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零八章 传送符被盗了!
    :

    荼玉的眼眸里闪过一丝不忍。

    她移开了目光,没有说话。

    狼王的脸色微微变了,心里有不好的预感。

    “母亲,袖儿她是发生了什么事,是病了,还是回有容家了?”狼王追问道。

    “她去了。”荼玉咬牙说出了真相,“这个假狼王风流成性,袖儿她伤心之下,抑郁而终。”

    “袖儿……她走了?”狼王的魂魄像是被抽走了一般——不,他本来就是魂魄状态了。

    “不会的,袖儿怎么会?她不会抛下我的,肯定是哪里弄错了,我去找她……”狼王说着,就朝着一个方向冲了过去。

    “我儿!”荼玉叫了一声,也连忙追了上去。

    秋明月看着这一幕,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萧默寒摸了摸她的脸:“娘子叹什么气?”

    “叹情伤人,叹爱别离,叹,这狼王真是可怜之人。”秋明月道。

    这狼王,和那袖儿,都是有情之人,本来该长厢厮守,却没想到突然来了一只假狼王,介入了他们之间。

    最终,一死,一魂魄。

    两人也算是天人永隔了。

    实在可怜。

    情深伤人。

    萧默寒搂住了她的腰,将她紧紧地抱在怀里。

    “娘子,我们永远不会分离的。”

    ……

    有容世家。

    有容瑾听到下人来禀,秋明月要见他的时候,有些诧异。

    难道她已经按照约定,杀了狼王,带着狼王的人头来了?

    不可能!

    这才短短的几日时间,她再厉害,也不可能做到的。

    有容瑾有些弄不清秋明月来的原因。

    不过,他还是很欢迎的。

    有容瑾等了一会儿,就等到了秋明月,只是他身边却多了一个陌生男人。

    有容瑾的目光不由得落在他身上,有些疑惑,还带着几分深思。

    “秋姑娘,这位是?”有容瑾不由得问道。

    这架势,娘子和这男子是相识。

    而且,尽管这男子的样貌生得不如自己,但也是一清俊的公子哥——

    萧默寒心里突然生了一丝警惕,拉住了秋明月的手。

    “这是我娘子,我自是她的夫君。”

    有容瑾果然愣住了:“原来秋姑娘已经成亲了吗?”

    “不仅成亲,而且连孩子都有了,数月后,孩子呱呱坠地,便也是一家三口,幸福美满。”

    萧默寒这话一出,有容瑾连忙收回了落在秋明月身上的目光。

    萧默寒对这结果甚是满意。

    “秋姑娘今日来寻我是何事?”有容瑾问道。

    “我答应有容公子做的事,已经做到了。”秋明月道。

    有容瑾有些意外。

    “狼王的人头……”

    秋明月看向身边,身边突然出现了一个人。

    白衣狼王,脸色惨白,憔悴至极,盯着有容瑾,似乎想到了故人,神色怔怔的,失魂落魄。

    有容瑾的脸色却猛地变了。

    “秋姑娘,你不是说带着他的人头来见我吗?为何带着人来?”

    “有容公子,你再看看。”秋明月不慌不忙道。

    有容瑾仔细看了两眼,便发现眼前的狼王不是妖,而是一抹妖灵,肉身已毁。

    有容瑾不由得大笑了起来。

    “死了!狼王死了!袖儿,这负心汉死了!”

    他恨狼王,恨狼王让他唯一的妹妹抑郁而终,恨不得杀了他。

    但是,真当他死了,有容瑾其实没有丝毫开心。

    他的妹妹,终究是回不来了。

    扑通!

    狼王突然朝着有容瑾跪了下去。

    “我想见袖儿。”

    有容瑾愣了一下,这人,倒是与那嚣张跋扈、风流成性的狼王有所不同了。

    有容瑾的眼眸冷了下去:“你那般伤袖儿,袖儿不会想见你的!你又有何面目见她?”

    “是我伤了袖儿,是我没用,但是,我想告诉她,我夜狼爱的唯有她一人,不想她在黄泉路上,依旧伤心。”狼王道。

    他的眼角落下了一滴泪。

    “我是不会让你见袖儿的!”有容瑾说完,就要甩袖离去。

    狼王的脑袋耷拉下去,伤心而绝望。

    秋明月突然快步走了两步,挡在了有容瑾的面前:“有容公子,狼王和袖儿姑娘都是可怜之人,你便让他们见上一面吧。”

    “可怜之人?”有容瑾有些疑惑。

    秋明月将假狼王的事说了出来。

    有容瑾听完,整个人都是怔怔的。

    他没想到真相竟然是这样的,还真是天意弄人!

    有容瑾定定地看了狼王一眼:“随我来吧。”

    有容袖便葬在这有容世家的后山之中,塚前花开。

    狼王一步一步走到了墓前,每一步都无比沉重。

    最终,他在墓碑前跪了下来,刚毅的脸贴了上去。

    “袖儿……袖儿……”

    他一遍一遍地喊着,眼泪不停地落了下来。

    突然,狼王的眼眸里闪耀着一道光:“袖儿,纵然天上地下,我也会寻到你的!”

    狼王话音落,那白色的身影逐渐模糊起来,然后便消失了。

    秋明月和有容瑾俱是一怔。

    负心薄幸,成了情深不悔,最终生死相随。

    “罢了罢了,便随他去吧。”有容瑾叹了一口气,看着秋明月,“秋姑娘,我答应你的事,肯定会做到的,随我来吧。”

    秋明月和萧默寒随着有容瑾来到了他的房间里。

    有容瑾的手在墙上拍了一下,那墙上就伸出一样东西,里面放着一个盒子。

    有容瑾将盒子拿了出来。

    “传送符,就放在这盒子里。”

    有容瑾将盒子打开,脸上的表情猛地变了,只见那里面居然空无一物!

    “传送符,不见了!”

    秋明月的脸色也微微变了。

    她做这些就是想拿到传送符到鬼阴城,现在居然不见了!

    有容瑾的脸色发白:“我答应姑娘的事没做到,我愿自毁修为,来抵毁约之过!”

    有容瑾说着,手合成掌,朝着自己的丹田处打去!

    只是到一半,他的手便被挡住了!

    “现在最重要的不是毁约之过,而是把传送符找回来。”秋明月道。

    有容瑾收回了手。

    对,现在最重要的是把传送符找回来。

    只是,传送符被谁偷走了?

    有容瑾突然想到了一件事。

    “前几日,我收到了一封书笺,上面扬言要偷走传送符。我这传送符放得很隐秘,不可能被偷走,我便觉得是戏谑之言,没有放在心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