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零一章 幽冥殿主母
    :

    秋明月就在一旁静静地看着,看着颜汐痛苦的模样,脸上没有任何喜,也没有任何悲,完完全全一个旁观者。

    终于,颜汐倒在地上,一动不动,彻底没了气息。

    她死了,皮贴在骨头上,十分干瘪,苍老如老妪,完全没有生前的一丝风华。

    太惨了。

    简直惨到了极点。

    就连那老婆子看着,除了解气之外,还徒增了一丝心悸。

    这一刻,她知道,得罪谁,都不能得罪柳夫人!

    她肯定要一心一意侍奉夫人!

    柳寂阴冷的目光落在秋明月的身上,扯出一丝阴寒的笑:“冷月,轮到你了。”

    “瞧这细嫩的皮肤,转眼就要变成一堆枯骨了呢!”

    “相貌好有什么用,蠢到得罪我们家夫人,就该死!”

    柳寂身边的侍女纷纷道。

    在她们眼里,眼前的女人和地上的尸体没有什么区别,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至于这女人能不能逃脱,那是想都不用想的事,是不可能的!

    柳寂盯着她,试图从她脸上看出惊惧的表情,但是,她失败了。

    柳寂突然觉得有些无趣。

    她伸出手,掌心就出现一只小虫子,沿着她的掌心爬着。

    “本夫人的鞋子脏了,冷月,你过来替本夫人把鞋舔干净了,本夫人就饶你一命吧,否则……”

    那些侍女都愣了一下。

    但是很快,她们就反应过来,开始奉承柳寂。

    “夫人真是菩萨心肠啊,这女人都这样无耻了,夫人居然还给她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冷月,你真是前世修来的福气啊,遇上这样善良的夫人,捡了一条命。”

    “还不快来把夫人的鞋子舔干净!”

    她们虽然话里嘲讽,但是是真的觉得这女人捡了一个大便宜。

    能从柳夫人手下逃命,舔鞋算什么。

    就算舔更加恶心的东西,也不算什么!

    嗤!

    岂知,秋明月突然笑了一声。

    柳寂正被奉承地开心呢,听闻这声笑,脸色猛地变了:“你笑什么?”

    “拣回一条命的是你们吧!”秋明月伸出手,指向她身边的人,最终指向柳寂,“还有你!”

    这一下,众人都震惊了。

    这女人是疯了吗?

    居然说出这样的话!

    柳夫人都给她一条生路了,她居然还说这样的事,真是找死!

    柳寂的脸色极为难看。

    “既然本夫人给你生路,你不要,那本夫人就杀了你!待会儿你再求饶,就一切都晚了!”

    柳寂说完,手里的虫子就飞了出去,朝着眼前的女人而去!

    秋明月没有躲,而是手动了动,她的动作极快,只在一瞬间,根本没有人看到!

    “她居然挣扎都没挣扎,是吓傻了吗?”

    “刚刚不是挺硬气的吗?现在就吓傻了。”

    “我们就等着看好戏吧,看找死的人是怎么死的!”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秋明月依旧站在那里,甚至连表情都没有发生丝毫变化。

    渐渐的,柳寂的表情绷不住了。

    她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啊!”

    突然,那老婆子倒在了地上,身形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小,变得干瘪起来。

    她痛苦地叫着,表情和身体都极为狰狞。

    “救命!救命!”

    她求救,然后声音迅速微弱下去,倒在了地上,转瞬就没了声息。

    干瘪,皮贴着肉,形容可怖,和颜汐的死状一模一样!

    “怎么会这样?”

    “我明明是下到冷月的身上的啊!”

    “本来在冷月身上的毒,怎么会到本夫人身上!”

    柳寂的脸上满是惊悸和惶然。

    “夫人,这女人不对劲啊,我总觉得她不是冷月那个胆小鬼。”她身边的侍女拉了拉她的手道。

    对!

    这女人有问题!

    自己绝对不能让她活下去!

    柳寂镇静下来,盯着秋明月。

    这一次,她再次取出一只虫子。

    这虫子比刚刚的还要小,但是却是通了灵性的,比刚刚的虫子要强!

    “宝贝,目标就在前面,可别找错了目标啊。”柳寂嘱托道。

    “唧唧!”那虫子发出微弱的声音,明显是应了。

    柳寂放出虫子,露出一个冷笑。

    本夫人管你是妖是人!这一次,你死定了!

    柳寂静静地等待着。

    这一次,她可以笃定,不出一分钟,眼前女人的美人皮就要褪去,变成一堆枯骨!

    但是下一瞬,柳寂脸上的笑便凝固了。

    “啊!”

    一声尖叫,柳寂身边的两位侍女,转瞬就成了两具白骨!

    柳寂瞪大眼睛,看了两具白骨,再次看向秋明月,眼睛里露出一丝惊恐。

    “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秋明月笑了:“这很重要吗?”

    她笑,但是那笑却让人毛骨悚然。

    柳寂的寒毛都竖了起来。

    看来,她必须拿出自己的绝招了。

    “来人啊!”

    她一声令下,秋明月只觉得四周风动。

    转瞬,八个强壮的男人就出现在她的四周,将她围在中间,浓郁的野兽气息扑面而来。

    “狼王对本夫人宠爱至极,这八人原本是狼王座下护卫团的人,每一个都是高手,但凡有人对本夫人不利,这八大高手就会出现。”柳寂看向秋明月,这一次,她就不信了,这女人还能逃脱!

    “杀了她!”

    柳寂一声令下,那八个人就朝着秋明月围了上去。

    这八人的灵力很强,而且都是狼妖,速度很快,狼是群体动物,一只狼或许好对付,但是一群狼……

    秋明月嗅到了危险的气息。

    之前,她无所畏惧。

    但是现在,她腹中是和默寒的骨肉,她必须保护好。

    秋明月的眼神扫了一眼,做出应战的姿势,十分谨慎……

    “哟,今日里,这院子怎么这么热闹啊!”

    就在此时,一个含笑的声音响起,转瞬,一个年轻妇人就从外面走了进来。

    那妇人雍容华贵,而且,修为竟是深不可测。

    秋明月觉得,和那八只狼妖,自己尚且可以一搏,但是跟这妇人,她竟是没有胜算。

    “主母。”刚刚还嚣张至极的柳寂,此时就像一只小绵羊,朝着那妇人行礼,恭敬至极。

    那妇人在椅子上坐下,扫了柳寂一眼,带着莫名的威压:“柳寂啊,你好好伺候我儿就够了,像这后院的事,就交给本座就好了。”

    柳寂的腿肚子开始发抖了,直接跪了下去。

    不止柳寂,那八人也在威压下跪了下去。

    “那就劳烦主母了。”

    那妇人一点头,柳寂便逃也似地离开了。

    那八人也跟着跑了。

    剩下的便只有秋明月,那妇人,还有她的侍女。

    妇人坐着,其余人跪着,唯有秋明月还站着。

    妇人的目光自然落在秋明月的身上,表情莫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