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九十九章 你的末日到了!
    :

    秋明月再次悄无声息地潜入了幽冥殿。

    当然,也仅是到冷月所住的地方。

    幽冥殿守卫森严,但是最森严的还要属狼王所在的宫殿。

    如果硬闯,可能没见到狼王的面,就已经一命呜呼了。

    秋明月只能等,等狼王召唤,才能见到狼王。

    秋明月的脚刚踏入院子的门槛——

    “站住!”

    身后传来一声粗鲁而凶猛的叫声。

    秋明月脚步不停,那人猛地窜到了秋明月的面前,肥硕的身躯直接挡住了她的去路。

    “冷月,老娘说你是聋了,居然听不见老娘的话!”

    那是个一脸恶相的老婆子,唾沫横飞,若非秋明月躲得快,那唾沫就到她的脸上了。

    秋明月面无表情地看着她:“我自然没聋,但是听见狗叫声,我没想到狗是对着我叫啊。”

    那老婆子的脸顿时涨红了:“小贱人,你居然敢说老娘是狗!”

    老婆子怒极了!

    她是狼王宠妃柳寂身边的婆子,在这幽冥殿里都是横着走的。往日里,这小贱人看着她,都是瑟瑟发抖的,今天似乎很不一样!

    管她不一样呢!

    敢惹自己,自己就要狠狠教训她,让她知道自己的厉害!

    老婆子想着,手里的巴掌就朝着秋明月的脸打去,只是还没碰到,突然被一只手抓住了!

    秋明月面无表情地看着她。那来婆子挣了挣,竟是无法挣脱开来。

    这哪里还是那手无缚鸡之力、只会默默受辱的冷月?!

    “小贱人,反了你!”

    秋明月加大了力道。

    “你忘了老娘的鞭子的味道了吗?”

    秋明月继续用力。

    “小贱人,你再不放开老娘,老娘扒了你的皮!”

    秋明月继续加大力道,似要将那老婆子的手捏断了一般。

    老婆子的冷汗猛地落了下来。

    疼!

    好疼!

    那是入骨髓的疼!

    神魂都似乎被炙烤了一般。

    “你就是这样欺负冷月的?道歉!”秋明月冷声道。

    她借了冷月的身份,当然要替她出一口恶气!

    老婆子疼极了,只能求饶。

    “对不起!”

    “冷月夫人,饶了我吧!”

    她疼得跪到了地上,哀求道。

    她嘴上虽然在求饶,但是心里已经恨到了极点。

    她现在被制住了,没法拿鞭子,等她拿出鞭子,肯定狠狠抽这贱人一顿!

    让这贱人知道自己得罪了什么不得了的人!

    那老婆子恶狠狠地想着,嘴上却不停地求饶。

    “小的小眼不识泰山,得罪了冷月夫人!您就是主子啊,以后小的会好好服侍你的……”

    咔嚓!

    老婆子差点疼晕过去。

    她醒神过来,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的女人。

    她都求饶了,这女人居然还折断了她的手!

    “你不讲信用!”老婆子大声道,一张肥脸,几乎扭曲。

    秋明月看着她,挑了挑眉:“我只说道歉,可没说道歉就不扭断你的手了,何来不讲信用?”

    老婆子的眼睛不禁瞪大了,似乎真的是如此!但是她的话确实容易让人误解啊!

    真是太无耻了!

    那懦弱任欺负的冷月,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且伶牙俐齿了?

    看来自己是没办法对付这贱人了,自己得去搬救兵!

    老婆子想着,就要转身往外走去。

    岂知,她刚走两步,手突然被抓住了。

    她转头,就对上女人笑眯眯的脸。

    但是,那笑,却犹如恶魔一般。

    咔嚓!

    那老婆子的另一只手竟是被连根卸了下来!

    那老婆子疼得差点晕过去!

    “想来,冷月身上的那些伤,你有很大一部分‘功劳’,断一只手怎么够呢?”

    秋明月冷眼看着在地上打滚的老婆子。

    老婆子等疼缓了过来,便连滚带爬地冲了出去!

    就像身后有一只恶鬼在追着一般。

    砰!

    老婆子突然撞到一个人。

    那力道太大了,撞得那人连连后退了几步。

    “大胆!”

    那人厉吓一声!

    等看清撞到自己人的模样时,那人的表情顿时变了,收敛了狰狞,柔声道:“这不是王姑姑吗?你这是怎么了?怎么一副这模样?”

    这老婆子向来在幽冥殿是横着走的!如今却一身是血的狼狈模样,当让让人震惊。

    说话的人叫颜汐,生得样貌普通,是那种落在人群里都找不出来的那种。

    她不过一个家族庶女,不知怎么得了狼王的宠爱,跟着狼王入了幽冥殿。

    但是,因为长相太普通了,回来后,就被狼王忘在脑后了。

    她这种,本来是跟冷月一样的下场。

    但是,实际上,在这狼王府里,她却过得风生水起。

    原来,她很懂钻营,攀附了柳寂,再加上她修为不低,做了柳寂的刀,所以在这狼王府里地位很高。

    那老婆子看到颜汐,便哀嚎一声。

    “还不是冷月那个贱人,不仅骂了老娘一顿,还把老娘打成这样!”

    颜汐露出震惊的表情:“那个看见我们卑躬屈膝,柳寂不开心就拿她出气的冷月?怎么可能??”

    颜汐怎么也想不到,那冷月会有这样的本事!

    “真是她,那贱人不知道中了什么邪!老娘非得去禀报柳夫人,狠狠教训她!”

    颜汐脑袋转得快,很快就想到这是自己讨好柳寂的好办法!

    这老婆子是柳寂身边的红人!

    “这种小事,哪里劳烦柳夫人动手。我去狠狠教训她一顿就够了!”颜汐道,“我用我的刮骨刀,将冷月那贱人的皮肉都刮下来,给姑姑一副骨头收藏如何?”

    这颜汐使得一手刮骨刀,能将人的皮肉一刀一刀割下来,而被割之人却不会死,只得眼睁睁地看着!

    这简直是折磨人的最高境地啊!

    老婆子想着,越想越爽!

    “那就劳烦颜汐夫人替我做主了!”老婆子道。

    颜汐替那老婆子接好了手,两人便朝着冷月的院子而去。

    秋明月关上门,盘腿坐在床上,屏气凝神,开始修炼!

    砰!

    突然,一声巨响。

    那门就被踹开了,直接倒在了地上。

    两人走了进来。

    其中一人,是刚刚那个老婆子,另一人,则是一个年轻的女子。

    老婆子面目狰狞地盯着秋明月,露出一个冷笑。

    “小贱人,你的末日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