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一十一章 气死狐妖!
    :

    萧默寒和秋明月在一起的时候,自然不能叫外人看了去,萧默寒使了障眼法,所以狐妖并未按到他们亲热。

    狐妖觉得,这男人如此,大概是未通晓男女之情吧。

    想到这里,狐妖不由得觉得他有些可怜,长得这么好看,居然是个雏儿。

    等他知晓了女人的滋味,肯定会对自己欲罢不能、死心塌地吧。

    狐妖想着,便扯下了自己的面具,顿时,一张狐媚至极的脸展露了出来。

    她的每一寸肌肤,都是金雕细琢。狐妖化形的时候,可是选择了整个妖界最漂亮的脸,来幻化的。

    这脸,但凡男人都喜欢,但凡女人都嫉妒。

    狐妖笑眼盈盈地看着萧默寒:“郎君,如何?”

    萧默寒看了一眼:“丑。”

    萧默寒这话并非故意要气这狐妖,他这是实话实说,这张脸,和自己娘子的脸比起来,确实是丑陋不堪。

    他只说一个字,其实是给这狐妖面子了,不想激怒她。

    狐妖要是知道他心中的话,肯定是要含着血‘谢谢’他的含蓄了。

    狐妖:“……”

    狐妖脸上的笑凝固了。

    稳住,稳住。

    这么好看的男子,自己要是一口吸干了他的灵力,那该多可惜啊。

    自己还要和他恩爱一番,等玩够了,再吸光他的精气和灵力呢。

    狐妖深吸一口气。

    罢了,看不上她这张脸是吗?

    萝卜青菜各有所爱。

    她再好看,也不能保证每个男人都爱她啊,尤其还是个审美异常的雏儿直男。

    但是,有一样东西,肯定是男人都爱的。

    狐妖故意将自己身上的粉色的衣裳扯了下来,露出雪白的香肩和……

    狐妖抓住男人的手,朝着自己身上某一处而来。

    萧默寒闭着眼睛,用力往回扯自己的手。

    狐妖扯了几寸,萧默寒便扯了回去。

    突然,她觉得一股巨大的力气,直接甩开了她的手,还将她推到了地上。

    狐妖一屁股坐在地上,简直狼狈至极。

    狐妖对自己的魅力再次产生了怀疑。

    吸气,再吸气。

    狐妖觉得自己要用最后一个办法了。

    她是九尾妖狐,生来就比其他狐狸要高贵许多。

    她还有一种能力,就是身上能散发出一股香气。

    那香气能激发人的本能,让对方死心塌地地爱上自己,沦为自己的玩物,痴迷于自己。

    看来这男人还要感谢自己啊,真是太直男了,要不是自己,这男人恐怕一辈子都挺会不到男女情爱的好处了。

    狐妖想着,便驱动了灵力。

    她身周散发着一股黄色的光芒。

    于此同时,一股淡淡的香气从她身周散发开来。

    狐妖说话,声音里充满了蛊惑人心的效果:“郎君,我是你的妻子狐儿,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但是因为家族世仇的关系,家里人一直不肯我们在一起。但是,你对我一片情深,纵然仇深似海,也要与我一起。我们俩历经万难,终于在一起了。你很爱我,比爱自己的命还爱我。”

    狐妖一字一句道。

    很快,这些就会变成眼前男子的记忆。

    莫说这男人是个雏儿,根本没喜欢的人了,就算有喜欢的人,也会忘记,转而死心塌地地爱上自己。

    片刻后。

    萧默寒突然坐了起来。

    萧默寒坐在那里,膝盖屈起,浑身透着一股冷冷的气势。

    他的眼睛睁开,看向了狐妖。

    狐妖满怀期待地看着他。

    她几乎可以想象到接下来发生的事了。

    男人会将她抱进怀里,充满爱意地看着她,拥抱她,亲吻她,抵死缠绵……

    这男人样貌生得好,且腰身强劲有力,对于接下来发生的事,她还是颇为期待的。

    萧默寒终于开口:“故事编完了?”

    狐妖的眼睛不禁瞪大了,愣愣地看着他。

    “你说什么?”

    “我说你故事编完了?你们妖都听不懂人话吗?”萧默寒一脸认真问道。

    轰!

    狐妖只觉得耳边一声雷炸开了。

    怎么会这样?

    这男人居然没有被自己蛊惑!

    这简直是不可能的事啊!

    她混迹妖界这么久,还从来没有人能逃得出她的手段!

    狐妖惊疑不定。

    转瞬间,男子已经伸出手,掐住了她的脖子。

    这也就罢了,关键是男人掐着她,竟然是隔着一层帕子,仿佛她是什么脏东西似的!

    狐妖还从来没有被这样嫌弃过!

    萧默寒像是看透了她的想法:“要是我直接碰触你,我娘子会生气的。”

    狐妖几乎吐血。

    “你不是雏儿吗?怎么会有娘子?”

    “雏儿?”萧默寒嗤笑一声,“我娘子腹中已有我的骨肉了。”

    狐妖的血已经涌了上来。

    她开始还觉得这男人不通情事,所以无动于衷,没想到不仅有娘子,连孩子都有了。

    这只能说明,她确实是魅力不够啊。

    男人的话,简直是会心一击!

    萧默寒的手用力,狐妖便没有时间再胡思乱想了。

    她只觉得一股灵力侵入了自己的身体,瞬间涌入了自己的丹田,丹田处像是被一股火灼烧着。

    疼。

    灼烧一般的疼。

    “你从有容世家盗走的传送符在何处?”萧默寒问道。

    “你是为传送……符而来?”

    萧默寒的眼眸阴寒,不言,却已经回答了她的问题。

    “我以为我偷走了你,原来是中了你的计!哈哈哈……”

    狐妖采花无数,没想到自己居然也会落在陷阱里。

    “别笑了。”

    “难听。”

    “快把传送符拿出来。”

    狐妖只觉得灼烧之际,气血翻滚着。

    这男人真是一手气人的好本事啊!

    “你对你娘子也是这般说话吗?”

    “我突然有些好奇你娘子是怎么忍受你的了?”

    “这样吧,见到你娘子,我就把传送符给你。”

    “否则,我就毁了传送符!”

    狐妖眼神坚定。

    萧默寒沉思片刻,站起身:“好。”

    然后以无形的灵力为线,捆住了狐妖。

    ……

    客栈。

    已是白日。

    秋明月未眠,便坐在庭院之中,似乎在等着什么。

    展越看着她的背影,虽有些不忍,但还是走了过去,劝道:“姑娘,别再等了,那位公子落在那采花贼的手里,恐怕是……你还是别等了吧。”

    展越虽然没有直说,但是话里的意思却是,萧默寒回不来了。

    “不会的!他肯定会回来的!”秋明月突然看向他,眼神竟是透出丝丝冷意,仿若他再多说一句,便要杀了他一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