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二十章 改写妖界历史
    :

    拳脚,朝着溟夜身上而去。

    秋明月的手下没有丝毫留情,那架势,完全是往死里揍的。

    溟夜虽然是万年老妖,但是心智却如同孩子似的,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没有分寸。

    所以,他取了自己孩子的魂魄,只为了让她来找他,并没有什么恶意。

    而且,他将那缕魂魄保护的很好,没有伤害他。

    但是,秋明月并不会因此就原谅了他。

    秋明月想来护短,更何况那是和她骨血相连的孩子,溟夜对他出手,便是触到了自己的逆鳞。

    熊孩子,更可恶!

    砰砰砰!

    院子外,一群妖战战兢兢地站在那里,眼睛瞪大,嘴巴瞪大,完全是彻底愣住了。

    “妖王,这是被打了吗?”

    “妖王喜怒无常,杀妖无数,小妖还是第一次看到妖王被打。”

    “这女子究竟是什么来头,居然敢打妖王!”

    “要不是亲眼看到,我简直不相信会有这种事。”

    “而且,你们发现了没?暴躁的妖王居然没有还手。要是其他人,妖王早就让她魂飞魄散了。”

    “这姑娘不是寻常人,你们说她会不会把妖王教成正常的妖?”有人怀着希冀道。

    其余人也带着这样的希冀。

    原来的妖王太可怕了,喜怒无常,生灵在他眼里就像玩物一般。

    如果真的能变成正常的妖,喜怒有度,通妖之常情,有怜悯之心……

    那真是……

    砰砰砰!

    轰轰轰!

    暴揍声传到了每个人的耳里。

    渐渐的……

    “我怎么觉得这姑娘不是在教妖王怎么做妖,而是妖打死妖王啊!“

    所有的妖顿时慌了,连忙推开了门。

    只见他们昔日里残暴、高高在上的妖王陛下,此时被揍得满脸是血,倒在地上。

    那姑娘的拳脚落在妖王的身上。

    “知道错了吗?”

    “不知!”

    “溟夜,你错在何处?”

    “明月姐姐,我只是想要你来找我,我没有朋友……”

    “知道错了吗?”

    “知道……错了………”

    “姑娘,手下留情啊!”

    “姑娘,求求你,别打了。”

    “妖王是妖界的顶梁柱,要是妖王死了,你便会与整个妖界为敌!姑娘,切莫逞一时之勇啊!”

    “姑娘,求求你,放过我王吧!”

    秋明月觉得自己揍得有些累了,这才停了手。

    “不要伤她……”妖王在晕倒前,下了最后一个命令。

    所有人朝着溟夜涌了过去,将他抬了起来,抬进了他的卧房里。

    只剩秋明月一人站在那里。

    秋明月算是狠狠地出了一口恶气。

    在她之前,溟夜应该就挨了默寒一顿揍。

    夫妻俩一番揍,溟夜由内到外都已经伤痕累累,妖丹受损,修为大减,身上的肋骨也断了十几根。

    秋明月在椅子上坐下,心绪又飘到了另一件事上。

    “默寒……”

    她和萧默寒心意相通,此时并没有感觉到危险,但是,心里还是不免担忧。

    万妖阵她知道,这种阵法开启了,只能凭着里面的人自己闯出来。

    自己再怎么急也没有用。

    “区区万妖阵而已,怎么可能困住他呢?”

    “斩百妖,杀万灵,默寒,你定能平安归来的。”

    “我和孩子,等着你归来。”

    ……

    溟夜躺在床上,身上的伤势已经经过了处理,肿消了,伤口也愈合了。

    一张清俊的脸,一如往昔。

    “王上,喝药了。”一侍女走了过来,战战兢兢道。

    溟夜突然睁开了眼睛,一缕寒芒从眼睛里透了出来。

    那侍女吓了一跳,手一抖,捧着的药就倒在了地上,碗碎裂了,药汁也撒了一地。

    那侍女的脸上顿时毫无血色。

    “王上,奴婢该死!”

    溟夜的眼睛冰冷,没有丝毫感情。

    “你是该死呢!”

    溟夜说着,便伸出手,要朝着那瑟瑟发抖的少女脑袋上打去……

    砰!

    就在此时,溟夜的手被一样东西狠狠砸了一下,一下便肿了起来。

    转瞬,一人便走了进来。

    “明月姐姐!”溟夜有些惊喜,复又摸着自己肿起来的手,“明月姐姐,你为什么打我?”

    秋明月看了那侍女一眼:“去重新端一碗药进来。”

    那侍女不敢动,而是看了溟夜一眼,妖王点头,她才退了下去。

    等她出去后,便发现自己浑身都冒出了一股冷汗。

    刚刚,她竟是在鬼门关里走了一圈。

    都是那姑娘救了自己。

    那姑娘,真是自己的恩人啊。

    很快,她就端着一碗药进去了。

    秋明月站着,溟夜半躺着。

    “王上,奴婢喂您吃药吧。”那侍女说着,颤抖着手把药捧到了溟夜的面前。

    溟夜的嘴唇微微张开。

    “给他,让他自己喝。”

    溟夜不由得看向秋明月,有些委屈。

    秋明月冷着脸。

    溟夜只得伸出手,从那侍女手里接过了药碗,自己一口一口喝起来。

    等喝完了,他才将药碗递给了侍女。

    接下来的几日,但凡秋明月在的地方,溟夜都要被狠狠地教训一顿。

    药自己喝,衣服自己穿,就算不开心,要发怒,也只能捏着枕头发脾气。

    两日时间,他没有杀一人,枕头倒是撕坏了好几个。

    整个妖王宫殿,如同阴冷的湿地,暗不见天日,此时终于照进了太阳。

    “以前,我总觉得我的脑袋不是连着脖子的,随时做着魂飞魄散的准备,这几日,才算是真正的日子啊!”

    “秋姑娘真是我们的救星啊。妖王谁的话都不听,但是居然听那姑娘的话。”

    “我觉得,我们妖王像一只正常的妖了,有了自己的喜怒哀乐,也有妖性了。”

    “要是一直这样,该多好。”

    “如果秋姑娘一直留在妖界,那就好了。”

    “秋姑娘人长得漂亮,人还好,我特别喜欢她。”

    “本座也想明月姐姐留在妖界。你们说,明月姐姐还有什么优点?”

    “秋姑娘……秋姑娘医术厉害,我送了一朵小花给她,她就帮我除去了脸上的疤痕呢。”

    “秋姑娘什么都知道,我有一本书看了几年都看不懂,结果秋姑娘居然知道!”

    “明月姐姐哪里都好,要是……”溟夜的眼睛里突然闪过一道冷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