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零二章 救救主母!
    :

    见到主母居然不跪,以主母暴躁的性子,这女人肯定死定了!

    没死在柳夫人的手里,最终却还是要死在主母的手里!

    “你们都下去。”

    那妇人道,身周散发着强大的威压和浓郁的冷气。

    那些侍女逃也似得离开了。

    秋明月腰板挺直,盯着眼前的妇人。

    幽冥殿的主母,狼王的母亲?

    那妇人走到了秋明月的面前,她稍高,居高临下地看着秋明月:“你就不怕本座吗?”

    她的眼睛里是浓烈的杀意,仿佛在嘲讽着她的不自量力,不知道危险已经来临。

    秋明月道:“不怕。”

    那妇人露出一个冷笑:“你自认能赢我?”

    “我不是你的对手。”秋明月纵然高傲,但也不是自大之人。

    “那就是你不怕死了?”妇人继续问道。

    “我有丈夫,腹中有胎儿,我若死了,我夫君肯定很伤心,也不会活了,这乃是一尸三命。我不仅怕死,而且惜命的很。”秋明月道。

    那妇人的脸上顿时露出一个饶有兴趣的表情。

    “那你为何如此?”

    “因为……”秋明月直视着那妇人,眼神凛冽,“你根本没想杀我,我有什么好害怕的呢?”

    虽然这妇人以一副凶狠的姿态出现,浑身散发着冷意,眼眸里也尽是冷意,但是,秋明月没有从她身上感觉到丝毫杀意,也就是说,那些表象,就像她演出来的一般。

    妇人的眼神凝滞片刻,复又更冷,伸出手,手心灵力凝聚着。

    “你真以为,本座不敢杀你吗?”

    秋明月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连眼睛都没有多眨一下。

    如此僵持片刻,那妇人突然收回了手,大笑了起来。

    “有趣!还真是有趣!刚刚本座那一下,莫不都是被本座吓得腿软跪下,唯有你这丫头,与众不同。”

    那妇人笑声爽朗,一下冲散了刚刚的阴鸷。

    “荼玉,狼王之母,你呢?”那妇人问道。

    秋明月没有隐瞒:“秋明月。”

    “明月,明月,好名字。柳寂心思歹毒,本座救你这一次,不能救你第二次,你还是好自为之吧。”

    荼玉说完,便要转身离去。

    “夫人,且慢。”秋明月叫道。

    荼玉站定,头也没有回:“本座说过,不会再救你第二次了,无论你说什么,本座也不会改变想法的。”

    秋明月道:“我不是担心我的命,是担心你的命。毕竟,你救我一次。”

    这一下,荼玉露出震惊的表情,回头看她:“你这是什么意思?”

    “你的灵力看似强盛,实则紊乱,如此不过三日,恐怕会有灵力反噬,到时会有性命之危。”秋明月道。

    荼玉愣了一下,再次笑了起来,只是,此次,笑得则有些凉薄了。

    “本座原本以为你这丫头有趣,没想到也是妄图名利之辈,居然想用这样的胡言乱语来吸引本座的注意。本座的身体好得很,完全没有你说的那些症状!”荼玉说着,就甩袖离去了。

    秋明月盯着她消失的背影。

    “你会来找我的。”她笃定道。

    ……

    “柳夫人,据说那冷月对主母十分无礼,居然不跪拜主母,但是,主母居然没有杀了她!”一个侍女跪在柳寂的面前,汇报道。

    柳寂的眼眸里闪过一丝沉思的光芒:“打王姑姑,王姑姑死了,颜汐死了,将本夫人耍得团团转,还能从主母的手下保住一条命,本夫人可以肯定,她绝对不是冷月那个废物!”

    柳寂的指节敲击着桌子,突然,她的眼睛里闪过一道厉光。

    “查!查清楚她究竟是谁!”

    “是,夫人!”

    ……

    秋明月在院子里度过了安生的三日。

    这三日,她要么修炼,要么打探消息。

    打探之后,她才确定,即使进了幽冥殿,要接近狼王依旧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

    狼王太多疑了。

    他很少来妻妾的住处,都是召这些女人去自己的住处。

    进去的时候,必须戴上手环,那手环能压制灵力,彻底解除了可能危害他的隐患。

    三日后。

    一个侍女突然急切地冲进了秋明月的房间。

    “冷月夫人,冷月夫人!”

    那侍女冲到了她的床边,便开始拉她,要往外走。

    “何事?”

    “冷月夫人,快救救主母!主母突然病倒了,看了好几个大夫,都没看好,她昏迷前,说一定要来找你,只有你能救她。”

    那侍女道。

    虽然,她怎么也想不通,这个怯懦且灵力低微的女人,哪里能救主母了!

    但是这是主母的话,她只能遵从。

    “别急,等我穿好衣服和鞋子。”秋明月挣开了她的手,道。

    “别急?主母都已经那样了,你快随我去啊!”那侍女急得跺脚了。

    “没关系的,晚一会儿,死不了。”秋明月一边穿鞋,一边道。

    那侍女一股怒气腾起,要不是主母点名要找这个废物,自己非得杀了她!

    过了一会儿,秋明月终于收拾妥当。

    “引路吧。”

    侍女在前,秋明月便跟在身后。

    荼玉乃是主母,和冷月这个不受宠的小透明比起来,自然是天壤之别。

    荼玉住处,不见金银,但是却透出一股奢华之感。

    秋明月绕了好半日,才到荼玉卧房。

    推门而入,一股幽香扑面而来,秋明月的眉头不禁皱了起来。

    她的手轻轻一挥,便隔绝了那香味。

    荼玉躺在床上,盖着红色的被子,更显得脸色惨白,没有丝毫血色。

    秋明月到的时候,她已经睁开了眼睛,看着她,朝着她伸出了手。

    三日前,秋明月说她有性命之危的时候,她觉得是个笑话。

    三日后,她修炼时,灵力突然变得紊乱,四处乱撞,冲击丹田,一下有了性命之危,竟和她描述的一模一样。

    此时,荼玉剩下的只有震惊了。

    她说的,居然是真的!

    这丫头,究竟什么来头?!

    秋明月当然不会说自己是高等大陆的女魔。

    她现在的修为没有之前的十分之一,但是见识却还在的,所以眼睛毒辣,一眼就看出她的问题了。

    秋明月的目光扫了那香炉一眼:“那香有问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