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一十章 萧默寒被采了
    :

    秋明月的吻落在他的眼睛上。

    “这是我的。”

    又落在他的鼻梁上。

    “这也是我的。”

    一寸一寸地亲着。

    “这每一寸肌肤都是我的。”

    小手落在他的胸膛上。

    “这也是我的。”

    萧默寒只觉得自己快疯了,浑身都快炸裂了一般。

    这小丫头,他的娘子,太可爱,也太迷人了。

    他的身体、乃至灵魂,都微微发抖。

    萧默寒终于忍不住了,直接起身,将她拦腰抱了起来,轻柔地放在了床上,便压了上去……

    很快,官府便找上门来,问他们是不是收到了一封书笺。

    “我叫展越,是专门负责抓捕这个采花贼的!”

    秋明月将那封书笺交给了他们,展越很快确定这就是那个寻花人!

    又过两日。

    这客栈看似平静,其实已经布下了重重守卫。

    官府的人埋伏其中。

    为了‘方便’寻花人采花,秋明月和萧默寒分开房间住了,秋明月住在了萧默寒的隔壁,她自然没有睡,就坐在那里,竖起耳朵,听着隔壁的一举一动。

    此时的萧默寒,俨然就是一朵被重重守卫的‘娇花’。

    这件事,后来想起,都变成萧默寒人生里的一个‘污点’。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吱呀。

    窗户似乎被推开了。

    秋明月不禁起身,迅速到门口。

    秋明月只见一道粉色的身影闪过,而萧默寒随之,立即追了上去。

    秋明月想也不想,就追了上去,她的身后,还跟着以展越为首的,浩浩荡荡的一堆捕快!

    前面的影子很快。

    秋明月用最快的速度,才勉强追上。

    突然,那粉色的身影一闪,突然拐了一个弯。

    秋明月连忙追了上去。

    呼呼呼。

    月色之下,晚风疾速。

    秋明月身形极快,如影子飞过。

    那粉色的影子突然停住了,秋明月追到的时候,便看见只有一件粉色的衣物。

    “秋姑娘,如何?”

    很快,展越也追了上来。

    秋明月道:“中计了,御物术!我们追的不过是一件衣服!”

    展越有些失望。

    “我追查这个案子几个月了,每次都自觉布下天罗地网,但是每次都让她逃了。这采花贼,十分狡猾!这样的话,那为诱饵的公子,危险了!”

    秋明月心中一跳,有些不安,然后摇了摇头:“不会的,默寒会把那采花贼抓回来的。”

    展越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只当她在安慰自己。

    秋明月回到了客栈里,快步走到了萧默寒的门前,推开门。

    推开门前,她以为会看到这样的一幕。

    那采花贼被五花大绑扔在地上。

    萧默寒坐在那里,气势凛然,看着秋明月,露出一个颇为得意的笑。

    “娘子,这采花贼为夫抓到了,娘子看看如何处置吧。”

    然而,当门彻底推开的时候,里面黑漆漆的,没有丝毫人气。

    秋明月愣了一下,那心里的不安更加浓了。

    “那采花贼有些厉害,默寒抓她需要一些时间吧。”秋明月默默地想着。

    她就这样静静地等着。

    但是,两个时辰过去了,天边已经晨光熹微,依旧没人归来的时候,秋明月不得不接受一个事实。

    默寒是真的被那采花贼给掳走了。

    “秋姑娘,别担心,我们一定会将那位公子寻回来的!”展越是个粗汉子,不知道怎么劝人,只能直截了当道。

    “之前被那采花贼抓去的男子是什么下场?”秋明月问道。

    展越欲言又止:“姑娘,这……”

    他再糙,也知道此时再说那些男子的下场,是对这姑娘的刺激。

    “说吧。”

    “吸干灵力和精气,生生被折磨死。有一次,我们找到一个人的时候,那公子还活着。谁知,那公子竟然对那采花贼情深一片,唤她狐儿,还要去寻她。要知道,那公子原本是有妻儿的,还挺恩爱的,他妻儿来劝,他竟然全然不理。由此可见,那采花贼还有魅惑人心的本事!”

    忘掉旧爱,沉迷于那采花贼。

    这采花贼采的不止身体,还有心啊。

    秋明月的脸色微微发白。

    展越不由得有些担忧:“姑娘,没事吧?”

    秋明月摇了摇头:“没事。”

    展越离去后,有容瑾便来了。

    他昨晚同样去追了,但是遭遇的事跟秋明月一模一样,也是被那采花贼的障眼法给骗了。

    “我已经联系了一些旧识,一起去寻那采花贼了。萧兄,定会没事的。”有容瑾劝道。

    “那采花贼要是敢动默寒一下,我定会将她挫骨扬灰的!”秋明月的眼睛里露出一丝狠戾的眸光。

    此刻,她仿佛变了几个人,凶猛、嗜血,竟有些像个魔女。

    ……

    一处洞府之中。

    白雾腾起,灵气氤氲。

    石床之上,一人躺在那里。

    黑发披散下来,高挺的鼻梁、俊逸非凡的脸,五官极其锋锐,纵然闭着眼睛,依旧散发着一股强大的气势。

    一戴着面具的女子半跪在那里,近乎痴迷地盯着石床上躺着的男人。

    “真好看啊,我从未看过这么好看的男子。”

    “从今往后,你就是我的人了。”

    那女子伸出手,和他的身体隔着半寸的距离,抚过,就像抚着他的身体,眼睛里充满了迷恋和占有欲。

    突然,那躺着的人猛地睁开眼睛,伸出手,一下抓住了她的手。

    他的眼神锋锐无比,盯着眼前的女人,冰冷至极。

    这男子自然便是萧默寒。

    昨夜,他追着这采花贼,突然追入了一片花海。

    那花香扑鼻而来。

    然后,他就失去了意识,再醒来,就躺在了这里。

    “你就是寻花人?”

    那女子眸光潋滟,羞涩一笑:“公子唤奴家‘狐儿’便可。”

    萧默寒吸了吸气,眉头一皱,脸上露出嫌恶的表情。

    “什么狐儿?一身狐臭味,就是个成精的狐狸!”

    狐妖听闻此言,气得差点吐血。

    以往,那些男子见她这般风情,早就被迷得晕头转向了,结果,这男人居然这么不解风情,说这样的话!

    气过之后,狐妖的好胜欲便被激了起来。

    越是这样,她越要这男人臣服在她的石榴裙下。

    这样,她才更有成就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