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零三章 狼王,目标
    :

    “不可能的!香炉里燃烧的香是狼王送来的,取的北海之鲸之香,有安眠的效果!主母睡眠不好,狼王孝顺,才送来这个!”

    荼玉未说话,那侍女便立即否定道。

    “而且,自从燃了这香,主母再也没失眠过了!”

    她就说嘛,这女人哪里有什么本事,不过是胡说八道,不知说了什么,让她给猜中了,所以主母才对她刮目相看!

    这一下,真相败露了!

    荼玉的脸色变得十分莫测,眉眼之间闪过一丝阴郁。

    片刻后,她才道:“把香炉里的香灭了。”

    那侍女露出震惊的表情,她还以为主母再开口,是要杀了这个女人呢!这女人居然敢挑拨主母和狼王的关系。

    但是,事实截然相反,主母居然选择相信这个女人,而不是她的亲生儿子!

    她不由得看向主母。

    主母的眼神强势。

    她这才将香全部熄灭了。

    秋明月拿出一枚丹丸,递给荼玉:“你将这个吃下去,丹田会稳定一些。”

    荼玉伸手要接。

    “主母,不可!她给的不知道什么东西呢,您千万不可啊,要是被她害了,杀了她千次都不能换来您的平安!”那侍女跪了下去,连忙劝道。

    荼玉看向秋明月。

    秋明月的眼神淡淡的,没有丝毫惊惧抑或被冤枉的委屈。

    荼玉的手顿了一下,然后接过了她给的弹药,直接吞了下去。

    那侍女坐在地上,脸上惶然不安。

    这女人到底给主母下了什么蛊,主母居然这么相信她!

    她心里充满了不安,总觉得这个女人不是什么好人!

    荼玉的眼睛闭上,躺在那里,无声无息的。

    那侍女惊得一下跳了起来,冲到了荼玉的面前。

    “主母,主母,您怎么了?”

    “你给主母吃了什么东西?!”

    “你害死了主母,狼王殿下不会放过你的!”

    “你会死得很惨的,居然敢害主母!”

    那侍女说着,就要去攻击秋明月。

    “吵什么吵,真当本座死了啊?”

    那侍女转头,看着主母已经睁开了眼睛,虽然虚弱,但是精神比刚刚似乎好了一些,有些发愣:“主母……”

    “本座刚刚运气一周,确实好了很多。”荼玉道。

    怎么可能?

    这女人给主母的居然不是毒药?

    狼王给主母的东西有毒,而这陌生女人却救了主母……

    那侍女的脑袋一下转不过来。

    “今日的是,切不可告诉其他人,否则本座让你生不如死。出去吧,我有话和她说。”

    那侍女退了下去。

    房间里只剩下荼玉和秋明月。

    荼玉闭上眼睛,手放在了自己的额头上。

    “本座以为他只是变了,没想到是丧尽天良了,竟然连自己的母亲……”荼玉说着,眼睛里闪过一丝痛苦的光芒。

    秋明月在椅子上坐下,没有吱声。

    但是,她认真地听着。

    因为,她觉得,这些可能于她杀狼王有帮助。

    “他以前不是这样的,他明明很孝顺,本座记得他年幼的时候,最黏本座了。小小的一团,恨不得长在本座身上一般……自从他练了那该死的神功……”

    “什么神功?”

    “炼成金身,刀枪不入。看来是把心也炼成金的了。”

    “什么时候开始变得?”

    “五年前吧。”荼玉看着她,“你这丫头,心思太多了,在这幽冥殿未必活得下去。你救了本座一命,罢了,本座就护你安全,留在本座身边吧。”

    其实,这只是荼玉将她留在身边的原因之一。

    她更想知道,这丫头还能做出什么令她震惊的事。

    ……

    “柳夫人,我看到冷月了!冷月回到她的族中了,也就是说这府里的那个冷月是假的!”

    柳寂听到汇报,眼睛里闪过一丝亮光。

    “果然如此!这一切都在本夫人的算计之中,只是现在算是有了证据!有人冒名顶替了殿里女人的身份,这女人的目的是什么?王的疑心最重了,要是王知道这件事……”

    “狼王一定会将那个女人扒了一层皮的!”

    柳寂点头:“对!不管你是什么东西,这一次,肯定死定了!”

    幽冥殿中间殿。

    黑色奢华的椅子上,狼头看起来格外凶猛,上面铺着黑色的绒布,一身形高壮的人坐在上面,黑发披散开来。他的脸上横着一道疤痕,看起来狰狞可怖,浑身散发着一股冷意。

    一柔媚的女子窝在他的怀里,柔若无骨。

    这女子正是柳寂。

    “王,妾这几日发生了一件有趣的事,妾外出游玩的时候居然看到冷月了,然后妾回来后,又看到一个冷月!然后妾发现,殿里的找个冷月就像是变了一个人!王,您说这是怎么回事啊?”

    柳寂问得天真无邪。

    狼王的手放在柳寂的腰上,听闻此言,脸色便变了,变得莫测起来。

    “恐怕,这殿里的冷月,已经不是原来的冷月了。”

    “居然有人混入了幽冥殿,这些守卫真是废物!”

    “这人费尽心思地混进幽冥殿,是什么目的?”

    狼王陷入了沉思里,表情变幻莫测,但是却越来越冷。

    柳寂低垂的眼眸里闪过一丝得逞的光芒。

    这下,有好戏看了。

    ……

    秋明月在荼玉的殿里住了下来。

    她在这里是特殊的存在。

    不是侍女,反倒有些像荼玉的朋友。

    荼玉作为主母,是有些孤僻高冷的,没有什么来往的朋友。

    而秋明月,明显比她矮了好几辈,修为也是天差地别,这两人做朋友……

    总之,这殿中人看着,都觉得十分神奇。

    “你在本座这殿里住着,就算柳寂要动你,也没这个本事。但是……明月,你离我儿远一些。你这犟脾气,若是和他杠上,本座也救不了你。”

    “哦?母上在说本王什么坏话了?本王的脾气就这么差吗?”

    人未到,声音已经先到了。

    转瞬,只觉得一股冷风扑面而来,下一瞬,一个身形高大的男子就走了进来,浑身带着凛冽的寒意。

    秋明月感觉到强大的压迫力,而且来者不善。

    秋明月没有躲闪,而是看向来人。

    这就是狼王,她的目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