    跑出一段距离,前面突然有拿着长矛的人迎面而来,萧默寒拉着秋明月的手,两人迅速跃在了横栏上。

    两个人肌肤相贴,都屏住了呼吸。

    横栏下,一队人穿行而过,突然,为首一人停住了脚步,四处张望起来。

    她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滴答滴答。

    她伸出手,便发现有水低落在了她的手上。

    她不由得抬起头,只一片衣角映入眼帘。

    她还未出声,只见眼前一闪,那衣角便不见了。

    “外来者在那里,快追!”

    一行人迅速朝着一个方向跑去。

    横栏之上,萧默寒半躺在那里,怀里则抱着纤弱的美人儿。

    秋明月深吸一口气,刚刚,真是九死一生,还真是吓到她了。

    她和默寒的修为都没有恢复,真被那几个人抓到,那恐怕命就得交代在这里了。

    “虎落平阳被犬欺。”秋明月不禁道,“默寒,刚刚那个护卫队都是女子。”

    “那两守卫也是女子。”

    这里的女子英姿飒爽,莫非是专门训练的女子兵来做这里的守卫?

    秋明月没有过多纠结这件事。

    “这出口处必定重兵,我们还是寻个隐蔽的地方躲躲,等修为恢复了再出去吧。”秋明月道。

    萧默寒点了点头。

    两人寻了一个房间,潜入进去,然后盘腿坐在地上,开始运转内息。

    其间,有人进来搜寻过,两人都冷静地躲开了。

    一个时辰后,秋明月感觉自己修为恢复了五成,睁开眼睛,恰好萧默寒也睁开了眼睛。

    “走吧。”

    两人便离开了这里。

    ——

    巫灵镇。

    圣灵族居于圣灵岛,岛上有五镇一城组成,五座镇环绕着一座城。

    巫灵镇便是五镇之一。

    秋明月和萧默寒站在巫灵镇的大街上,只见人来人往。

    其中女子多是英姿飒爽,更有五大三粗者,而男子多着白色和粉色衣服,身上一股脂粉味,皮肤细腻,有些阴柔。

    而有些女子走过,见了那好看的年轻男子,便伸出手摸一把,惹得那年轻男子又气又恼,红着脸瞪那女子一眼,便转身跑了。

    秋明月看得目瞪口呆,总觉得这世界和外面的世界有些不同。

    她不由得看向萧默寒。

    萧默寒的眉头微微皱起,盯着其中一对,只见那面容粗犷的女子搂着娇柔的少年走了过来,偶尔还凑过来亲一口……

    “这里,似乎以女子为尊。”萧默寒道。

    萧默寒的话瞬间点醒了秋明月。

    这不,这里的男女和外面世界比,地位似乎是颠倒的。

    这就是圣灵族与众不同的之一?

    “你们快来看,怎么又这么丑的人啊。”

    “是啊,你看他怎么长得这么壮啊,那手臂都有我两下粗了。”

    “骨头那么粗,还穿得那么黑扑扑的,真是太难看了。”

    “你们说,他那么难看,怎么会有女公子要他啊?”

    萧默寒的身边,多了一些细微的议论声,而那针对的对象,便是萧默寒。

    萧默寒的脸不禁黑了。

    堂堂摄政王,以俊朗冷酷闻名天下,大概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有被人指着说‘丑’的一天。

    秋明月向来护短,居然有人敢议论她男人!正常情况下,她将人胖揍一顿了,但是现在,她总是莫名想笑。

    秋明月伸出手,搂住了萧默寒的腰。

    议论的人自然看到了。

    “谁说他没人要的,他身边那位,就是他的伴侣了吧。”

    “这么丑都要,那女公子是瞎了眼吗?”

    “你们看那女公子生得那么柔弱,大概是身体不好,娶不到好的,就只能将就了。”

    “也是,真是什么马桶配什么盖,一个病弱,一个丑,真是天生绝配。”

    秋明月:“……”

    好好的郎才女貌,怎么就变成一个病弱一个丑了?

    你们醒醒好吗?

    她哪里病弱了?这叫娇小可人好吗?

    秋明月好气!

    萧默寒本来被人指指点点的好不郁闷,结果看着自家娘子气鼓鼓的模样,心情莫名开心起来。

    “让开,让开!”

    突然,一声大叫声传来。

    还伴随着“噔噔噔”的马蹄声。

    人群迅速到了两边,分开了一条路。

    秋明月和萧默寒站在中间,转头看去,便看到一辆马车飞速而来,眼看就要踩上了他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