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零九章 你,是我的!
    :

    有容瑾开始四处找了起来,又吩咐下人去寻,最终从垃圾桶里寻出了那张书笺。

    那是一张粉红色的书笺,上面的字龙飞凤舞,落款处是‘寻花人’三个字。

    秋明月看着那张纸笺:“寻花人,是何人?只是这粉色的纸笺,倒像是个女子。”

    萧默寒也拿过去看了一眼。

    他驱动灵力,那书笺上泛起一股红色的光芒,他的鼻尖,似乎闻到一股淡淡的香气。

    萧默寒闭上眼睛,寻着一丝气息而去,突然指向一个方向。

    “女子,灵力很高,去往这个方向。”

    有容瑾便是一惊。

    这男人居然只能凭着一张书笺推断出这些东西,究竟是胡说八道,还是实力如此?如若真是实力如此,那这男人的修为简直深不可测!

    “这个方向是何处?”秋明月问道。

    有容瑾道:“这是云杳城的方向,距离琼花镇最近的一座城。”

    秋明月当机立断:“那就去云杳城。”

    三人立即启程,赶往云杳城。

    云杳城。

    云杳城比琼花镇热闹许多,琼楼高宇,热闹非常。

    但是,秋明月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

    那就是这里美人如云,但是男人则生的千奇百怪的。很多男子都以面具覆面,展露真容的都是粗犷丑陋的。

    三人入了一处酒楼。

    萧默寒和有容瑾都是生的极为出众的男人。

    萧默寒面容刚毅,俊朗非凡,气质出众,有容瑾则是翩翩公子,温润如玉,不停有人的目光落在他们的身上。

    萧默寒不由得看向秋明月。

    小丫头也注意到了那些目光,但是表情却没有什么变化。

    萧默寒的眼眸暗了暗。

    待落座。

    萧默寒的手覆在秋明月的手上。

    “娘子,这些人这般看为夫,娘子便不吃醋吗?”萧默寒有些不满道。

    秋明月自然听出了其中的不满,她不由得觉得好笑。

    “我怎么觉得那些目光不是恋慕,而是同情啊。”

    同情?

    他有什么好同情的?

    不过都说爱之深,嫉妒和占有欲便成了本能。

    显然,小丫头刚刚表现并不是因为不嫉妒,而是那些人的目光无恋慕,所以说不是娘子不在乎自己了。

    萧默寒如此拐弯一想,便觉得心情好了许多。

    “我也有些好奇,我和萧兄有何值得同情的地方。”有容瑾也忍不住道。

    不过,很快,他们便知道这同情从何而来了。

    当小二来上菜的时候,秋明月便问道:“这城中男子为何多以面具覆面?”

    那小二看了一眼萧默寒和有容瑾:“两位公子,我还是劝你们赶紧买个面具戴上吧。这云杳城里出了一个采花贼,只是这采花贼不采女子,只采男子。这样貌清俊的男子被采了去,再发现的时候,便是身形干瘪、精气耗尽而亡了。那采花贼还特别厉害,官府怎么抓都抓不到!所以啊,这长得好看的男子,都戴着面具了。”

    竟是有这等事。

    “这采花贼可嚣张了,她采花之前,还会下一封令,那大意就是‘爷看上你了,等着爷来临幸吧’。”

    秋明月突然觉得这行为有些熟悉。

    “那令上可有落款?”

    “落款就是‘寻花人’三个字!”

    寻花人!

    三个人脸色俱是一变。

    没想到,居然这样巧!

    秋明月觉得,这真是好事,免得他们还四处去找这采花人!

    萧默寒的注意力全在秋明月的身上,替她夹着菜,全是她爱吃的。

    有容瑾将她喜欢吃的菜移到了她的面前。

    萧默寒的目光便落到了他的身上,眼眸有些暗沉。

    有容瑾:“……”

    他这是出于照顾人的本能,没想到却再次引起了萧默寒的敌视。这男人的醋意简直太浓了。

    萧默寒突然感觉到有一丝目光落在了自己的身上,他夹菜的动作一顿,不由得看向一个方向,那里,却是空无一人。

    随后,这样的目光又出现几次。

    萧默寒转头看去,都没看到人。

    三个人在客栈住下,开始讨论这件事。

    “引蛇出洞!”秋明月道,“这采花人不是喜欢好看的男子吗?那我们就用好看的男人吸引她!”

    “秋姑娘这主意,确实好。”有容瑾道,“这件事是我的问题,所以由我来做这诱饵吧。”

    萧默寒看了他一眼:“你长得太丑了,那采花人可能看不上你,还是我来吧。那采花人大概是看上我了。”

    秋明月:“……”

    有容瑾:“……”

    秋明月看着有容瑾怪异的表情,突然觉得有些丢脸,自家男人什么时候这样自恋了?

    “娘子,是真的。”萧默寒道。

    秋明月纵容道:“好,是真的。”

    有容瑾:“……”

    这自恋还是纵容出来的吧。

    有容瑾觉得自己有些多余,就离开了。

    房间的门关上。

    夜深。

    萧默寒感觉到那股目光再次出现了。

    他嘴唇抿了抿。

    一定要早日拿到传送符,寻回自己孩子丢失的东西!

    萧默寒起身,将里衣脱去了,露出健壮的上半身。

    他宽肩窄腰,心膛上是结实的肌肉,充满了力量。

    那道若有似无的目光更加灼烫了,顺着他壮实的腰身往下……

    翌日。

    秋明月醒来的时候,就发现桌子上多出了一枚粉色的书笺。

    “郎君姿态甚好,我心甚悦,三日后来撷。”

    落款人,正是‘寻花人’。

    秋明月盯着那书笺,突然,一双强劲有力的手从背后伸了出来,紧紧地抱住了她。

    “娘子,我说了吧,这采花贼看上我了。”萧默寒邀功似地道。

    秋明月看向他,挑了挑眉:“被采花贼看上,你很开心?”

    声音里带着一丝危险。

    一想到那采花贼看上自己男人了,秋明月心里就有一丝不爽。

    实际上,那些人一眨不眨地盯着自己男人看的时候,她真有种把他们眼珠子挖下来的冲动。

    萧默寒敏锐察觉到了,连忙道:“早日抓到这采花贼,我们就能拿到传送符,早日到鬼阴城了。”

    秋明月的脸色这才稍微好看了一些。

    她转头,挑着他的下巴,在他的嘴唇上亲了一下。

    “你,是我的,谁都不能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